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刘康公说了几个关于鲁国的预言,为什么都应验了?

2019-12-05 09:49暂无阅读:727评论:0

复兴霸业晋悼公---鲁国逸事(2)

东门襄仲(公子遂)杀死公子恶和公子视,立了公子俀为国君,是为鲁宣公,襄仲由于拥立有功,几乎垄断了鲁国的国政大权。但是襄仲的大逆不道,不仅鲁国百姓心中不满,“三桓“家族孟氏、叔孙氏和季氏,由于没有分享到权力,也非常不满。

当初东门襄仲拥立公子俀[tuǐ]为新国君,叔仲惠伯表示反对,让东门襄仲十分不满,加上之前惠伯调解襄仲与公孙敖的矛盾,襄仲觉得惠伯与自己不是一伙的,决定除掉惠伯。襄仲以国君的名义召惠伯入宫,叔仲惠伯的从员公冉务人劝阻他说:“大夫若进宫,必定有性命之忧。”叔仲惠伯回答说:“死在国君的命令下应该可以吧。”公冉务人说:“如果不是国君下的命令,这样死去难道值得吗?”惠伯不听劝告,进了宫,结果被襄仲杀死,尸体被埋在马粪里。公冉务人就带着惠伯的家人逃离了鲁国,后来,又恢复了叔仲氏。

“三桓”家族的季氏,采取了暂时隐忍的方式,对鲁宣公效忠,依附于东门氏。孟氏和叔孙氏就咽不下这口气,向东门氏发动挑衅,结果被击退,不得不向东门氏低头。东门氏家族襄仲气焰更加炽盛。

东门氏一族虽然把持了鲁国的朝政,但也不能将“三桓”消灭,给了三姓后来重新兴起的机会。尤其是季文子,在不知不觉中赢得了鲁国国民的支持。

古代史书上说,季文子行事小心谨慎,一向有贤名,用忠孝仁义来教育子女和影响身边的人。

公元前609年,莒国太子仆因为父亲废上立幼,就依靠莒国人的力量将莒纪公杀死,带着宝物前来投奔鲁国,并献给鲁宣公。鲁宣公很高兴,就赐给太子仆一座城邑,并说:“今天必须授给他。”但季文子却让司寇将太子仆逐出鲁国,并说:“今天必须完成此事。”鲁宣公十分不解,问其中的缘由。季文子让太史克代替回答说:“先大夫臧文仲教导行父(就是季文子)侍奉国君的礼仪,说:‘见到对他的国君有礼的,就事奉他,如同孝子奉养父母一样;见到对他的国君无礼的,就诛戮他,如同鹰鹯追逐鸟雀一样。’鲁国先君周公在《周礼》中说:‘礼仪用来观察德行,德行用来处置事情,事情用来衡量功劳,功劳用来取食于民。’又说:‘毁弃礼仪就是贼行,窝藏贼人就是赃行,偷窃财物就是盗行,偷盗宝器就是奸行。这些都是非常大的凶德。’如今太子仆所做的都是大凶德,如果收留他,将如何教育百姓们,难道鼓励百姓们欺君犯上吗?所以我要将太子仆驱逐出鲁国,请国君三思。”鲁宣公觉得季文子说得有理,也就不计较了。

鲁宣公八年,也就是公元前601年,东门襄仲(公子遂)去世,临死前将执政位置交给儿子公孙归父。公孙归父违反礼制,越矩为东门襄仲举行了两天的祭祀。

公孙归父虽然执政,却没有东门襄仲的魅力,所以遭到打压的“三恒”家族又渐渐崛起,尤其是季文子深得民心,对东门氏家族独掌朝政构成了威胁。

公元前599年,成周的刘康公出使鲁国,向鲁国大夫分送礼物,发现季文子、孟献子两家十分俭朴,而叔孙宣子、东门子家两家生活十分奢侈。

回到成周后,周定王询问鲁国大夫哪位贤德,刘康公回答说:“季氏、孟氏两家可以在鲁国长期保持地位,叔孙氏和东门氏可能会败亡。即使家族不败亡,本人必不免祸。”

周定王问:“这是什么原因呢?”

刘康公回答说:“为君的,应当宽厚、严整、公正、仁爱;为臣子的,应当忠敬、谨慎、谦恭、俭朴。遵守君道,可以团结臣民、施行教化、完成政务、维护基业;恪守臣道,可以承受君命、守护家业、执行公务、丰足财用。这样君臣上下一心,国家才能长治久安。现在季氏、孟氏俭朴,他们将财用丰足,家族就能得到荫护。叔孙、东门奢侈,又不会体恤贫困,贫困者得不到体恤,忧患必然会降临,这样必然会危及自身。作为人臣奢侈无度,国家将不堪负担,这是走向败亡的征兆。”

刘康公判断东门氏和叔孙氏必定败亡。

果不其然。鲁宣公十八年,也就是公元前591年,由于“三恒”家族势力扩张,让鲁宣公感觉到了威胁。鲁宣公与公孙归父商量,想借助晋国的力量削弱“三恒”家族势力。

公孙归父奉命出使晋国,还没来得及回鲁国,鲁宣公竟然死掉了。季文子趁机在国内发动了政变,想血洗东门氏,遭到了大夫臧宣叔的强烈反对,说:“当初杀嫡立庶的时候不治东门襄仲的罪,如今他的后人又有什么罪过?”于是季文子就将东门氏一族驱逐出了鲁国。公孙归父无处可去,只得逃到了齐国。季文子开始把持鲁国的朝政。

至于叔孙氏,公元前575年时,叔孙宣子与鲁成公的母亲穆姜私通,想要除掉季文子和孟献子而夺取他们的家产。结果阴谋败露,家族被驱逐出鲁国。

刘康公的预言不幸被言中。

经过几番折腾,鲁国的国政大权被“三恒”牢牢控制,国君成为可有可无的摆设。

【本文作者读史清源授权维权骑士士值品牌馆】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