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那一年,大唐诗坛上的那场“华山论剑”

2019-10-09 23:02暂无阅读:906评论:0

一手创造了「开元盛世」的唐玄宗

开元年间的大唐诗坛,大V辈出,一首诗动辄传唱世界,搁今天那就是分分钟阅读量10W+的贴子,个中尤为刺眼的有三位:王昌龄、高适、王之涣。那一年,这哥仨都还年青年头,人人友谊很铁,V度也相当,加之也没分派工作,不存在什么地位凹凸,天然谁也不服谁。

这一天,下了点雪,大寒天的,三位待业青年无所事事,商酌之下,决意一路跑去酒楼喝酒撸串看姑娘。酒喝到一半,正在吹水的三位却被打断了,本来一群梨园后辈来搞团建,跟三位商酌让个位置。文学青年天然好说话,三人于是换了个靠边的位置。

谢稚柳《旗亭赌唱图》(局部)

没多久,又来了四位颜值爆表的蜜斯姐。梨园后辈的团建,天然少不了才艺表演,并且究竟是专业人士,吹奏的都是其时的名曲,三位这下水也不吹了,索性做个吃瓜群众围观人家的表演。正围观着,王昌龄第一个坐不住了,提议说:「二位,我们平时谁也不服谁,不现在天就来分个高下,一会这几位蜜斯姐一定会献唱,爽性这么着,谁的诗被唱得最多就算谁最牛,怎么样?」高适、王之涣透露:「不怂!就是干!」

果真,没过多久,一位蜜斯姐就率先发声,就着节奏唱道: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旦送客楚山孤。

洛阳亲朋如相问,

一片冰心在玉壶。

唱的是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小王同窗沾着酒水在墙壁上画了一道,面带微笑:「欠好意思,先拔头筹啦。」小高和另一位小王透露不屑:「让你一首又若何!」

这时轮到第二位蜜斯姐献唱,只见她唱的是:

开箧泪沾臆,

见君前日书。

夜台何孤寂,

犹是子云居。

这是高适《哭单父梁九少府》的前四句,小高同窗同样在墙上画一道:「我也一首了!」

接下来第三位蜜斯姐进场,唱的是:

奉帚平旦金殿开,

强将团扇共盘桓。

玉颜不及寒鸦色,

犹带昭阳日影来。

这回照样王昌龄,唱的是《长信秋词》。王昌龄再画一道:「两首了哦。」

王之涣同窗自问名气不输此外二位,可是到今朝已经三人献唱了,本身照样零收入,脸上有点挂不住,加上喝了酒,有点上头,跟王、高二位说:「这几位蜜斯姐不成,只能唱你们这些下里巴人之曲,我的诗都是阳春白雪,不是她们敢唱的。」

王昌龄、高适无视之,并透露「呵呵你一脸。」

王之涣不睬,指着最后的蜜斯姐说:「这位姐姐最时兴,若是她唱的不是我的诗,我这辈子对二位甘拜下风!但万一唱的真是我的诗,二位就认我当个师父,怎么样?敢不敢赌?」那二位笑而不语。

第四位蜜斯姐梳着时下最风行的双鬟,一发声,果真技压伶,而所唱的是:

黄河远上白云间,

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

春风不度玉门关。

恰是王之涣风靡世界的《凉州词》。王之涣大乐,对那二位说:「你们两个卢瑟,看我说的没错吧!」三人相视大笑。

春风不度玉门关

蜜斯姐们被笑声打搅到,一脸懵逼,还认为本身的哪里行动失当,于是来问三位。等哥仨把启事一交卸,蜜斯姐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这是碰到大偶像了啊,秒变星星眼,纷纷透露:「这顿酒让我们来请好欠好?」三位一听,这哪能拒绝,于是欢饮终日,尽兴而归。这段故事记载于唐人薛用弱的《博异记》,能够算作是其时诗坛的一次华山论剑,千载之下,犹让人神往不已。后世明清的戏剧家多有将此事编成脚本者,个中以《旗亭记》为名的就有多种。伶人所唱的四首诗,除了高适的作品在今天知名度稍低,其余三首都能够说是千古绝唱,尤其是《长信秋词》和《凉州词》,被认为是唐人七绝的压卷之作(王士祯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