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 > 正文

特朗普吹嘘神药,结果害死1名美国人!专家气坏了,发出严厉警告

2020-03-27 12:28暂无阅读:1593评论:0

26日,美国媒体炮轰特朗普总统吹嘘所谓的新型病毒“特效药”!因为特朗普总统数次推荐使用抗疟疾药物氯喹(Chloroquine)来治疗新型疾病,导致对此类药品的滥用和过量使用,在美国造成至少一人死亡、一人严重反应住院治疗。

美国执业医师表示,目前没有任何研究表明此类药品是否对新型病毒有效,群众切不可自行用药。特朗普力推的这一新型疾病“妙药”,已经导致至少一名美国人滥用死亡,以及三名尼日利亚人产生严重反应而住院治疗。结果,特朗普在本周一23日的记者会上再次大力推荐这种主要用于治疗疟疾的药物,称氯喹是治疗新型疾病有效药物。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说: “我很高兴地向你们报告,纽约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将对现有药物进行测试,这些药物可能证明对新型病毒有效。”美国多家媒体报道,此前亚利桑那州已经有一位男子自行服药而死亡,因为他听信特朗普推荐氯喹能够治疗新型病毒感染。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班纳”医院系统向媒体透露,死亡男子及其妻子现年都是六十多岁,双双服用了含有氯喹成分的水族药物,他的妻子服药后产生不良反应,需要重症监护。据“班纳”医院介绍,这夫妻俩是作为“预防措施”而服用该药的。然而他们服用的是水族药物,其实就是“一种在水族馆里常用的,用来清洁鱼缸的添加剂”。这种药物必须通过兽医才能买到,人类不能服用。

华盛顿州班布里奇岛的家庭全科医生圣西睿智对美国传媒表示,这是一场“本应能够避免的悲剧。”圣西睿智医生说: “我知道我们都很害怕,我们期待我们的领导人提供建议;然而没有任何公共卫生组织,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建议任何人在医院以外的地方治疗新型疾病。”特朗普上周六在记者会上曾称赞这种药物可能是“上帝的礼物”,对于新型病毒感染有效。在场的美国联邦政府高级顾问福西医生,当时曾经委婉地纠正过特朗普的说法。圣西睿智医生表示,“没有任何研究表明它是否对新型病毒有效。当然,许多研究正在进行之中,特别是在中国,现在还没有数据支持。此外,之前曾经对氯喹进行过治疗流感的试验表明,它对流感没有任何疗效。”此前,特朗普已经连续几次大力推荐和称赞氯喹,称该药对治疗新型疾病有效。他在上周四的记者会上说: “现在有一种叫做氯喹的药,有人也管它叫‘羟基氯喹’,是一种常年用来治疗疟疾的药物。它的好处是,这种药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所以我们知道,即使没有效果,也不会毒死人的。”特朗普还表示,现在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已经很快批准了这个药。其实,当时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并没有批准使用氯喹治疗新型疾病。特朗普讲过这番话之后,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不得不发表声明,澄清正在“调查”氯喹用于治疗新型病毒的可能性;然而尚未批准该药用于此目的。

美国宾州圣–卢克大学医院麻醉医师王海英对美国传媒表示,虽然氯喹可能对于治疗新型病毒有一定疗效,“然而群众个人使用这个药一定要小心,因为所有的药物都有毒性,而有人服用这个药反而副作用比较大。”圣西睿智医生也说: “任何药品都是风险与收益比率的平衡,目前你能看到的是:风险很大,而收益却根本不清楚。”王海英医生介绍表示,因为现在没有治疗新型病毒的特效药,所以纽约中城一家医院的医生出来说,他们收治了一百多例病人,用了氯喹(chloroquine),也就是诞生于1945年前后的抗疟疾药“奎宁”加上阿奇霉素(azithromycin)有效果,没有病患发展成重症或者死亡病例。

另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在西非国家尼日利亚的拉各斯市,有数人因为过量用药而入院治疗。尼日利亚卫生官员紧急警告人们,不要使用未经证实的药物治疗。这三名尼日利亚人服用的正是特朗普总统数次推荐的可能治疗新型病毒感染药物:氯喹。尼日利亚疾病控制中心(NCDC)上周五发社交媒体,指出世界卫生组织(WHO)“尚未批准将氯喹用于新型疾病的管理”。社交媒体补充说: “科学家们正在努力确认几种治疗这种疾病的药物的安全性。请不要从事自我治疗。这将造成伤害,并可能导致死亡。”宾州圣–卢克大学医院的王海英医生说: “从纽约中城这家医院的例子来看,氯喹这种药可能是有效的,然而这个样本并不够大。从另一角度讲,因为80%的感染者都是轻症,给患者用上这些药之后,恐怕把轻症患者也算成‘治愈’了。”王海鹰表示,纽约这家医院用氯喹加上阿奇霉素(azithromycin)治疗,而说氯喹对于治疗新型病毒感染有效,恐怕是一种“会令人产生困扰的说法”。 他表示,阿奇霉素作为一种抗生素,对于治疗许多因病毒感染合并成为细菌感染的重症,已经是被证明有疗效的。圣西睿智医生说: “我们还需要更多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数据;这可能需要数周时间,但很可能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他提醒群众不要跟风追捧氯喹,避免造成药物短缺,而影响其他真正需要这些药物的患者,比如类风湿病患者。“现在许多人无法拿到这种药物了,这是非常可悲的。 ”近日来,非洲和南亚国家成千上万的消费者争先恐后地储备氯喹和羟基氯喹等抗疟疾药物,许多发展中国家城市的药物储备被抢购一空;导致这些药物的价格飞涨。世界各地卫生官员都发出了对使用这些抗疟药物的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