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 > 正文

新春走军营丨西藏军区某旅机步一营夜间演练见闻

2020-01-16 18:34暂无阅读:716评论:0

雪山峡谷,生命禁区。

1月11日,记者驱车数百公里,来到海拔4300多米的西藏军区某旅机步一营驻训地,参加夜间战备拉动演练。

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走近雪山“夜老虎”

——西藏军区某旅机步一营夜间演练见闻

■解放军报记者 马三成 通讯员 雷卓立

雪山峡谷,生命禁区。

1月11日,记者驱车数百公里,来到海拔4300多米的西藏军区某旅机步一营驻训地,参加夜间战备拉动演练。

19时,营长李长伟吹响紧急集合哨,官兵迅速领取武器装备,登上突击车,向集结地域机动。一路上,车队先遇“敌”无人机侦察,又遭小股“敌”袭扰,官兵按计划进入临战训练。

现场督导的该旅副参谋长任广明告诉记者,此次夜训共组织4个课目,战幕才刚刚拉开。

20时30分,该营二连组织车载重机枪实弹射击。白雪覆盖山地,气温降到零下16摄氏度。

经批准,记者体验了实弹射击训练。指导记者训练的二连重机枪班班长李元野告诉记者,戴着手套很难将子弹压到位,还可能出现卡弹现象。记者闻言摘掉手套,手指很快就冻得有些不听使唤。

射击开始。目标距离380米,要求利用火控系统上的微光瞄准镜,在突击车内完成射击。只见李元野熟练地拉枪栓、瞄准……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记者发现,李元野粗糙的手上,布满老茧和伤疤。他告诉记者,实战化训练排除枪械故障一定要快,碰伤在所难免。

第二个课目是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远距离射击。每次射击,枪口喷出的气流将地上的雪粒吹起,把脸打得生疼。二连狙击班班长裴哲说,自己曾在射击比武中使用该型枪械,取得第二名的好成绩。

第三个课目是某型单兵火箭筒对固定目标射击。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呼啸,火箭弹在漆黑的夜空中划过一道明亮的火光,准确命中目标。

第四个课目是自动步枪多种姿势射击。记者按照一连重机枪班班长白艳斌讲解的操作技巧,顺利完成立姿、跪姿、卧姿夜间射击训练。每种姿势各打完30发子弹后,浑身已冻得冰凉。

训练结束,部队返回营地,已是凌晨1时30分。睡在生着炉火的帐篷里,凛冽的寒风将帐篷吹得呼呼作响,加上强烈的高原反应,记者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一早,营里总结复盘夜训情况。记者看到,一连七班大学生士兵崔子毅的双手又黑又粗糙。细细一数,这双手上竟有11处伤口。记者问他怎么伤的,他说:“大部分是夜训时受的伤。训练时流血流汗,上战场才能克敌制胜。”

好一群英勇无畏的雪山“夜老虎”!记者为他们骄傲,在心里给他们点赞。

(延伸阅读:锻造“夜老虎”,是我军练兵备战优良传统。更多信息请扫描中国军视网二维码,延伸观看第79集团军某旅夜间山地夺控演练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