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读一首诗崔涂《春夕》,春暮思家,一片愁情还自遣

2019-10-09 23:01暂无阅读:1040评论:0

水流花谢两无情,送尽春风过楚城。

胡蝶梦中家万里,子规枝上月三更。

故园书动经年绝,华发春唯满镜生。

自是不归归便得,五湖烟景有谁争。

——唐代: 崔涂《春夕》

漂流在外,逢着春尽,伤春思家,古今情怀相似。春暮之景,无非凄切,落花流水,子规啼血,前人诗文中已经写过不知几万万遍。春尽之情思,也都在一个可数的象限之内:伤感漂流,思归怀人;感伤岁月之速,美妙磨灭;人生老去,功名未立。万万篇诗文,都也大同小异。然尔后来的诗人,并没有因为前人写过而停笔。心中的感情激发时,吟咏他人的诗句是不克表达得尽。他人的诗文读来或许能发生感情共识,然而毕竟不是心里所涌出,虽无龃龉,终不克完全吻合。必需要搜罗出本身的文句,表达那一刻的感情,才能尽现。

崔涂《春夕》诗,写春尽思家,情固真实,只是未能动人。也许是因为在文字上下了太多功夫,反而是冷漠了感情。表达感情的诗,文字只能为辅,情才为主。情到至深处,则面前景色,脑中情思,任随调遣,文字纷纷附来,天然浑成,不知所以,能够惊六合,泣鬼神。读他的这首诗,则不是那样,只能懂得他的情绪,而不克触动本身的心里,发生共识。除了尾联“自是不归归便得,五湖烟景有谁争”,一反前面愁思之调,浮现自嘲自遣之意,读来感受竭诚可喜。

“胡蝶梦中家万里,子规枝上月三更”,这一联被称作警语,广为传颂,历来为人赞赏。对仗工整,意象得当,必然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想出。然而也有一些人,认为这联太俗,或者事因为用巧太甚,意义又很显白,流于肤浅,没有余味。也只能赏其工整,此外再没有能够探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