主页 > 历史 > 正文

汉宣帝时他70岁,在渤海郡不消一兵一卒就平定了烽烟群起的响马

2019-06-12 18:30暂无阅读:939评论:0

汉宣帝是西汉时期对照开明的君主,统治时代他持续履行汉高祖刘邦休摄生息的治国方略,能勤政爱民,博得了恢弘公民的爱戴。

这一年,渤海郡和周边的几个郡县因天灾闹了饥馑,人们没有吃的,就四处逃荒要饭,他们吃树皮和草根,更有甚者就起头堂堂皇皇的掳掠。还有的竟然纠结在一路,形成了一伙伙响马。

固然他们也是为了填饱肚子,出于无奈才上山作贼,然则他们经常骚扰周边的乡邻,搞的周边区域的人民怨声载道。本地官员对这些响马一点法子也没有,就只好任凭这些响马任性妄为。

渤海郡响马疯狂的新闻很快就传到了汉宣帝的耳朵里。他据说渤海郡响马四起,却得不到有利的治理,心中难免焦急。于是他就召集群臣执政堂议事,讨论对于渤海郡响马的事。大臣们都剖析说,现在响马之所以四起的原因就是因为本地仕宦处事晦气,若是派一名得力的仕宦去治理渤海郡,必然可以解决问题。

汉宣帝就问:“群臣之中哪个官员能够胜任呢?”丞相、御史都介绍其时在其他处所任太守的龚遂,并说:“此人学富五车、机智聪颖,是个弗成多得的人才。”宣帝听了他们的话,就召见龚遂进朝参见。

其时的龚遂已经是70岁的白叟,固然身体很好,精神也不错,然则他身体矮小,边幅平平,也看不出有什么稀奇之处。当他参见汉宣帝时,宣帝看他那副模样,感觉是丞相和御史有点强调其词,把这个憔悴老头说的太好了,心中难免对龚遂有点轻蔑,便心不在焉地问道:“龚太守,你到了渤海郡筹算接纳什么办法来阻止杂沓啊!”

龚遂叩头垂头答道:“陛下,渤海郡濒临大海,远离毂下,没有濡染圣人的教化。那边的老公民饥寒交煎,而本地的仕宦却不会体恤他们。所以,才使得陛下的子民沦为强盗。他们似乎是陛下的士兵拿着兵器在浅水池里玩耍一般,不足为虑。”

汉宣帝听到这里,对龚遂的立场马上改变了很多,也不敢不正视他了,于是必恭必敬的问:“您有什么好的治理法子呢?” 龚遂持续说:“陛下,如今您是筹算号令微臣去战胜他们,照样安抚他们呢?”汉宣帝和善的说:“朕选用贤良的臣子,当然是进展去安抚公民了!”

龚遂又叩头恳求道:“陛下,臣据说治理乱民就似乎是清理乱丝一般,不克浮躁。臣恳请丞相、御史不要用朝廷的司法条则来约束下臣,请你许可我上任后识趣行事。”

汉宣帝颔首透露赞成,说:“渤海郡的问题就交给你了,我必然尽全力支撑你,我在这里等你的好新闻啊!”于是,皇帝派快马去渤海郡,宣读认命龚遂为渤海郡太守的圣旨。

渤海郡的仕宦据说新的太守即将到来,生怕路上发生不测,赶忙派出一支戎行前来迎接。而与此同时,那些响马们也据说新任太守就要来了,他们心想这些当官的没有一个好器材,正捋臂将拳,筹算掠夺新任太守,要给他点颜色看看。渤海郡派来的戎行很快就迎上了龚遂的部队,而那些响马也沉寂的跟着戎行,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龚遂身边。

龚遂见到迎接他的戎行,并不热情,而是训斥了他们一顿,让他们立时归去,并且还公布了第一道公文,让这些人带到各县衙门,立刻悉数撤换正在追捕响马的仕宦,凡是手持锄钩等耕具的人都是良民公民,仕宦一律不得干预;而凡是拿火器者则是响马。

此新闻一时间在渤海郡炸开了锅,那些响马都是落荒而沦为伏莽的,其实他们并不想过伏莽的日子,成天心惊肉跳,一方面担心被官府的人抓住,另一方面也担心本身的老婆儿女未来要当一辈子响马, 永远无法过正常人的生活。

此刻,这位新来太守的政令公布只如果拿着耕具的人就是良民,也就是说以前干过伏莽的只要如今从新做良民就不再穷究。 听到这个新闻,这些可怜的人再也按捺不住心里的感动,纷纷放下兵器返回家园,拿起锄具,又起头过上了守法公民的生活。

治理有时和治病一般,需要有的放矢,无论何等恶疾的症结,只要找到的基本,能针对性地加以治疗,一样就有法子解除。

对于这些因饥馑而被迫沦为响马的人来说,其实他们在心里并不想沦为响马,他们也进展过正常人的生活,龚遂恰是看到了这一点,清楚这些人心里的吃力楚,就公布以往的事一概不予穷究,只要肯放下兵器,从新拿起耕具,就是良民。就这么简洁,仅仅一纸公文就搁浅了群起的响马。迎接存眷小编“日月晨云”,为您呈现更多汗青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