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 > “战友们,加把劲儿啊,我们是谁?”“黄继光!”

“战友们,加把劲儿啊,我们是谁?”“黄继光!”

2020-10-19 08:51未知阅读:506评论:0

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空军某部“模范空降兵连”组织炮兵分队实弹战术演练考核。张朋倍摄

深秋,辽宁丹东鸭绿江断桥上游人如织。天空飘起细雨,鸭绿江断桥上,鲜红的国旗与五颜六色的雨伞交相辉映,一派祥和。

饱受战争创伤、只剩半个桥身的鸭绿江断桥,依旧傲然挺立。抚摸着钢梁上的累累弹痕,俯瞰桥下的滔滔江水,历史深处的回响犹在耳边:“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

新的历史时期,人民军队面临新的历史考验:承平日久,这支如今以“90后”“00后”为主体的队伍,能否一如志愿军先辈那样为和平舍生忘死?血性胆气是否还在血脉里汩汩流淌?

答案是肯定的。

在空降兵某部“模范空降兵连”,指导员吴健告诉记者:“几年前,连里要进行某种新伞型试跳,但兄弟单位发生了一起跳伞事故,训练是暂停还是继续,在这道选择题面前,连队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人选‘停’。”吴健说,大家当时只喊出一个字“跳”。试跳存在风险,但为了熟练掌握新装备性能,提升打仗本领,作为老班长黄继光的传人,宁愿冒这个险!3天后,一架架运输机从空中划过,洁白的伞花依次绽放,试跳任务圆满完成。

交流中,指导员吴健提起今夏带领官兵抗洪抢险的那一幕,至今热血澎湃。“战友们,加把劲儿啊,我们是谁?”“黄继光!”“是谁?”“黄继光!”看着迎风招展的旗帜,喊着最熟悉的英雄名字,战士们顿感血往头上涌,大家扛起沙袋,脚下生风……

距离连队千里之外,第74集团军某旅“志愿军战歌连”在深秋子夜,驾驭新装备远赴戈壁大漠展开实弹射击演练,这个任务是他们连长向上级要来的。

“我们是‘志愿军战歌连’,就该打头阵、打硬仗!”新式火箭炮列装不久,连长李勇主动请缨,代表全连把最艰巨的任务争了过来——探索新装备在特殊地域的新打法。

1950年,赴朝作战出发前,该连时任指导员麻扶摇连夜写下诗歌:“雄赳赳,气昂昂,横渡鸭绿江……”新华社记者陈伯坚建议将“横渡”改为“跨过”,并在《人民日报》发表。音乐家周巍峙看到后灵感如泉涌,为之谱曲仅用了半个小时,《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由此诞生。

战歌响彻练兵场,荣誉写在战旗上。沙土地发射阵地构设、沙砾地药温控制、大风天候影响……一道道难题在戈壁腹地被破解,新装备在特殊地域的新打法顺利通过实弹射击检验,为提升部队战斗力添砖加瓦。

“我们是胸腔里沸腾着报国热血的新一代中国军人,必将担负起历史使命,让‘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的铮铮誓言根植心田。”李勇坚定地说。

夜已深,第78集团军某旅合成二营装步四连仍有一个房间亮着灯,连长王琪正伏案整理战备方案。去年5月,时任该旅排长的他经过层层选拔,成为维和部队中的一员,戴上蓝盔的那一刻,神圣感和使命感油然而生:身赴远方,只为驻守和平。王琪深信一句话:“世界好,中国才能好;中国好,世界才更好。”

西非马里,一度被称为“上帝遗忘的角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维和任务区之一。王琪说,刚下飞机就意识到这里是战场,随时都可能面临生死考验。没想到这个生死考验很快就来了。

2019年7月22日,王琪奉命乘坐联合国航班到巴马科采购物资,起飞1个多小时后,距离机场候机厅不足100米的外军营地大门遭到恐怖分子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造成多人伤亡。落地后,王琪才知道,他与死神曾离得那么近。

王琪所在的连队与“白老虎连”“守如泰山连”同出自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36师407团第一营。70年前,革命先辈为了国际主义不畏牺牲,作为他们的后人,如今走上海外维和战场,继续践行捍卫和平的誓言。

“圆满完成维和任务,我和战友们在回国的飞机上俯瞰大地,机翼下祖国的大好河山在我们眼中就是军人打赢战争、守望和平的使命召唤。”王琪深切地说。

采访期间,记者从官兵身上感受最为深刻的,就是他们“除了胜利一无所求,为了胜利一无所惜”的执着和渴望,因为他们深知:和平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强大的国防和军队是止战的盾、和平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