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美国史上最大洪流力量多恐怖?超乎你的想象

2019-06-20 09:26暂无阅读:987评论:0

美国最大的洪流灾祸,当数1927年密西西比河决堤之灾。

那年春天的雨季很稀奇,不是一下数天、数周一直,而是数月。

1927年的密西西比河洪灾

一、史上最大洪流力量多恐怖?超乎你的想象

一个美国人的日志接连记录了其时的情形——

“滂沱大雨几乎持续了一天一夜”

“在昨天的暴风急雨之后,黄昏时又起头滂沱大雨,雨下得惊心动魄……我感觉我从未见过如许多的雨”

“昨晚暴雨倾泻,电闪雷鸣,整夜暴风……”

“整整一天的雨”

“晚上照样大雨络续”

“又是憎恶的冷雨”;

“整夜雨就没有停过”

“雨还一向鄙人……几乎天天每晚都是阵雨和猛雨……河水已经与堤坝齐平了。”

……

密西西比河是贯穿美国南北的最长河流,因其分支浩瀚,从北到南汇入干流的水越来越多,水位越来越高。

4月下旬,在俄亥俄河汇进口的粗俗,暴风卷着惊人的海浪,已经把河堤推倒。

密西西比河图

格林维尔市,一个位于河粗俗的密西西州的城市,有人在这里记下洪流怒吼的镜头:

“风太猛了,房顶被掀掉,窗户被击碎,伟大的烟囱惊人被刮倒。”

“翻腾的巨浪与树梢齐平,河堤被冲开,决口越来越大,漫过堤坝的河水有1公里长,像瀑布一般倾倒下来。”

1927年的密西西比河洪灾

“洪流涌来,就像是一堵褐色的墙,有7英尺高(2.1米),声音大得如同大风怒吼。”

“河堤决口时,河水带着斯斯声飞快而来,它来得那么快,人们基本没有机会去做任何事,什么都做不了,唯有连忙在天花板上砸个洞钻进去——若是能做到的话。”

格林维尔市的位置

河水所到之处,几乎撸去所有,连参天古树也难逃一劫。

狗和牛发出惧怕的啼声,女人们头顶一捆捆的家产,腰上牵着牛,从家里逃出,想要在洪流袭来前赶到河堤,但那水太快了,转眼间,巨浪吞噬了他们,房子也消散了。

可怜的人们,想尽一切法子守卫本身的房子不被冲倒,打开门窗,让洪流通顺地冲过来,但一切都是枉然,它太壮大,人和衡宇,像蚂蚁一般不胜一击。

铁路坚硬,但洪流袭来后,冲刷得只剩下铁轨,下面的一切都冲走了……

1927年的密西西比河洪灾

二、数据:一世界了一个季度的雨

是的,这就是美国汗青上最大的洪流。

据载,密河粗俗的新奥尔良市,显现了从未有过的降雨量——18小时内,足足下了14.96英寸(0.38米),有的处所更多。

如许的雨,只需一天,就跨越该市平均年降水量的1/4。

在格林维尔市,密西西比河水流量的最岑岭竟然达到300万立方英尺/秒(84950m³/s)。

从飞机上看,决堤后的城市,酿成了阴沉一片的怒海。

而整个美国中西部,都是水流漫漶。

暴雨事后,怒海归于寂静,能看到的,是几百具动物尸体漂在水面上……

据史料,此次密西西比河洪流,袭击了美国7个州,决堤口120处,湮没63740k㎡地盘,溺毙246—500人,致80万人无家可归。

那么,什么原因导致史无前例的灾祸发生了呢?

1927年密西西比河洪灾

三、为何发生这么大的洪流?

据史料剖析,1927年密河洪灾,既是天灾也是人祸。

1️⃣天灾:

密西西比河有支流54条。

最长的密苏里河注入干流后,使密西西比河全长达6020多公里。

其上游水源,为崇山峻岭之间的冰雪山水。所以一到春天,陪伴着冰雪的融化,河水就天然涨高。

此外,因为地舆位置和天气原因,美国暴雨多发生在春季,所以水量每年此时都是“多事之春”,所谓“洪灾年年有,当春乃发生”。

公开的资料显露,百余年来,密西西比河发生重大洪灾37次,平均每3年来一次大“聚会”。

而1927年的暴雨,的确是百年不遇的了,“一连数月一直”,能够赶上《百年伶仃》里的传说了。

而据史料载,这一年的暴雨之前,密西西比河的水就已经爆满了。

密西西比河支流浩瀚

2️⃣人祸:

若是只是天意,那也不至于导致几百人丧生,6万多平方公里被淹成汪洋。

事实和汗青都证实,任何天灾悲剧的背后,都离不开“人祸”。

1927年密西西比河的人祸,就在于“全能的堤防论”。

老密河发威,不是一年两年十年八年了,美国人治水,也是在教训中吃一堑长一智的,但彼时的治洪理念,停留在朴实“筑堤修坝”理念上。

这一理念对峙了60多年,一向“颠扑不破”。

筑堤修坝本也无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但错就错在执行。

其死穴是:在防洪治水中,一味对峙堤坝控水是全能的,是独一的,是战无不堪的。

其时负责密河航道整治和防洪的,是美国陆军工程兵团,负责人勘探后写申报说,应该沿着密河两岸大规模建筑堤防,如许既能够包管航运,又可防洪。

其堤坝的高度,是违反数据和纪律,机械式的一味加高,按照曩昔水量的汗青最高尺度建筑的。

但当汗青再一次被冲破记载时,堤坝如泥,不胜一击。

决堤鸟瞰图

3️⃣教训:

1927年的教训惨重。

之后的1928年,美国国会经由《防洪法》,把密河防洪责任划归到联邦当局,而不是由各州分治。

同时终结了“堤坝全能论”,防洪手段起头多管齐下:修水库调整水流、整治河流、裁弯取直、拓荒滞洪区泄洪道……

有堵有疏方为天理。

然而,人类的聪明和科技的力量,在大天然眼前似乎永远是小学生。

美国在1927年后的几十年里,为防洪投资亿万美元,建筑成百上千的防洪工程,然则直到今天,仍然没有完全束缚住这条密河巨龙。

之后又爆发了数次惊心动魄的洪流,个中1993年的最大。

那次之后,美国感应在这条白叟河眼前,真是无计可施,愿赌服输了,遂由总统克林顿签署了一项颇得人心的政策:回购房子,退土还河。

即:由联邦当局出资,处所当局出力,以灾前的房价,从洪灾区居民手中购置灾损衡宇。然后,当局把购置到的房子一律销毁,同时永远禁止此地再建衡宇。把这些地退回大天然,只能当做绿地、休闲和湿地使用。

流民住高地帐篷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不给老天过不去了,欠妥愚公不移山,全家移民保平安。这就是美国人的脑筋。

所谓人与天然协调,不外是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

总之,人和天然,要协调共生,互相依存,而不是互相报复。

对于想顺服密西西比河的做法,生于斯长于斯的马克吐温说得好:

“一万个河流管委会,也不克顺服那条妄作胡为的河流,不克敷陈它‘来这里’,或许‘去那儿’,不克让它顺服。”

================

文献参考:

约翰·M.巴里,王毅《大浪涌起:1927年密西西比河大洪流如何改变了美国?》(山西人民出书社刊行部 2019年1月版)

陈天慧,田耀《美国防洪治理的策略演变及启迪——以密西西比河洪流治理为例》(2017.13《中国水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