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当时世界上最大船队,七下西洋,遍访亚洲、非洲30余个国家和地区

2019-08-14 04:25暂无阅读:1951评论:0

郑和下西洋究竟为了什么?对于此问题历来各家各执其词,莫衷一是。郑和是明朝初期宫廷里的一个寺人,他从明永乐三年至宣德八年(1405年1433年)率领其时世界上最大的船队,历尽艰险,七下西洋,遍访亚洲、非洲30余个国度和区域,远至非洲东部和红海沿岸,比欧洲帆海家远洋航行早半世纪。郑和出访西洋的事迹,传为明初的盛事,他也是以成为我国15世纪初的伟大帆海家。传统说法认为:郑和下西洋是为了寻找建文帝的下落,在明代的书籍中屡能见到对此事的记载。

但学者们认为,郑和下西洋寻找建文帝之说不免牵强。建文帝其人忠厚孱弱,被明成祖朱棣赶下帝位,即使逃往国外也不会有什么作为。何况其时明成祖的地位日固,统治力量渐强,其大敌决不是遁迹他所的建文帝。再说建文帝是否逃出南国都也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有不少迹象表明,建文帝在南国都沦陷前已死于大火建文帝已死,寻找建文帝之说就更无法成立。

还有种说法:郑和下西洋是因为其时中西大陆的通道,被帖木儿帝国截断,只好另辟海道。

可是帖木儿已在永乐三年病死,他的帝国也盘据,并陷于纷乱状况,所以他既不克再威胁明室西部的平安,也不克截断中西的通道。此说法就更矛盾。

一种通行说法是:郑和下西洋是为了“欲耀兵异乡,示中国强盛”。近代以来也有人把下西洋说成是“雄主之野心,欲博怀柔远人,万国来一致虚誉,聊以自误耳”。但事实证实,朱棣并没有乘机扩展领地的野心。其时的明室与西洋临近列国的友好往来,已经很频仍,无须重振旗鼓地去“耀兵”。考查明代的有关文献,也未见过郑和屯兵异乡,进行经济上的敲诈勒索。相反,郑和出访带回的不少外国商人到中国经商,永乐皇帝还命令不要征税。

有学者认为出访西洋是为了打开关闭、僵化的交际大门。明王朝刚竖立时,临近的小国常来朝贡。其时的朝贡,实质上是交流物产,番国入贡,明王朝恩赐,赐常大于贡。明初经济拮据,明太祖命令限制纳贡,由一岁一贡改为三岁一贡,有些国度如日本等限为十年一贡。于是明朝与国外关系几乎隔离,经济商业几乎停留。私运运动却日渐疯狂,武装私运成风,致使明王朝声势日下。永乐皇帝即位后决意改变这种政治局势。他每次派郑和出访西洋都是以颁“正朔”,恢复和成长明朝当局与国外国度的交际关系为首要义务。郑和作为明王朝的政治使节和商务代表,每到一国,都向该地国王或酋长等赠予礼品,以表甘愿通和的真心。在双方的和谈下,进行彼此互利的商业。

此外,郑和七下西洋都本着“宣教化于国外诸番,导从礼义变其束习”的精神,向东南亚国度敷宣中国的教化,以提高其文化,改变其掉队面貌。因为郑和船队的起劲,东南亚不少国度出于对中华风景的景仰之情,除派使臣来华朝贡之外,四个东南亚国度的11位国王还亲率宏大使团访明朝。经由郑和的出访,明王朝和30多个国度和区域竖立起友好的关系,在中国和亚非国度关系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页。

目前学者认为:郑和下西洋不光是出于政治目的,更是以经济目的为主。

郑和出访西洋一方面是为了打开一条通往西洋诸国(即印度洋上的国度)的海上通道,不让它再被并吞在三佛齐(旧港)的中国商人所阻,使西洋诸国与明室的“朝贡商业”通顺无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使明朝可以更自动地吩咐船只,并加以武装护航前去西洋诸国进行商业,从而知足明朝官方在对外商业上,获得国表里市场的要求。此外,郑和船队经由丝绸商业,使中世纪南洋列国人民在衣着服饰等方面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如摩罗妇女所服之有袖短衫,与广大之裤、玻璃珠、各式弁冕、 雨衣、履底等类皆由中国传入。

郑和船队外销丝绸的大量需求,反过来促进了国内丝织业的成长。明初管辖丝绸行业的官办织造局应运而生,普及全国,组织丝绸生产和发卖。多量青花瓷也被郑和船队销往东南亚,使青花瓷成为东南亚列国不分贵贱、喜见乐用的日用器皿和珍贵礼器。在南海和印度洋各地,青花瓷的价格,早已跨越它的经济寄义,而成为友情和永恒的象征,具有神圣的精神内涵。输往东南亚陶瓷器成品数量的增多,又刺激了中国制瓷业的成长。而深受东南亚人民喜爱的中国青花瓷器的原料之一是从东南亚进口的“苏泥”和“勃青。郑和船队载回了数量极多的“苏泥”和“勃青”,使永乐、宣德年间显现了中国青花瓷生产的全盛时期。东南亚物产雄厚,多数物货为中国人平常生活所需,所谓“夷中百货,皆中国弗成缺者,夷必欲售,中国必欲得之”。“如东南亚盛产的龙涎香、沉香、豆蔻、胡椒、大枫子、阿魏、没药、荜澄茄等,为中国所无或很少出产。西洋的大国古里、忽鲁谟斯等都是其时器材方商业的要地,中国出产的丝绸、瓷器等,很轻易在这里找到大买主中国所需的香料、药材、西洋布、至宝等,也易在这里购置到,西洋诸国是以成为明朝对外商业中的主要国度。

郑和屡下西洋的经济目的,就是为了清除对外商业上的海上交通障碍,沟通这些西洋国度对明朝的“朝贡商业”和明朝对西洋诸国的“赍赐商业”,从而扩大了国内、外市场的要求,增加了明朝当局在对外商业上的收入。其政治目的,是经由下西洋而能宣威异乡,获得万国来朝的美名,提高妙朝统治阶级的威望,从而增强、巩固其对国内的统治。然而其政治目的是竖立在它的经济目的根蒂上,如没有下西洋的经济目的,也就不会显现它的政治目的。

综上几种见解,暂且岂论那种见解更为正确。但郑和下西洋这个重大汗青性事件的确进献卓著,将永远特出史册。郑和的船队不光有效地消灭了洪武以来中国东南沿海和东南亚区域的海盗之患,完全打通了中国至东南亚列国的“海上丝绸之路”,增进了中国人民对东南亚国度的熟悉和认识,在东南亚竖立起大明帝国的伟大威望。更主要的是它促进了中国与东南亚物质文化、轨制文化和精神文化的交流,鞭策了东南亚社会经济文化的提高,又反过来鞭策了明代中国社会经济文化的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