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强盛一时的蒙古帝国如何被内部分裂?

2019-10-13 04:54暂无阅读:1612评论:0

这个难题相当致命。因为统治与被统治者之间的关系是,一个搭帐篷,一个盖衡宇;一个文字初创,一个文明已云蒸霞蔚。一个崇尚武力征服世界,一个固守儒家礼仪天职。而在政治经济体系上,整个蒙元帝国,几乎呈现出的是一个二元并立或许对立的世界。

有一个例子可用以解说。在成吉思汗的时代,有四个用帐篷群组成的后宫,叫四大斡儿朵。成吉思汗到哪个斡儿朵,就在哪办公,可谓移动的首都。1229年,窝阔台即位后,决意建筑一个“弗成移动的斡儿朵”,这就是蒙前人的第一个首都哈拉和林。哈拉和林里不光有宫殿,也有为贵爵贵族们盖的宅邸,然则蒙前人不去住,而是在城墙边搭起帐篷。住帐篷照样衡宇,看似一种生活体式,但实际上代表着的是固守本民族传统,照样接管新生活的两种立场。它如同一种象征和预示——住帐篷的帐篷党和住衡宇的衡宇党的冰炭不洽。也昭告着蒙前人由此往后的派系之争:便是对峙蒙古传统照样汉化。

这话似乎有点危言耸听,但实际景遇是,矛盾和盘据来得弗成思议的快,仅仅到成吉思汗的孙子这一代,辩说已然爆发——先是可汗蒙哥和皇弟忽必烈,尔后是忽必烈和他的弟弟阿里不哥。一母所生的同胞兄弟,最后竟然是以而拔刀相见。而这个时间从1227年成吉思汗作古算起,到蒙哥即位的1251年,仅仅24年。

兄弟不和看似与争夺皇位有关,而实则是在朝理念的分歧。凭据《元史》所记,蒙哥被宣传是成吉思汗传统的化身,一位独一不平不挠固守札撒——蒙古司法规范的人,主张“遵祖宗之法,不蹈袭他国所为”。而忽必烈呢,却被认为是个“汉人迷”。在他照样宗王时,招纳的幕僚就大多是汉人,好比海云僧人、刘秉忠、姚枢、赵璧。这一幕府的存在,似乎就是在促使蒙前人汉化。

忽必烈最初让蒙哥不爽的事是出征云南。姚枢建议,汉地以安抚第一,在儒家的治国理念里,安宁民心比什么都主要。是以要尽量的“不杀人”。尽量大理国拒绝屈膝,也不屠城。然则在以多杀工资荣的蒙前人看来,这种设法匪夷所思。

蒙哥即位后,他的三个弟弟如同他的三驾马车。忽必烈负责治理漠南汉地,旭烈兀负责征服西方,阿里不哥苦守哈拉和林。治理汉地,忽必烈用的是由汉人构成的官员部队,用的也是汉人的方式,他在河南、京兆(今陕西)和邢州(今河北)进行一系列改造,规划在这些区域从新竖立中国模式的当局,苏醒经济。

忽必烈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然而这却引起蒙哥的猜忌。他猜忌他的兄弟试图在其领地竖立一个自力的政权根蒂,并借此对汗位提议挑战。1257年,蒙哥突然对京兆动员了一次大规模查询,查询组查封了多量行政档案,罢免忽必烈录用的官员,又处死了一批属下。景遇似乎要危及到忽必烈了,这时姚枢出了一个主意:到哈拉和林去见蒙哥吧,重申对大汗的忠诚,并恳求原谅。于是蒙哥饶恕了忽必烈,兄弟息争。

渡过危机的忽必烈,三年后就迎来了本身的世界,他以本身多年在汉地经营的政治经济根蒂,如疾风扫落叶般的,破坏了与他争位的阿里不哥,然后大马金刀地实施新政。登天主位的忽必烈似乎能够摊开手脚了,但事实并不如斯。固然为了成为中国好皇帝,他已经做得够好了——几乎采纳了谋臣刘秉忠的所有建议,除了恢复科举。不恢复科举,是因为他并不想周全汉化,也不克够周全汉化,因为那样的话,他的各级行政机构就会被汉人淹没。

忽必烈也并不完全依靠汉人,他把财务交给色目人,把军事托付给蒙前人。在政治轨制的构架里,他还不得不平从于蒙前人的一个根基原则:帝国是所有成吉思汗子孙的配合财富,他们享有世袭的军政经济特权,这叫家产分封制。于是忽必烈奠基的蒙元帝国,是一个蒙汉夹杂物,这个夹杂物在他在朝的头20年壮大而不乱,但到他年迈时,就四处漏雨了,比及他离去,蒙汉之争,竟成为盘据和损坏这个国度的首要力量,亲蒙派与亲汉派轮替上台,每隔三五年,就要上演一出夺位大剧。

十三四世纪的蒙前人认统一个使命:蒙前人要征服、统治全世界。但遗憾的是,他们却没有能力统合全世界,于是,成吉思汗给子孙留下了一个伟大的遗产,却也是一个致命的遗产。它们培养了黄金家眷的壮大,却也给家眷内部埋下了嫌隙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