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唐灭高句丽之战

2019-06-13 19:55暂无阅读:859评论:0

唐灭高句丽之战,是7世纪发生在高句丽、百济和唐、新罗之间的战争,分为唐太宗时期唐朝击败高句丽、大幅减弱高句丽,以及唐高宗时期唐朝减弱高句丽、百济,攻灭高句丽、百济。高句丽被灭后,唐朝竖立安东都护府治理高句丽故地。罗唐战争后,新罗再次历久臣服于唐朝,安东都护府从平壤搬到辽东,成为唐朝治理辽东,以及高句丽、渤海国等地的一个军政机构。有唐一代,辽东即鸭绿江南北的高句丽故地其主体部门仍然属于华夏王朝,新罗的边境仍然在大同江及平壤以南。

战争配景

隋朝在征高句丽时遭遇惨败。高句丽俘获了大量物资与隋人。 而隋朝杨广的极端残暴统治导致窦建德、瓦岗军、杜伏威、辅公祏、林世弘等等大量农民起义,大规模农民起义使隋朝统治溃逃、名不副实。然后,李渊李世民起义,慢慢攻灭各割据势力,竣事隋末严重盘据大乱,做到统一。贞观年间,唐朝攻灭东突厥国、吐谷浑国、西域诸国,打败薛延陀国、吐蕃,四夷臣服。

早在武德二年,高句丽君主高建武就派使者朝贡于唐朝。武德四年,高建武再次派使者朝贡于唐朝。武德七年,唐朝封爵高建武为上柱国、辽东郡王、高丽王。贞观五年,唐朝派人去高句丽收殓安葬隋朝时期战死的隋人尸体,破坏高句丽用隋人尸体立的京观。高建武害怕唐朝攻打高句丽,于是筑长城一千多里,东北从扶余起头,西南到海。贞观十四年,高建武派他的太子到唐朝,纳贡于唐朝。

高句丽荣留王(高建武)的亲唐政策,使高句丽与唐朝之间连结了20余年的和平友好关系。然则,贞观十六年(642年,高句丽荣留王25年)冬十月,高句丽权臣泉盖苏文杀死容留王高建武,另立荣留王弟大阳王的儿子高藏为王,独专国政,同时出兵攻击新罗,阻断新罗朝贡于唐朝的通道。泉盖苏文损坏了荣留王与唐朝竖立的友好关系,导致高句丽与唐朝的关系敏捷恶化,最终导致唐朝征高句丽。

战争原由

唐朝开国初期,对高句丽、百济、新罗均接纳和平友好的对外政策。贞观十七年(643),新罗遣使入朝,述说百济攻取新罗40余座城,而且与高句丽结合,图谋隔离新罗入朝之路。乞求唐朝出兵救援新罗。唐太宗李世民牌照农丞相里玄奖带圣旨给高句丽,号令高句丽与百济住手军事动作,不然唐朝将要攻打他们。 高句丽不从。高句丽不只与百济联兵,攻击新罗,还遣使前去漠北,调拨薛延陀汗国与唐的关系,大有要抗衡唐朝之势。唐太宗决意对高句丽用兵。

战争经由

贞观十八年(644),唐太宗以张亮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率江、淮、岭、硖兵四万,长安、洛阳募士三千,从莱州走海路向平壤进军。又以李世勣(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率军六万,以及兰、河二州归降的胡人,向辽东进军。因为唐太宗动用的戎行数量远少于隋炀帝杨广动用的,给公民造成的肩负远小于隋炀帝杨广造成的,所以隋炀帝征高句丽时显现公民打断本身的手足来隐匿出征与徭役,而唐太宗征高句丽时没有显现这种情形。唐太宗说:“炀帝无道,征辽东时,人们打断本身的手足来隐匿出征与徭役。朕如今征高句丽,都是选那些甘愿出征的人,募十得百,募百得千,一些没能追随出征的人,都愤叹郁邑。

贞观十九年(645),李世勣率军达到幽州。三月,唐太宗的车驾至定州。唐太宗亲自慰问生病的士兵,把他们拜托给州县治疗。有好多人不预征名,自愿以私装从军,都说“不求县官勋赏,惟愿效死辽东!”唐太宗不许可。

夏,四月,李世勣(李勣)率军自通定渡过辽水,达到玄菟。高句丽非常害怕,城邑都闭门自守。李道宗率数千士兵到新城。张俭率军渡过辽水,向建安城进军,击败高句丽兵,斩首数千级。 李世勣攻占高句丽的盖牟城,俘获两万多人,粮食十余万石。张亮率军从东莱渡海,攻击卑沙城。程名振率军在夜里达到,王大度为前锋。蒲月,唐军攻占卑沙城,俘获男女八千人。分遣总管丘孝忠等曜兵于鸭绿水。

李世勣率军达到辽东城外。高句丽步骑四万来救辽东城。李道宗将四千马队迎战,李世勣也引兵匡助李道宗,打败高句丽军。唐军斩首敌军千馀级。李世勣率军攻辽东城,唐太宗率精兵与其汇合。唐军攻占辽东城,杀敌一万多人,俘获敌军一万多人,还俘获男女四万人。以其城为辽州。

唐军进军白岩城。李思摩被弩矢射中,唐太宗亲自为其吮血。将士闻之,没有不打动的。高句丽乌骨城派一万多戎行支援白岩城。契苾何力率八百马队去冲击他们。契苾何力亲自杀入仇敌的阵地,被刺中腰,薛万备救出契苾何力,契苾何力捆住伤口,持续作战,追随他的马队奋力攻击,打败高句丽军,追杀数十里,斩首千馀级,因为日落天黑而住手。

六月,唐军占领白岩城。以白岩城为岩州。以盖牟城为盖州。车驾从辽东城出发,达到安市城外。高句丽北部耨萨延寿、惠真率高句丽、靺鞨兵十五万来救安市城。 延寿率军达到距离安市城四十里的处所。唐太宗号令阿史那社尔率一千突厥马队去诱敌,刚交战就假装退走。高句丽军争相进步,达到安市城东南方八里的处所,依山排阵。 唐太宗亲自与长孙无忌等人以及数百马队到高处视察山水形势,能够伏兵以及收支的处所。唐太宗号令李世勣率戎行一万五千设阵于西岭,长孙无忌率精兵一万一千为奇兵,从山北出狭谷去冲击仇敌的后方。唐太宗亲自率领戎行四千,挟鼓角,偃旗号,登北山上,号令各军听到鼓角声就一路出击奋力攻击。延寿看到李世勣布阵,结阵要作战。唐太宗瞥见长孙无忌军尘起,号令作鼓角,举旗号,各路戎行鼓噪并进,延寿等人大惧,想分兵抵当。唐将薛仁贵大呼的冲入高句丽军阵,所向无敌。唐军攻击,高句丽军大溃。唐军斩首两万多级。(平日杀敌数远多于斩首数,例如平壤之战明军斩首就800百、然则小西第一军损失却跨越1万。)延寿等人率领剩余的戎行依山自固。唐太宗号令诸军包抄之。长孙无忌撤了桥梁,断了高句丽军的归路。延寿、惠真率三万六千八百人屈膝,入军门,蒲伏而前,拜伏请命。唐太宗选出耨萨及已下酋长三千五百人,迁往当地,其他的都释放,让他们回平壤,他们都举起双手以头顿地,欢呼声传到数十里之外。此外,这一战还缴获马五万匹,牛五万头,铁甲一万多领,以及其他大量火器。高句丽全都城非常震惊害怕,后黄城、银城的高句丽人都本身弃城逃脱,数百里没有火食。

九月,唐军起头围攻安市城。因为守军殊死抗击,使唐军未能霸占。时近暮秋,唐太宗因为本地变冷早、草枯水冻、士马难以久留、并且粮食将尽,所以凯旅还朝。唐太宗是自在凯旅。凯旅时唐太宗还耀兵于安市城下,安市城的人皆屏迹不出,安市城主登城拜辞,唐太宗赞赏安市城主的苦守与忠诚,赐给安市城主缣百匹。之后的返回路上,唐太宗据说太子来了,为了尽快见到太子,唐太宗还骑马奔腾,这种情形下骑马奔腾,由此可见,在征高句丽以及凯旅过程中,唐太宗显然没有受伤。

唐太宗因为没有攻灭高句丽而认为没有成功,尔后悔,然则唐朝的战果、收获弘远于损失、消费。其实此次出征是唐太宗与唐军取得了胜利。此次唐太宗征讨高句丽,攻占玄菟、横山、盖牟、磨米、辽东、白岩、卑沙、麦谷、银山、后黄十座城,徙辽、盖、岩三州户口七万人到中国,新城、建安、驻跸三大战,覆灭大量高句丽戎行,斩获高句丽军首级四万余级(平日杀敌数远多于斩首数,例如平壤之战明军斩首就八百、然则小西第一军损失却跨越1万),唐军士兵死了接近两千人,马匹死了八千匹。(唐太宗亲征高句丽时,唐军取得多次大胜,单是个中覆灭高句丽的高延寿高惠真15万戎行的那次,唐军还缴获马五万匹,牛五万头,铁甲万领,以及大量其他装备。)唐太宗亲征高句丽,唐朝的战果弘远于损失。

贞观二十一年(647)二月,唐太宗决意出兵攻打高句丽。朝议认为高句丽依山为城,易守难攻,应派偏师进袭骚扰,使其国人疲于应付,延迟农时,几年后即可使高句丽因粮荒而四分五裂。唐太宗采纳这一建议。三月,唐太宗命牛进达和李勣率军从水陆两路进扰高句丽。贞观二十一年(647),太宗命牛进达、李勣、李海岸率军从水陆两路进扰高句丽。李勣率军渡过辽水,路过南苏等数座城,高句丽兵多背靠城墙拼战,李勣将他们打败,并焚烧其外城后回师。 [36] 牛进达、李海岸率军进入高句丽境内,履历一百多次斗争,战无不堪,又霸占石城。进军到积利城下,高丽兵一万多人出城迎战,李海岸将其击败,斩首二千级(平日杀敌数远多于斩首数)。十二月,高句丽王让他的儿子莫离支高任武入朝赔罪。

百济与新罗也介入进了唐与高句丽的战争,百济攻破的新罗13座城。贞观二十二年(648)古神感率唐军渡海攻打高句丽,碰到高句丽军步骑5000,唐军在易山击破了他们。当晚,1万多高句丽军袭击古神感的船,再次被古神感击败。薛万彻率唐军渡过鸭渌,达到泊灼城,高句丽人害怕,抛却邑居而逃跑,大酋所夫孙抗击,薛万彻击斩所夫孙,又击破3万高句丽救兵。

剪除羽翼

唐高宗时期。永徽五年(654),安固率领高句丽军与靺鞨兵攻打契丹,唐朝松漠都督李窟哥在新城把他们打的大北。永徽六年(655年),高句丽与百济、靺鞨联兵入侵新罗,新罗王金春秋遣使向唐求救,高宗命营州都督程名振和左卫中郎将苏定方率军击高句丽。夏,蒲月,程名振等人渡过辽水,高句丽见程名振等人的戎行少,就开门渡过贵端水来迎战,程名振等人奋力冲击,击败高句丽军,杀获千馀人,焚烧了仇敌的外城以及村子而返回。显庆三年(658)六月,营州都督兼东夷都护程名振、右领军中郎将薛仁贵将兵攻高丽之赤烽镇,拔之,斩首四百馀级,捕虏百馀人。高丽遣其上将豆方娄帅众三万拒之,名振用契丹兵迎击,击败高句丽军,斩首二千五百级; 显庆四年(659)年,唐右领军中郎将薛仁贵在横山击破高句丽将领温沙门。

显庆五年(660),百济恃高句丽的施舍,多次侵略新罗,新罗王春秋上表求救于唐朝。唐朝以左武卫上将军苏定方为神丘道行军大总管,率左骁卫将军刘伯英等水陆十万戎行伐百济。以新罗王春秋为嵎夷道行军总管,率新罗之众。 苏定方率唐军从成山渡海,百济据熊津江口以抗击唐军。苏定方率唐军击破百济军,百济死数千人,其余都溃逃了。苏定方批示唐军水陆齐进,直接向百济的首都进军。百济动用全国军力来交战。唐军大破百济军,攻灭百济,百济王义慈及太子隆、次子以及各城都屈膝于唐军。百济有五部、三十七郡、二百城、七十六万户,唐朝在百济设置熊津等五都督府。唐朝攻灭百济,使高句丽失去了一个军事盟友。高句丽侧翼完全露出在唐朝的直接冲击之下,高句丽侧翼也失去了计谋防御屏障。

灭国之战

唐朝对高句丽一连络续的动员军事攻击,络续崩溃着高句丽的根蒂。唐朝对高句丽的频仍攻击,为最后消亡高句丽奠基了根蒂。

显庆五年(660)十二月,唐朝派契苾何力、苏定方、刘伯英、程名振率军分道攻击高句丽。

龙朔元年(661),唐朝募河南北、淮南六十七州兵,得四万四千馀人,前去平壤、镂方行营。以鸿胪卿萧嗣业为夫馀道行军总管,率领回纥等诸部兵前去平壤。

当初,苏定方打平百济,留下郎将刘仁愿守百济府城,又以左卫中郎将王文度为熊津都督。王文度渡海时作古。百济僧道琛、旧将福信群集人众据守周留城,从倭国迎来原先的王子丰立之,率军在府城包抄刘仁愿。唐高宗下诏录用刘仁轨检校带方州刺史,统帅王文度的戎行,顺便征发新罗兵,以施舍刘仁愿。刘仁轨御军严整,所冲击的都成功打下了。百济在熊津江口立两栅,刘仁轨率军与新罗兵一路攻打,攻破之,杀死、灭顶仇敌一万多人。道琛等人解除府城的包抄,退守任存城。新罗粮尽,返回。道琛自称领军将军,福信自称霜岑将军,召集徒众,势力越来越大。刘仁轨兵少,与刘仁愿合军,歇息士卒。唐高宗下诏新罗出兵,新罗王春秋奉诏,派他的将军金钦统帅戎行施舍刘仁轨。达到古泗,福信截击,击败了金钦。金钦返回新罗。

唐高宗派任雅相、契苾何力、苏定方、萧嗣业率军水陆分道并进。 七月,苏定方在浿江击败高句丽,多次作战都胜利了,包抄了平壤城。 九月,契苾何力达到鸭绿水,莫离支男生用数万精兵守之。契苾何力达到后,正赶上层冰大合,契苾何力率军乘冰涉水,打败高句丽军,斩首高句丽军三万级,其余都屈膝于唐军,男生孤身逃回。

龙朔二年(662),庞孝泰与高句丽在蛇水之上交战,战败,与他的儿子十三人都战死。另一道的苏定方包抄平壤却没有攻下,碰到大雪,得救而返回。 熊津都督刘仁愿、带方州刺史刘仁轨在熊津之东大破百济:刘仁愿、刘仁轨先是攻占百济的支罗城及尹城、大山、沙井等栅,杀死以及俘获好多敌军,分兵守之;百济增加戎行戍守险峻的真岘城;随后刘仁轨仍然攻占了真岘城,打通了新罗运粮之路。刘仁愿上奏请增加士兵。诏发淄、青、莱、海之兵七千人去熊津。 百济王派使者到高句丽、倭国(日本)求救兵来抗击唐军。

龙朔三年癸(663),百济与日本施舍高句丽。孙仁师、刘仁愿与新罗国法敏率陆军进步,没有碰到日本军。刘仁轨率水军与粮船从熊津入白江,在白江口碰到日本军。刘仁轨批示唐军四次击败日本军,焚烧日本船四百艘,“烟炎灼天,海水皆赤”。百济王丰逃到高句丽,王子忠胜、忠志等率众屈膝,百济悉数被平定,只剩下任存城还没被唐军攻下。黑齿常之屈膝于唐军。不久之后唐军攻占任存城。

麟德二年(665),高句丽太子福男来唐朝侍祠。乾封元年(666),高句丽泉盖苏文死,长子泉男生继任莫离支,出巡,指派他弟弟泉男建、泉男产留下治理国度政事。泉男建乘隙取得国度,自任莫离支,兴师伐罪泉男生。泉男生逃跑,驻守此外的城邑,让他儿子泉献诚到唐朝求救。六月,壬寅(初七),唐朝录用右骁卫上将军契何力为辽东道安抚大使,领兵救泉男生;录用泉献诚为右武卫将军,担当领导。又录用右金吾卫将军庞同善、营州都督高侃为行军总管,配合伐罪高句丽。

九月,庞同善大破高句丽军,泉男生率领部众与庞同善齐集。唐高宗下诏,录用泉男生为特进、辽东多半督,兼平壤道安抚大使,封玄菟郡公。 冬季,十二月,唐朝录用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司列少常伯安陆人赦处俊为副大总管,以攻击高丽。庞同善、契何力同为辽东道行军逼大总管并仍兼安抚大使;水陆诸军总管和运粮使窦义积、独孤卿云、郭待封等,都受李勣批示。

乾封二年(667),李勣攻占新城(今辽宁抚顺北高尔山城),留契苾何力守城。高句丽十五万戎行驻扎在辽水,高句丽还稀有万靺鞨兵据守南苏城。契苾何力批示唐军冲击,击败敌军,斩首一万多级,乘胜攻占七座城。于是率军返回与李勣汇合,一路攻占辱夷、大行两座城。霸占扶余。李勣攻下高句丽16座城。泉男建派兵冲击唐军庞同善、高侃在新城的虎帐,被唐军薛仁贵击破。高侃进军到金山(在今辽宁昌图西),与高句丽交战,晦气,薛仁贵率唐军横击,大破高句丽军,斩首五万馀级,攻占南苏(今辽宁抚顺东苏子河与浑河交流处)、木底(今辽宁新宾西木奇镇)、苍岩(今吉林集安西境)三城,与泉男生军齐集。

总章元年(668)二月,薛仁贵率三千人大破高句丽军,杀获一万多人,攻占扶余城(今辽宁四平),扶余川中40余城都望风归降。 泉男建再次派兵5万救扶余城,在薛贺水(又称萨贺水,即今辽宁丹器材南赵家沟河)与李勣军遭遇,唐军大破高句丽军,斩获3万多人,乘胜攻占大行城(今辽宁丹器材南娘娘城)。

各路唐军会师,推进至鸭绿栅。高句丽兴师拒战,唐军奋勇出击,大破高句丽军,追奔200余里,攻占辰夷城。高句丽其他各城守军或许逃跑,或许屈膝。唐军进至平壤城下,包抄平壤一个多月,九月,高句丽王高藏派泉男产率首领98人,持白幡屈膝于唐军。泉男建仍然闭门拒守,并多次派兵出战,都被唐军击败。高句丽将领和尚信诚机要派人联络唐军,本身作为内应,五天后,信诚打开城门,唐军攻占平壤,生擒高藏、泉男建等人,平定了高句丽各地。就如许,高句丽在唐的冲击下最终消亡。

战争究竟

唐朝多次大胜高句丽,最终攻灭了高句丽。在攻灭了高句丽之后,唐朝一方面把大量高句丽人迁到江、淮之南,另一方面在高句丽设置九都督府、四十二州、一百个县,设置安东都护府,统治高句丽各地。选拔酋帅有功的工资都督、刺史、县令,与华人官员一路治理本地。录用右威卫上将军薛仁贵为检校安东都护,领兵二万人以镇抚之。

战争评价

杨秀祖《高句丽戎行与战争研究》:高句丽自西汉元帝建昭二年(前37)立国,中经新莽时期、东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至唐高宗总章元年(668)消亡,共705年。

杨秀祖《高句丽戎行与战争研究》:高句丽政权拥有一支壮大而英勇善战的戎行,军种齐全,装备优良,军事理论及战术思惟进步,防御手段完整,成为高句丽政权壮大的军事支柱。 然而碰到了斗争力更为壮大的唐军,唐军经由多次大胜,将高句丽戎行覆灭殆尽。

战争影响

唐朝的军事袭击给高句丽带来了灾难。战争中,高句丽大量城邑、村庄被占领或毁于战火;高句丽戎行死伤累累,精锐损耗殆尽,戎行斗争力受到了严重减弱;布衣大量灭亡或未逃避战火而四处奔散,田园荒凉,社会生产力蒙受了严重损坏,严重摇动并慢慢崩溃了高句丽政权的根蒂,高句丽显现了国力凋敝、社会动荡的难题局势,直接伤及高句丽的国基。

唐平高句丽后,分其境为九都督府、四十二州、一百县,并于平壤设安东都护府以统之,录用右威卫上将军薛仁贵为检校安东都护,领兵二万镇守其地。

高句丽被灭后,新罗与唐朝交战数次,被唐朝李瑾行、刘仁轨等多次击败,最终新罗仍然历久称臣于唐朝。大同江与平壤以南为新罗边境,大同江与平壤以北为唐朝边境。有唐一代,辽东即鸭绿江南北的高句丽故地其主体部门仍然属于华夏王朝,新罗的边境仍然在大同江及平壤以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