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陈友谅死了,朱元璋惊出一身盗汗,他想到了什么

2019-06-20 09:24暂无阅读:1490评论:0

元朝末年有三大抗元起义首脑,东边有“十八条扁担起义”的张士诚,占有江南富庶之地。西边有渔贩起身的陈友谅,势力最强,地皮最广。历来有“友谅最桀,士诚最富”之说。夹在他们中央的正好是势力相对偏弱穷人乞儿身世的朱元璋。

至正二十三年(1363),对朱元璋的事业是最主要要害的一年。

这一年除山东、江西等地合浦珠还外,境内大体安谧。

朱元璋正忙着休摄生息,蓄积力量,为更大的计谋动作做好预备。就在这一年,东边的张士诚首先打破了这一和平,向安丰一带的刘福通动员大规模的攻击。

刘福通被迫退守安丰城,势力大为跌落。刘福通部数万人狭窄一城,弹尽粮绝,随派人去应天求见朱元璋,恳求他出兵支援。

朱元璋决意出兵支援,他不克容忍张士诚势力强大,更不克让他在北东两个偏向对本身形成包抄的势态。当然还有个原因是张士诚对照好打,比西边的枭雄陈友谅要轻易对于得多。

而此时刘基提出了否决定见,果断否决支援安丰,劝谏朱元璋,西边陈友谅不是庸碌之辈,他会行使可乘之机,佣兵东下,如今只能做好应战预备,切切弗成轻动。朱元璋最后没有采纳刘基的建议,亲自统帅徐达、常遇春以大军压境安丰。

但事实确如刘基所料,三月元璋兴师安丰,四月陈友谅就大举征讨,并于四月二十三日,兵围南昌。

朱文正和邓愈只能以不足万人之师死守着被十几万大军层层包抄,与外界隔离一切新闻的孤城南昌。守军损失极其惨重,多员干将战死。

因为其时器材两线战事重要,应天城内防务空虚,陈友谅围攻南昌的战争吵续了两个多月。七月,朱元璋才率领舟师二十万大军抵达鄱阳湖湖口。

此时陈友谅调整攻击计谋,自动抛却南昌,倾国出动,群集雄兵六十万,楼舰数百艘,与朱元璋的戎行在鄱阳湖上睁开了一场在中国古代史上甚至中世纪世界史上规模最大的水战。

此次鄱阳湖大战,朱元璋固然打得非常被动,寡不敌众,最后不得不采用火攻,大战四十多天,最终在东寒风的助力下以完全胜利而了结。

这场计谋大决战是继赤壁之战后的又一个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此战一举奠基了朱元璋逐鹿华夏,四海霸业的根蒂。

然而战争竣事后,朱元璋庆功兴奋之余,却显得非常后怕,惊得一身盗汗。他悔怨没有听刘基的奉劝,一招失慎,差点全盘皆输。

他对刘基说:“不听师长的话,而有安丰之行,假如友谅趁我军之出,应天空虚,顺流而下,我进无所成,退无所归,大势去矣”。

这场战争中,朱元璋出于无奈倾巢出动,将主力开赴鄱阳湖与陈友谅睁开决战,是冒着甚至满盘皆输的风险,因为其时只有徐达的一支小军队万余人驻守应天,以防张士诚。

张坐拥几十万大军从北部,东部两个偏向对朱元璋形成合围之势。若是他在朱元璋生死拼搏的要害时刻,从背后插上一刀,让朱元璋背腹受敌,后半部中国汗青很或者就要重写了。

然而张士诚坐山观虎斗,想坐收渔利,几十万大军竟按兵不动,给了朱元璋绝处逢生的时机。

而其时陈友谅倘若避开易守难攻的南昌,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捣应天,那鹿死谁手也很难预料,究竟其时朱元璋正率领大军压境安丰,应天防务极其空虚。

汗青不克改写,陈友谅和张士诚的计谋失误,最后导致陈友谅战死,张士诚失势,二人最后全盘皆输。

从陈友谅围攻南昌算起,这场鏖战,前后履历四个多月,在元末战争史上打得最激烈、最残暴、最悲壮。他奠基了朱元璋四海霸业的根蒂。

透过战争全过程,能够看到朱元璋应对突发事件的自在、斗胆和睿智,看到他驾御和批示大战的卓越才能,也看到了刘基对时局历程的精准把握,不愧为一代盘算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