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零点读诗: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2019-10-13 00:05暂无阅读:1118评论:0

零点读诗: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出自清代诗人蒋士铨的《岁暮抵家》: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冬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晤面怜清癯,呼儿问吃力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岁暮抵家》是一首示意骨血亲情的诗作。诗中经由描述久别回家的游子与母亲相见时的情形,颂扬了母爱的深挚和伟大。

蒋士铨是清代戏曲家,文学家。本籍湖州长兴(今浙江长兴),出生于江西铅山。诗与袁枚、赵翼齐名,并称“江右三人人”。诗作对照平直,功力和影响不及袁、赵。有《忠雅堂集》传世。

蒋士铨出生时,家景清寒,但怙恃的知书识礼,却使他从小就受到精巧的家庭教育。蒋士铨四岁时,他的母亲便断竹篾为点画,攒簇成文,教之识字。稍稍长大后,即教以《四书》、《礼记》、《周易》、《毛诗》等经,使他可以背诵。母亲教子得法,且课督甚严,炎夏严寒,未尝少倦。成年后的蒋士铨,对于母亲是满含深情的。

乾隆九年(1744年)九月,婚后的蒋士铨就读于铅山永平北门张氏塾中。这年,状元身世的金德瑛督学江西,偶然读到蒋士铨诗卷后,深认为奇,拔补他为门生员。此后,蒋士铨便师从德瑛,“船窗署斋,一灯侍侧,凡修己待人之道,诗古文词所以及于古,孜孜诲迪,未尝少倦”,一年中他随金师游历了抚州、建昌、吉安、赣州、南安、瑞州等地,广结江西名流,学识大长,诗名渐著。

身随名师游世界,心却牵记家中的老母,所以,在外游学告一段掉队,蒋士铨于乾隆十一年(公元1746年)年关前夜赶抵家中,于是,便有了上述《岁墓抵家》一诗。该首诗描写的就是他与母团聚时惊喜中又含伤感的真实场景。

诗中着意示意的母子之情,并没有停留在纯真、抽象的叙写上,而是借助衣物、说话行为和心理运动等使之具体化、形象化。首联的“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写的是母亲对儿子的爱心永远没有尽头,只要儿子能安然归来便惊喜万分。

颔联的“冬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写的是母亲给本身做的棉衣针线密植,而本身的家信也才方才抵家,母与子的感情互动,经由一针一笔、一衣一信示意得极尽描摹。这也不由让人想起了《游子吟》中的那句“慈母手中线,临行密密缝”,两诗有异曲同工之妙。

颈联的“晤面怜清癯,呼儿问吃力辛”,写出了慈母对爱子的关切与牵记,而对变得瘦削的儿子,立即扣问起儿子在皮相的辛劳与艰难。这是每个母亲都邑做到的,

面临母亲关切的问询,作为儿子的蒋士铨,倒是言语闪烁,不敢将旅途的艰辛与处世的艰难合盘托出。所以,才了尾联那句“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因为没能在母亲跟尽孝已经够忸捏的了,此时怎么敢再向母亲诉说本身的艰难与委屈呢?除了忸捏之外,也担心直言远行的劳顿,会使母亲加倍心疼,是以“不敢叹风尘”,天然也蕴涵了“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的意味。

其实,每个游子都邑有同诗作者同样的感触,面临怙恃亲人,老是隐藏起安闲外漂流的艰辛,在怙恃眼前示意得像个幸福而又安闲的成功者,只把心里的吃力楚与实际的残暴深埋心底,省得怙恃徒增伤感与挂怀。诸位是否也有同感?面临母亲的问询,是否也有无言以对的时候?

(图片来自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