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 > 正文

一场雪夜的死亡行军,给这个庞大帝国带来了一丝回光返照

2018-10-14网络整理阅读:191评论:

淮西藩镇,在德宗削藩中先附后叛的一支藩镇力量,因为他的反叛给了唐德宗最致命的打击,他们所处的地理位置也对唐朝的国家的命脉运河体系有着致命的威胁。德宗自淮西反叛后内外交困无法削除这个国家的心腹之患,到了德宗的孙子宪宗时,终于有了消灭淮西,这个国家心腹大患的时机。

魏博的归降

宪宗的时机就是让唐帝国头疼许久的魏博节度使的归附。

一场雪夜的死亡行军,给这个庞大帝国带来了一丝回光返照

魏博,是唐帝国最为头疼的割据势力,在数次削藩中它总是冲锋在前,是每次削藩的重点打击对象,它也是反抗帝国最为积极的藩镇势力,而它的突然归附与一直以来的反叛行为都与地理位置有着极大关系。

魏博占据的地域无险可守,位于中原,是成德,卢龙方向,唐朝的南方防线,,又与平卢一起是各个藩镇割据势力对抗唐政府的前线。所以在历次的削藩中魏博的立场一直很坚定,誓死抵抗政府,在魏博的牵线搭桥之下,唐德宗时代的削藩行动告以失败,并且在此后,魏博与淮西一南一北威胁着东都洛阳的安全,而威胁东都洛阳就是在威胁唐帝国生命线,大运河。

为什么魏博选择投降呢?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穷!

魏博在德宗时代的削藩行动中是主战场,在这里发生了一场又一场的拉锯战。其他藩镇来的军事力量也要依赖于魏博的供给,战争将魏博田家储备的财产消耗一空。到了战争后期魏博已经开始主动向朝廷请降,并且拒绝给予外地藩镇以后勤补给了。到了战争结束的时候田家的财政危机越来越扩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没钱?拿什么来安抚这些骄兵悍将,骄兵悍将一看到没钱就会反噬节度使,让节度使全家上天堂。田弘正就是被这些掉进钱眼中的骄兵悍将推上了节度使的位置,他要解决的只有一个问题,财政问题。田弘正清楚的直到这些大头兵的信念只有一个:谁有钱跟谁混!天底下最有钱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当时的大唐天子唐宪宗李纯。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