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春秋中后期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传统社会开始裂变?

2019-12-05 09:47暂无阅读:1134评论:0

风雷激荡天欲变---蕴育中的新生力量

公元前558年秋天,少年霸主晋悼公准备讨伐齐国,以惩罚齐国背弃同盟,却突然染上重病,不得不停止军事行动。同年冬天,一代霸主带着壮志未酬的遗憾,离开了人世。

在《复兴霸业晋悼公》系列中我们讲到,晋悼公胸怀统一中原,成为天下共主的志向,并为此制定了长远战略,调整了权力架构,发展国内经济,加强与同盟之间的外交关系。假如晋悼公没有中途离世,晋国很有可能在他手上完成统一中原的丰功伟绩。而晋悼公死后,继位的晋国君主,都缺乏晋悼公纵横捭阖的政治领导力,晋国虽然还是最强的诸侯国,但也无力将诸侯国们团结在晋国周围。而楚国经过多年与晋国的争夺,实力却日趋衰落,齐国与秦国虽是大国,更缺乏一呼百应的能量,至于其他中小诸侯国,更不可能实现称霸的企图。因此,晋悼公去世后的近半个世纪内,中原没有霸主出现,而是呈现出较为混乱的局面,似乎了失去了方向。华夏大地到底向何处走,大家都处于迷茫之中。

晋悼公

春秋中后期,华夏大地的政治局势出现了新的变化。随着周王室的进一步衰落及诸侯的崛起,权力的重心进一步下移。晋悼公称霸时代,周王室失去了政治上的话语权,加上晋悼公有意无意的切断周王室的财政来源,王室入不敷出,不得不经常向诸侯们乞讨,连基本的尊严都难以维持,基本上处于边缘化的状态。

在各诸侯国的内部,卿士大夫势力也日益膨胀。晋国公族势力一向微弱,国内权力长期掌握在以赵氏、韩氏、栾氏、荀氏、智氏、魏氏等卿士大夫家族手中,连晋悼公这样雄才伟略的有为君主,也只能在局部平抑卿士大夫的势力,稍稍恢复了公族的实力,却不能从根本上将卿士大夫家族势力根除;在齐国,随着田氏家族的兴起,田氏逐渐掌握了齐国的核心权力;在鲁国,“三桓”家庭势力一向强大,基本上把持了鲁国的政治权力;楚国令尹家族同样是政治上不可忽视的势力;郑国的卿士家族势力也很强大,子产曾在郑国长期执政。只有秦国,因为远离中原,国君可以独掌权力。这些卿士家族,除了掌握了政治权力之外,还可以像国君那样,分封家臣,形成国君之外的另一个权力圈。

子产

在政治权力重心不断下移的同时,从卿士大夫又不断分化出士子和平民阶层。根据周朝分封制,周天子分封诸侯,诸侯可以分封卿士大夫,卿士大夫可以分封后世子弟和家臣,如此层层分封,最终天子、诸侯、卿士大夫手中已经无地可分封,那些没有分封到土地的人,就成为士子和平民阶层,这些士子和平民,就成为诸侯、卿士之外的另一股政治势力。春秋著名的思想家老子和孔子,就属于士这一阶层。尤其是士阶层,普遍受过良好的教育,是后来“百家争鸣”的主导者,是推动后来社会进步的主要力量。

春秋中后期,经济领域也出现了新的变化,特别是生产工具改进,使生产效率得到了有效提升。

青铜

在原有的青铜器广泛使用的同时,铁制工具开始普遍使用。早在商代,就已经有了陨铁制作的兵器,但当时并没有人工炼铁。到了春秋战国时期,铁已经广泛应用于军事和农耕领域,制铁技术除了能够“铸造熟铁”,还可以冶炼生铁。虽然铁的应用还处于初期阶段,但作为一种新的生产力因素,铁的应用,为开发山林、开耕土地,发展水利交通,促进社会生产创造了条件。

农耕技术在春秋中后期也所进步,农业生产中开始使用了牛耕,我们甚至可以在人的姓名中看到牛耕,比如孔子弟子冉耕字伯牛,司马耕字子牛,晋国大力士姓牛字子耕等,说明在这一时期,牛耕已经为人们所熟悉,并作为先进的事物为人们所熟知。

劳动工具的改进,也促进了水利事业的发展。比如郑国大夫子驷曾做过兴修水利的努力,子产执政时,开挖灌溉沟渠,成效显著;楚国令尹孙叔敖主持修建了芍破,扩大稻田。

铁家具

铁制农具、牛耕的使用与推广及水利事业的发展,农业生产水平得到迅速提高,使农业产出除了维持正常的生活之外,还出现了剩余,于是商品交换出现了,并催生了专业的工商业者,并作为独立的阶层走上历史舞台。

生产力的进步、独立的工商业阶层的出现,加上春秋时期各国之间的兼并战争,使得田地私有制开始出现,原有的“井田制”日益不能适应新的变化,对于“井田制”的改革也逐渐成为各国执政者的所必须面临的问题。鲁国首先对“井田制”进行了改革,公元前594年,鲁国执政季孙氏颁布“初税亩”法令,对公田和私田一律按亩征税,公田和私田的差别被取消了。此后,楚国、郑国等国先后对井田制进行改革,维持了几百年的公有井田制开始崩溃。

总之,在春秋中后期,华夏大地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天地裂变,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开启,故本系列取名为《风雷激荡天欲变》。

【本文作者读史清源授权维权骑士士值品牌馆】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