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 > 正文

“麦凯恩”号事件持续发酵 美舰队司令拒绝白宫指令?

2019-06-12 06:56暂无阅读:1108评论:0

6月11日报道 据境外媒体报道称,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近期证实,白宫曾要求在总统特朗普访日时代,让以已故联邦参议员麦凯恩定名的遣散舰脱离总统视线局限,并称已启动相关查询。

据台湾“中央社”2日报道称,白宫代理办公厅主任米克·马尔瓦尼在美国华盛顿透露,这项要求或者是由总统先遣队中的某小我提出,但没人会是以遭到解雇。

然而沙纳汉2日说,特朗普的幕僚曾与驻日美军第7舰队关联,下达“‘约翰·麦凯恩’号必需脱离视线局限的指令”。

报道称,沙纳汉在飞往亚洲行第3站首尔途中敷陈媒体:“最后并未执行那项指令。”

沙纳汉说,他得知这起事件后,便委任五角大楼参谋长向导相关查询。

沙纳汉的谈话人布奇诺透露,五角大楼5月31日已在一场白宫会议上提出抗议。

报道称,马尔瓦尼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访谈节目《与新闻界对话》中认可,或者是白宫先遣队中的或人提出这项要求,但这“并非无理的恳求”。他说:“有人会是以被卷铺盖吗?不会。”

另据率先流露相关内容的《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沙纳汉知道“麦凯恩”舰名激发的关切,且“赞成接纳办法,确保它不故障总统的参访”。

《华尔街日报》说,这些办法包罗用帆布盖住舰名。帆布虽在特朗普抵达前被移除,但一艘大型平底船被移至更接近“麦凯恩”号的位置,遮住其舰名。而在“麦凯恩”号上服役的水兵则因礼服上有舰名,而被阻止前去聆听特朗普的演说。

报道称,特朗普曾从很多方面指摘约翰·麦凯恩。就算麦凯恩已于2018年8月辞世,特朗普的反攻依旧不减。

美国水师6月初证实,它接到了白宫的要求,要求“最大限度地降低”这艘军舰的“能见度”,此举显然是为了避免激怒特朗普。

报道援引一位不肯公开姓名的水师高级官员的说法称,在特朗普到访前的一两天,第7舰队司令菲利普·索耶中将挫败了所有“让这艘船消散”的潜在贪图。

因为需要一位高级批示官的干涉,所以这件事或者会促使沙纳汉考虑制订正式指南,以免将来卷入更大纷争。

此外据美联社报道称,美国防部官员说,沙纳汉正在考虑制订方针,明确解说军方应若何合营高朋接见,以及若何处理白宫的直接要求。

白宫代理办公厅主任米克·马尔瓦尼2日在《与新闻界对话》节目中透露,他认为这或者是一名年青年头的当局工作人员所为,并且“并非毫无事理”。

今朝尚不清楚白宫内部是谁提出了这一要求,也不清楚是否有美水师批示官在索耶介入之前接纳办法予以遵守。

这艘伯克级遣散舰此前以已故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麦凯恩的父亲和祖父的名字定名,2018年从新定名,将这位参议员包罗在内。

资料图:“麦凯恩”号(DDG-56)遣散舰。

【延伸阅读】出师未捷身先残!美战舰被货轮怼大洞

6月17日凌晨2时许,附属于美国水师第7舰队“菲茨杰拉德”号遣散舰在返回驻地神奈川县横须贺港途中,在横须贺市西南56海里水域与菲律宾籍“水晶”号货船相撞。“菲茨杰拉德”号舰体严重受损且有7名舰上水兵遇难,尚有数名舰上官兵受伤。

“菲茨杰拉德“号遣散舰为阿利·伯克级遣散舰,是美国水师最进步的军舰之一,这艘装备了宙斯盾雷达的军舰配有最新式的兵器系统和电子设备。该舰排水量8315吨,编有舰员300余人。

事变发生时,该舰正在驶入东京湾的航道交汇处四周,舰上多数舰员都在睡觉。舰长布赖斯·本森在位于军舰右舷的批示官船舱里。图为停泊在横须贺港的“菲茨杰拉德“号遣散舰。

与此同时,鄙人田市四周海域,从名古屋港出发的约3万吨级的菲律宾籍“水晶”号集装箱货船其时正在向东驶向东京。事变发生前,“水晶”号货船在航道上倏忽进行大约180度的大转向,然后沿原路返回,几乎向正西向驶去。图为与美军遣散舰相撞的“水晶”号货船。

事变发生时约凌晨2点20分,“水晶”号集装箱货轮撞向“菲茨杰拉德 ”号遣散舰舷侧,撞击部位接近右舷中部。“水晶”号货轮给“菲茨杰拉德 ”号遣散舰撞出1个大洞,导致水线以下的2个舱室和1间机房损毁。图为被撞击今后的“菲茨杰拉德 ”号遣散舰。

事变造成“菲茨杰拉德”号遣散舰右舷舰体13米×7米扯破,舰载ANSPY-1D机房受损、右舷两组阵列均变形,右舷ANSLQ-32电子战装配被撞飞到水晶号的船面上,舰载电子设备损坏严重。图为被撞击的舰体部位的特写。

同时,事变造成右舷辅助轮机舱进水,导致1具发电机和1号配电盘失去工作能力,同时导致2个水兵舱进水,舰长室和战情室被损毁。图为事变发生前的“菲茨杰拉德”号遣散舰电子设备部门特写,能够与上图做对比。

据美水师第7舰队司令水师中将约瑟夫·奥库安称,撞击事变发生后,大量海水从事变造成的伟大的缺口涌入。在卧铺上睡眠的舰员被澎湃的海水惊醒。好多舰员认为舰艇收到了冲击,慌忙跑向各自的战位。图为事变发生后“菲茨杰拉德”号驶向横须贺港。

事变发生后,舰上的舰员敏捷睁开伤害管制工作,封住船舱并开展抽水功课。美水师第7舰队司令水师中将约瑟夫·奥库安称舰员们的豪举没有让涌入的海水显现灾难性的漫灌,不然就会造成军舰下沉或沉没。图为事变发生后“菲茨杰拉德”号的舰员睁开伤害管制工作。

事变造成舰上7名水兵遇难,包罗舰长在内的数人受伤。日本海上保安厅与海上自卫队的直升机载运包罗舰长在内的3名受伤官兵转送横须贺岸上的水师病院治疗。图为日本海上保安厅的直升机救援受伤舰员。

此外,还导致“菲茨杰拉德”号舰体向左舰体倾斜4度。图为舰体倾斜的“菲茨杰拉德”号遣散舰将就驶回横须贺港。

同时,与美国军舰相撞的“水晶”号货船的船体体稍微受损,船上的船员无伤亡。图为撞击事变发生后“水晶”号货轮受损的船体部位。

“菲兹杰拉德”号遣散舰6月17日上午6时摆布恢复有限航行能力,以3节航速驶回横须贺港。日本海上保安厅的2艘巡视船和美国水师“杜威”号遣散舰也前来来协助损管。该舰在6月17日下昼4时50分摆布抵达母港横须贺。

截止今朝,导致此次撞击事变的原因尚不清楚。美国水师已经着手查询该事件,日本方面也公布将介入事件的查询。此外,据美水师高级将领称,今朝针对该事件的海上搜救动作已经住手,而“菲茨杰拉德”号遣散舰在补缀完毕后将持续服役,补缀工作耗时估计“不会跨越1年”。

图为事变发生前美水师遣散舰与菲律宾货船的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