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斯巴达克斯起义

2019-06-13 19:57暂无阅读:1584评论:0

斯巴达克起义(The War of Spartacus;前73—前71年),是在斯巴达克的向导下,罗马共和国爆发的一次最大的奴隶起义。此次起义是古罗马最大的一次起义,也是古代社会大规模奴隶抵制事件,活着界汗青上具有主要意义。元老院公布国度进入紧要状况,最后选任大奴隶主克拉苏统率大军,镇压起义师。公元前72年秋,斯巴达克的戎行在意大利布鲁提亚半岛(今卡拉布里亚)集结,估计乘基利基海盗船渡过墨西拿海峡。但海盗不守信用,没有供应船只,在罗马戎行的疯狂围攻下,6万名起义者战死,斯巴达克也壮烈牺牲。

配景

在古罗马,四处都有大规模使用奴隶劳动的大庄园,奴隶被称之为“会说话的对象”。奴隶主为了取乐,建造伟大的角斗场,强逼奴隶成对角斗,并让角斗士手握白刃、匕首,互相拼杀。一场角斗戏下来,场上留下的是一具具奴隶尸体。奴隶主的残暴统治,迫使奴隶几回动员大规模武装起义。

起义的首要原因是罗马奴隶社会内部(即奴隶主和被褫夺人权、蒙受残暴盘剥的奴隶之间)的阶级矛盾。列宁指出:“斯巴达克掀起的战争就是为了守卫被奴役的阶级” 。起义由伦杜鲁斯·巴奇亚图斯(卡普阿城)角斗学校逃出的一伙奴隶角斗士(70余名)提议。

公元前73年的一个深夜。罗马中部卡普亚城的角斗士的铁窗内倏忽发出恐怖的惨叫,在静寂的夜晚里显得分外惨痛。3名卫兵急遽赶了曩昔,隔着铁窗厉声问道:“干什么?找死啊!还不忠实睡觉!”

一名角斗士伸了脑袋说:“打死人了。高卢人打死了我们的伙伴。他被我们礼服了,你们看该怎么处理他?你们不管我们就勒死他。”卫兵拿着油灯一照,果真是死了一小我,另一小我正被几小我反扭着手。士兵说:“把他交给我们吧。把死人也抬出来。”边说边开了门。说时迟,那时快,角斗士们敏捷击倒他们,拨出他们身上的短剑,冲出牢门。繁重的铁门被一扇扇打开,角斗士们挥舞着枷锁向屋外冲出。“向维苏威跑啊!”只见一声奋发的呼喊声划破夜空,角斗士们簇拥着向外跑去,消散在夜幕中。此次角斗士起义的首脑是斯巴达克。他本是希腊东北的色雷斯人,生得漂亮健美,勇毅过人。

在一次反罗马的斗争中被俘,沦为奴隶。因他伶俐,富有教化,体格坚固,他的主人把他送进角斗士学校,想把他练习成一名超卓的角斗士。在角斗士学校,他以他的勇敢和聪明,成了角斗士们的精神首脑。他行使一切机会挽劝角斗士们为自由而死,而不该成为罗马贵族取乐的牺牲品。他组织了200多个角斗士预备暴乱的时候,失慎泄密,于是他决意提前动作,究竟有78人冲出虎口。

过程

公元前74岁终—前73岁首,斯巴达克起义师敏捷强大,大量收容了坎帕尼亚省的逃亡奴隶、角斗土、破产农民,以及从罗马军团逃出的士兵,达1万人,多次打败了罗马军很多小军队。起义从坎帕尼亚扩展到意大利南部阿普利亚、卢卡尼亚、布鲁蒂乌姆区域。

斯巴达克模仿罗马戎行的形式改编戎行,除步卒军团外,还有马队,以及伺探兵、通信兵和小型辎重队。兵器从仇敌手中争取或起义师本身制造。戎行批示竖立在民主(军事长官会议和武士大会)根蒂之上。对士兵进行练习,宿营和行军都有严厉的轨制。公元前73年秋,罗马派大法官瓦里尼乌斯率戎行伐罪斯巴达克,究竟遭到起义师痛击。大公元前72岁首,斯巴达克戎行已增至6万人。他进军阿普利亚和卢卡尼亚,总军力增进到12万(其他史料为9—10万)。

受起义师的声势所震惊的罗马元老院,于公元前72年年中派在朝官楞图鲁斯和盖利乌斯率两支戎行伐罪斯巴达克。正在这时,起义师内部发生了不合。大部奴隶,包罗斯巴达克,主张脱离意大利,冲出阿尔卑斯山,进入罗马势力尚未达到的高卢区域,解脱罗马统治,获得自由,或打回故里。而列入奴隶起义活动的本地的牧人和贫农则不肯脱离意大利,进展持续与罗马军作战,以争取失去的地盘。这种不合使三万起义师脱离了主力,在加尔加诺峰下(阿普利亚北部)悉数被罗马戎行毁灭(灭亡两万人)。斯巴达克闻讯赶来救援,已经来不及了。

斯巴达克戎行虽已减弱,但他行使罗马军军力涣散作战的弱点,将其击溃。斯巴达克杀死了300名罗马俘虏,敬拜了阵亡战友的“亡灵”,持续率军北上。公元前72年,斯巴达克戎行沿亚得利亚海岸转战整个意大利。斯巴达克在南阿尔卑斯高卢省(北意大利)穆蒂纳会战中,击溃了卡修斯总督的戎行。斯巴达克本应越过阿尔卑斯山持续北进,但不知何以,他竟半途折返,绕过罗马,挥师南下。 为了破碎斯巴达克戎行,罗马元老院再派统帅克拉苏率兵四万人进行征讨。

公元前72年秋,斯巴达克戎行在意大利布鲁蒂乌姆半岛(今卡拉布里亚)集结,贪图乘奇里乞亚海盗船渡过墨西拿海峡。但海盗不守诺言,没有向斯巴达克供应船只,想行使自造木排渡过海峡的贪图亦未能实现。这时,克拉苏在起义师虎帐后背修建了一道防地,割断了起义师去意大利的退路。这道防地是一条两头通海的壕沟(长约55公里,宽和深均为4.5米),沟上筑有围墙。最终,起义师用土和树木填平了壕沟,强攻筑垒,冲破了防地,然则起义师在强攻中损失了约2/3的军力。

斯巴达克戎行很快获得增补(达7万人)之后,于公元前71年春试图奇袭意大利南部首要口岸——布林的西,搭船渡海直奔希腊,然后到色雷斯(今保加利亚和土耳其欧洲部门)。罗马元老院力争尽快镇压起义师,吩咐格奈乌斯·庞培和玛库斯·卢库鲁斯两支戎行离别从西班牙和色雷斯驰援克拉苏。为了阻止罗马戎行齐集,斯巴达克决意对克拉苏举办总决战。他以急行军率军北上,迎击克拉苏。在阿普利亚省南部一场苦战中,斯巴达克三军(6万人)被击溃。斯巴达克奋战在最前列,直至牺牲。约5000人逃往北意大利,被庞培毁灭,6000名俘虏被罗马军钉死在罗马至卡普阿沿途的十字架上。流散在各地的起义师,尽管没有统一的向导,在意大利很多区域仍对峙斗争10余年。

失败原因

斯巴达克起义失败的首要社会经济原因是:罗马奴隶社会还不具备取销奴隶制的先决前提,奴隶自己也没有提出这一义务。奴隶只求自身解放。奴隶以及列入起义的罗马社会各阶级分子的社会成分和民族成分不纯,对起义失败亦有影响。

意义

起义师没有一个结合恢弘被盘剥群众的总纲要。然而,斯巴达克起义的意义远远超出了起义的自己,它繁重地袭击了奴隶主统治阶级,加剧了罗马奴隶制的经济危机,加快了罗马政权由共和制向君主制的过渡。斯巴达克在起义中示意了英勇的斗争精神和卓越的军事才能,在人民群众争夺社会解放斗争史上留下了弗成磨灭的遗迹。

点评

马克思称他是“古代无产阶级的真正代表”;列宁也说“斯巴达克是大约2000年前最大一次奴隶起义中的一位最卓越的英雄。”在评价斯巴达克起义时列宁指出:“在很多年间,完全竖立在奴隶制上的仿佛全能的罗马帝国,经常受到在斯巴达克向导下武装起来、鸠合起来并构成一支大军的奴隶的大规模起义的震撼和袭击”。

就其时来说,极大地震摇了罗马奴隶制根蒂。奴隶主被迫对盘剥奴隶和经营田产的体式作出某些改变,并起头改变 掌握奴隶的方式和对奴隶的立场。他们尽量收买分歧种族的奴隶,避免把本家的奴隶集中使用,提防他们结合在一路。奴隶主起头把地盘分成小块,交给奴隶耕种,奴隶能够分享一部门收成,奴隶就在如许的体式下起头演化为“隶农”,而释放奴隶的数目也逐渐增多。

上述情形到公元1世纪后就更为遍及。斯巴达克戎行士气奋发,作战勇敢。其军事学术特点是:力求外线攻击作战,组织步马队协同,接纳攻势,力求争取和把握作战自动权,在战压内巧妙运用军队灵活,行军隐蔽敏捷,伏击出其不料,擅长各个击破。斯巴达克起义师组织体系顽强,故能历久成功地抗击罗马精锐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