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被低估的南宋名将,灭了金国生扛蒙古,功绩远超岳飞文天祥

2019-09-14 09:28暂无阅读:1950评论:0

孟珙,看到这个名字,好多的人的第一回响是想想后背的这个字念什么?准确谜底是gǒng,mèng gǒng,一个大多数人都不熟悉,连教科书都忽略的南宋名将。

但与之相关的都是显赫的人物,他曾祖是岳飞的部将,他的举荐的学生叫贾似道,贾似道还有一位学生叫文天祥,还有批示“垂纶城之战”的王坚,南宋良将李庭芝等,都是名声在外的权臣名将。

而孟珙为南宋立下的功勋比他们任何一个都要大,是的,这个“他们”也包罗岳飞、文天祥。

如今一说孟爷爷,好多人都邑想起《非诚勿扰》上的谁人主持人,然则在金国人眼里,“辈分”能够高到这个田地的只有一小我,那就是孟珙的父亲——孟宗政。

嘉定十年(1217年),金军抨击襄阳。22岁的孟珙认为金人必犯樊城,向父亲孟宗政献策从罗家渡过河。等宋军临渡布阵时金人果真到来,宋军趁其半渡出伏兵击之,金军对折被毁灭。孟宗政又衔命救援枣阳,在战阵中父子失散。孟珙瞥见敌骑中有白袍白马者,高呼:“吾父也!”立刻率马队杀进敌阵,救出其父。万军中勇救父亲,可谓少年英雄。

在随后的枣阳守卫战中,孟珙屡立奇功,在军中的地位也一路上升。后来,被金人呼为“孟爷爷”的孟宗政作古,子承父业,其旗下的“忠顺军”由京湖制置司令孟珙管辖。对于金国而言,一个更要命的“孟爷爷”来啦。

孟珙交班后的第一份大礼就是与金国上将武仙的对决。武仙是个很有“资源”的将领,在宋朝时,他因拥有大武装,被朝廷晋升为“公爵”,就在同年九月,他正式降蒙。屈膝蒙古后,太师国王木华黎以部将史天倪为河北西路戎马都元帅,武仙为副,过了四年,他又杀死史天倪,降金……

是的,这是个毫无节操可言的家伙,但他家底切实厚实。与孟珙对决时,他拥有其时金国可贵的一支“10万+”的野战军团,想要打进四川,在天府之国里拓荒一番新六合。

孟珙很清楚武仙的设法,于是有针对性的与他打了三四仗,每次都是教科书般的大胜、巧胜,最后一次的究竟是:武仙狼狈的换上士兵的衣服逃脱,剩下的七万多金军纷纷屈膝。武仙本人在逃窜的过程中被蒙古守军擒杀,金国打开入蜀通道的规划彻底破产。

再后来就是蒙宋结合,配合伐金。南宋派出的当然是孟珙,具体战况这里不多做赘述,仅说几个对照有代表性的事件:1、蒙古统帅自动拉着他一路狩猎、喝酒,最后爽性结拜为兄弟;2、第一个攻入金国心脏蔡州的是宋军;3、找到金国国君尸体并将其分为两半的是孟珙。

孟珙立下了不世之功,一雪靖康耻、臣子恨,完成了岳飞等前辈的夙愿,给百年来受尽战争魔难的公民、英烈复了仇。

金国亡了,南宋的盟友——蒙古也不必再隐瞒它对南宋的盼望。横扫欧亚的蒙古戎行并没有把羸弱的南宋太当回事,不外一小我扛起了南宋三分之二防务的孟珙让蒙前人着实在实的见识了灵活防御巨匠的风貌。

江陵之战,孟珙不光抗击住了蒙古戎行的攻击,还用计疑惑蒙古戎行,并乘隙传令出击,大战一场,连破敌二十四座营寨,抢回被俘公民两万多人,将蒙军的渡江器具一并焚毁,遏制住了蒙古的攻击态势。随后的守卫黄州之战更是让倾力攻击的蒙古军死伤“十之七八”,并于第二年的春天退却。就像是莫斯科守卫战那样,孟珙遭遇了其时世界最壮大仇敌最残暴的攻击,过程是艰辛的,究竟是令人鼓舞的。

照样说两个疆场特写吧:一次是黄州之战初期,首战晦气的宋军面临来势汹汹的蒙古军本已绝望,但黄州军民据说孟珙来援,士气大振,齐声欢呼道:“吾父来矣!”这家的辈分素来不低。

另一次是在蒙古久攻黄州城而不下(火炮都用上了),就敢死队去挖城墙,想直接在城墙上挖洞杀进城,孟珙的策略是派人预先在蒙军挖墙处所的城内,再筑一道城墙,并在被挖城墙的内侧挖大坑当陷阱,号称“万人坑”。 当蒙军最终挖开城墙冲进来时,发现前面还有一堵坚硬的城墙,而且前军在后军的推挤下纷纷掉进坑里,然后被宋军用石头檑木砸死。

孟珙之威信,之聪明,可见一斑。当然,他并非只知死守,中央还曾派部将刘全等兵分七路,趁夜里沉寂出城,兵分七路突袭蒙古军。除了曾与孟珙配合灭金的蒙古将领张柔的营寨预防严整外,其他六路宋军都获获胜利,使蒙古虎帐盘大乱、军心摇动。

孟珙的自动攻击还不光仅是局部的。在守卫黄州后的第二年(1238年),刚升任湖北路安抚制置使的孟珙便积极谋求进兵,收复了整个荆襄区域。

在后来的御蒙之战中,他一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老方式,进修蒙前人的方式,自动出兵骚扰,损坏蒙古的预备工作,多次把仇敌的攻势扼杀于萌芽中。

当京湖战局有所缓解后,孟珙又衔命紧要驰援一发千钧的上游四川疆场。凭借着孟珙的适合防御,南宋方面捷报频传,而蒙古军接连失利。孟璟于归州西大垭寨更是履历一场苦战后大获全胜,蒙古军丢盔弃甲后撤至夔州,之前缴获的物资又一切还给了宋军。这就是史上有名的“大垭寨之战”。

嘉熙四年(1240年)九月,在宋军成功救援夔州和袭扰河南后,宋理宗授孟珙宁武军节度使、四川宣抚使兼知夔州。孟珙继岳飞、毕再遇后成为了南宋第三位旗号性上将。经由孟珙鼎力清算,以及两年后新任四川制置使余玠的治理,四川战局面目一新,恢复斗争力的宋军一向对峙到宋亡数年后。

从淳佑四年(1244年)起头,孟珙行使窝阔台病死、蒙古陷入内争的时机,又玩起了打谷草,多次派兵出动出击,并屡获胜捷,声名加倍显赫,不少原先向蒙军屈膝的南宋将士纷纷来归。

淳祐六年(1246年),原南宋镇北军将领,时任蒙古河南行省的范用吉反水蒙前人,机要向孟珙恳求屈膝。但“(孟)珙白于朝,不从。”或许是宋廷怕惹是生非,不肯意招降纳叛。或许是宋理宗害怕范用吉的归顺增进孟珙的势力,起了猜忌之心。总之,一个原本有助于宋朝的恳求被否决了。

孟珙清醒的意识到本身该退一退了,于是他自动上表恳求告退,宋理宗立时赐与核准,并让让孟珙以检校少师、宁武军节度使的名义退休。孟珙本就染病,如许下来生怕又加重了病情,整个炎天就在江陵一病不起。同年九月初三,孟珙薨于江陵,享年52岁。

蒙古横扫欧亚,最后被灭的是南宋,而孟珙就是谁人负责南宋泰半防务,在位时代让蒙古不克南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