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17世纪初的俄国人曾以为长城是中国的“院墙”,肯定是个小国家

2019-09-14 06:41暂无阅读:1536评论:0

“凭据见到过长城的俄国人剖析,这应该是个眇乎小哉的小国度,一个靠砖墙围起来的国度,能有多大面积呢?”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的1861年,咸丰皇帝成立总理列国事务衙门,为清当局打点洋务及交际事务的专设中央机构。

到1901年,凭据《辛丑合同》的相关划定,将总理衙门改为外务部,位列六部之上,这也是清当局汗青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交际部”。

在此之前,大清一向自认为是天进取国,不相信地球是圆的,认为地球是方的,大清国正好位于中央,四周围绕的都是些蕞尔小国、戎狄之地。

清朝官员和交际使节

所以清朝一向没有“交际部”,他们不认为和另外国度该当维持平等的交际关系,大清有“藩务”、“夷务”,就是没有“外务”。

基于这种自傲情结,经常因为外国使团是否应该向中国皇帝行叩拜礼发生长时间的争执,有时甚至得不到皇帝的接见而打道回府。

在清朝这种傲慢自傲的天进取国情结下,17世纪的俄罗斯人,对中国的认识却极其有限。

俄国人征服西伯利亚

在16世纪中叶,俄罗斯的探险者、冒险家就已抵达乌拉尔山脉一带区域,在那边争夺到一些部落酋长的归顺。

在1558年,殷商斯特罗加诺夫家眷获得沙皇特许,斥地乌拉尔山脉以东的区域,起头了俄国人穿越、征服西伯利亚的进程。

西伯利亚的征服者们

到1648年抵达白令海峡,用了不到70年时间,就征服了400多万平方英里的疆域。

而早在17世纪初期,俄国就向中国派过一些试探性的交际使团,但他们对中国的认识非常有限,凭据见到过长城的俄国人剖析,这应该是个眇乎小哉的小国度,一个靠砖墙围起来的国度,能有多大面积呢?

万里长城

不知道是不是受这种肤浅熟悉的影响,1618年俄国沙皇派人接见这个被“砖墙围起来”的国度,因为没有带礼品(贡品),明朝皇帝拒绝接见他们。

1654年,俄罗斯派出第一位正式使臣白克夫接见北京,但命其不得向中国皇帝行磕头礼。

因为拒绝中国人要求的觐见皇帝的礼仪,白克夫也没能获得陛见,带的礼品也被退回。

直到1675年,俄罗斯使臣帕塞理又被派往北京,帕塞理因为磕头的事儿,和礼部争执僵持了26天之后,他作出了让步,向康熙皇帝行了叩拜礼,成为中国皇帝接见的第一位俄罗斯使臣。

康熙皇帝

作为一个东方神秘的孔教大国,中国在几乎全为外部压力的冲击下,开启了艰难的近代转型历程,布满了痛苦和不安。

而所谓的外部力量,首要就是从南面渡海而来的欧洲人和北面从陆路来的俄国人,而在这之前,无论是中国对世界的认知照样外国对中国的认识,让现代人看起来都显得幼稚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