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本能成为刘备建国功臣,却自动让位于诸葛孔明,诸葛亮平生眷念他

2019-06-12 18:31暂无阅读:1929评论:0

这才是真正的诸葛亮(6)编缉:闲乐生

若论三国群雄中志向最弘远的,其实是起点最低的刘备,少时便透露“吾必当乘此羽葆盖车”(注1),发奋要当皇帝;后来又透露,要“欲信大义於世界”,要在乱世之中践行仁德,并引认为毕生追求,无论碰到几多挫折都不曾摇动。

但一向到了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刘备已经四十七岁,却仍只是倚赖于刘表的一个寓公,哪怕雄心万丈,也只能发一声“髀肉之叹”(注2)。若是这是一场游戏,从来没人打成这么差的中盘还对峙着,敌手已占领了世界三分之二、有戎马三十万以上,而你奋斗了二十年,却只有一座小城、数千戎马,且仇敌立时就要攻过来了,身边盟友(荆州豪族们)好多都已做好了屈膝的预备,换做谁生怕都要抛却了,但刘备仍是坚定不移,终不为下者,他才是三国汗青上真正用力活过的人啊!

而就在这时,刘备的手下迎来了一个叫徐庶的高人,这徐庶本叫徐福,因感念世界大乱公民无福,故而更名为“庶”,庶民的庶。

刘备很愉快,因为他也是个心怀庶民之人,并且徐庶与他履历相似、殊为同类,也少时家贫,也曾是豪侠剑客,也因一时意气而遁迹江湖(刘备鞭打督邮,徐庶为友报仇),但他性格刚毅坚定不移,后来又弃武从文,追随名师吃力读儒家学问,水平进步神速,诸葛亮都说本身熟悉了徐庶后,经常受他启发教育,受益良多(注3)。

也许是《三国演义》的逆反感化,如今好多三国迷低估了徐庶,其实此人固然事迹不显,但能力和水平照样很高的,否则怎能以一介寒微之身,在士族当道的曹魏朝廷当上御史中丞,得与司马懿、崔林、陈群等人执政堂上独坐一席?(注4)很显然,徐庶是曹丕非常宠任的亲近重臣,是金子,在哪里都邑发光的。

所以,总之,刘备其时照样非常重视徐庶的,认为此人就是本身的张良邓禹,不虞这时徐庶却给他介绍了另一小我:“诸葛孔明者,卧龙也,将军岂愿见之乎?”

其实徐庶如斯死力向刘备介绍诸葛亮,或许是因为他也想脱离了,古代交通未便,乡土意识与宗族观点深重,强悍如项羽,也说“富贵不归田园,如锦衣夜行”,而徐庶究竟和陈群、石韬他们一般是颍川士人,家里又有老母在堂,现在北方已定,要他持续跟着刘备到处奔跑四处飘泊也不实际,所以总想找个好机会脱离,但徐庶究竟豪侠身世,那是相当的课本气,江湖中人,不在乎团聚或拜别,他只进展脱离的时候,对方已有更好的人,本身便能够自在。于是,徐庶特意介绍了诸葛亮来取代本身,因为他感觉诸葛亮比本身强。

刘备愕然,诸葛孔明这个名字他早据说过,前两年他曾拜会荆州儒林首脑、水镜师长司马徽,向他叨教荆州的儒林人才,司马徽说:“儒生俗士,岂识时务?识时务者在乎俊杰。此间自有伏龙、凤雏。”刘备据说这荆州竟然藏有“人世龙凤”,大喜,赶紧问这两位高人是谁,司马徽说:“诸葛孔明、庞士元也。”刘备听了,却并未怎么上心,因为据说这两位青年才俊只有二十出面的年数,太年青年头啦,想要和曹操手下的荀彧、郭嘉、贾诩等牛人抗衡,似乎有些将就。

现在,徐庶竟然也向他介绍了诸葛亮,那不如就见一下吧,刘备便道:“君与俱来。”徐庶见刘备真心不敷,于是一笑:“此人可就见,弗成屈致也。将军宜屈驾顾之。”刘备听了,大不认为然,他再怎么潦倒,好歹也是一方枭雄,堂堂的大汉左将军、豫州牧、宜城亭侯,与世界大佬们称兄道弟,现在怎么能自降身份,跑几十里路去拜会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乡间小青年呢?若他有真才实学还好办,若只是个欺世盗名夸夸其谈之辈,那刘备的体面岂不是丢光了?照样再多探询多考查一下吧!

既然刘备临时不筹算见诸葛亮,诸葛亮便预备亲自去见一下这个刘玄德,看看他是否是一个值得投效的明主。乱世之中君择臣,臣亦择君;而君择臣就像娶媳妇,不写意最多休妻另娶;可臣择君那可比如嫁老公,若是嫁错人了也不是不克再嫁,但名声已经毁了,轻则被说“没目光”,重则被骂“没节操”,最恐怖是那些连续不断换主公的人,哪怕再有才都邑被人看不起。好比担当曹魏重臣的徐庶竟在史书中事迹不显,这或与其早年曾竭诚效力刘备有关;还有三国名将张郃,也因曾先后投效过韩馥、袁绍、曹操,所以平生都解脱不了信任危机,只能给夏侯渊、曹真、司马懿当副手,真是悲剧。

所以,诸葛亮固然很想师法管仲、乐毅,于乱世中干一番大事业。但他越是想,就越慎重,毫不随意拜托本身的一片忠贞。不然以他的关系网,想要当个官儿那还不轻易,要知道他哥诸葛瑾可是江东之主孙权的长史,他姨夫更是镇南将军、荆州牧刘表,这么屌的关系放如今早就飞黄腾达了,哪里会像诸葛亮如许27岁了还在乡间耕田?

注1:见《三国志 先主传》

注2:见《三国志 先主传》注引《九州春秋》刘备语"吾常身不离鞍,髀肉皆消。今不复骑,髀里肉生。日月若驰,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是以悲耳。"

注3:见《三国志 董和传》诸葛亮语“昔初交州平,屡闻得失;后交元直 ,勤见启诲。”

注4:见《后汉书 宣秉传》“ 光武特诏御史中丞与司隶校尉、尚书令会同,并专席而坐,故京师号曰‘三独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