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安岳石窟的汉字之谜

2019-10-13 00:07暂无阅读:1355评论:0

四川省资阳市安岳石窟,2000年被文化部授予“中国石刻之乡“称号,安岳县是今朝我国已知的中国古代释教造像遗址最集中的县,已发现历代石窟造像218处,造像10万余尊,拥有各级别石窟造像珍爱单元单子100余处。这个中,有几个处所留有的汉字之谜,至今无人能解。

安岳石窟卧佛院

首先是安岳石窟的藏宝图——“天书春联”。

安岳合义乡纸厂村有一个洞叫佛洞寺,洞中在明代有石刻佛像,现已毁。洞门外双方有两副阴刻春联,一副为汉字:

不在外不在内不在中

不是仙不是佛不是物

另一副春联既不是汉字,也不是其他少数民族文字,本地人称其为“耗儿字”。

天书春联

本地有一个民间传说,在刻此春联之前,洞内两侧壁埋藏了两件宝物,刻了两副不克识别的春联,以示藏宝之处,后来个中一副已经被智者释读出汉字,是以宝物被取走(洞内右侧壁有人工开凿的陈迹),另一副至今未能识别,故照样原文,左侧的宝物也未被取走。

当然,这仅仅是传说。不外,看着这似画似字的春联,真是让人浮想联翩,却又不知所踪。

您能读懂这幅或是天书、或是藏宝图的春联吗?

其次,在有名的华严洞右侧约20米处,有一个小洞,洞内为南宋儒释道三教合龛造像,洞为方形平顶,顶正中阴刻一伟大圆圈,圈中阴线勾刻倒置的两小我字。本地老公民中

撒布“两小我字倒置颠,认倒算是活神仙”。

两小我字倒置颠

对此,《四川日报》副刊曾在“四川之谜”专栏中刊载以收罗破译者,从反馈看,有人认为是“化”,有人认为是“印”,有人主张是佛道合宗的印信或符号…

还有人连系洞窟情况看,两小我合起来是个“口”字,皮相的圆圈又是个口,是以,是“回”,轮回的回。

您认为呢?

第三就是卧佛院等地的汉字之谜。

在安岳卧佛院摩崖石刻经文洞内,所刻经文的文字中,至少能找到四个如今才简化的汉字,如无、义、万、个。

卧佛院石窟

毗卢洞内的千佛龛造像在捐资人的姓名中有简化的刘字。

这些简化的汉字为什么在唐、五代石窟中显现?且它们多次在整篇经文段落中显现,书写气势、字形巨细与其他文字完全一般,不存在任何补刻陈迹。

卧佛院唐人写经

岂非唐代人已经起头使用简化汉字,而且简化得如斯科学合理?

此外,在毗卢洞和大梵宇显现了几个异化汉字,这些汉字既不是武则天的改良字,也不是行书或草书字体,寄义究竟若何,至今仍无解,守候有缘人一探事实。

《普州揽胜》总结的异体汉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