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 > 正文

跳出登记统计的“本本围城”,从女兵连被“举报”说起

2019-08-22 10:46暂无阅读:1581评论:0

一个新组建的女兵连,成立首月就获得南部战区陆军某旅的周全扶植举止红旗。两天后,一封发往旅纪委的匿名举报信列举出10多项问题,条条直指女兵连的挂号统计。恰逢机关开展为下层减负“回头看”运动,此次“举报”,正好打开一个冲破口,矛头直指各类“本本”。请存眷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女兵连被“举报”后……

■解放军报记者 陈典宏 通信员 何楚洋

厉害了!一个新组建的女兵连,成立首月就获得南部战区陆军某旅的周全扶植举止红旗。

这份声誉,并没有让连长邓爱玲和指导员王金萍高兴多久。两天后,一封发往旅纪委的匿名举报信,让女兵连芒刺在背。

举报信列举出10多项问题,“练习挂号不全、教育笔记不齐……”条条直指女兵连的挂号统计。“这个举止红旗拿得让人不服!”

一石激起千层浪。谈起女兵连,人人的话题倏忽变了味。飞短流长中,邓连长和王指导员来不及委屈,决心为连队正名“维权”。

时针拨回到本年3月底。历时百天,该旅首支建制女子斗争连成立,她们一表态就分外惹人饮茶注目。

连队大部门女兵都从话务员转型而来,连队的两位主官也不破例。两位新主官带着满满的真心,来到一个老牌进步连队“取经”。

“连队三大宝,笔记、挂号和统计。”一位进步连队的文书,在邓连长和王指导员眼前如数家珍。

这个进步连队的各类挂号统计给这两位主官留下深刻印象的同时,也让她们发生了迷惑——“本本”多、记得好,就等于连队抓建得好吗?

“咱们连照样按划定来。‘七本五簿三表一册’,一本不少,一本也不克多!”初生牛犊不怕虎,两位主官一拍即合。

说起来轻易做起来难。在旅里,量化评选轨制是所有连队比拼的擂台,已对峙了8年,每月一次的量化评选排名,是连队岁尾评优评先的主要依据。

问题说来就来。第一周,日练习情形无挂号、教育教案无记录……连续不断的扣分,给女兵连泼了一瓢冷水。

“的确漏了的就补全,但划定以外的簿子一个不克添!”两位主官铁了心,要用抓建实绩来说话。白日,邓连长拉着作训参谋进行现场指导;晚上,王指导员拿着自编的教育教案到机关叨教……

一个月曩昔,评选期近,机关在梳理月总评成就时发现,女兵连各项工作反而扣分起码,成为周全扶植举止红旗的最大赢家。

女兵连凭啥拿举止红旗?有人偷偷视察过女兵连,发现她们最凸起的特点就是“忠实”:人人按划定来,事事按礼貌办。

对女兵连挂号统计不全的质疑,邓连长没有正面回应,而是连发三问:挂号统计正规,就等于单元单子扶植和治理正规吗?挂号统计落实,就能施展下层执行力吗?机关翻簿子,能取代一线工作指导吗?

谁往返答这个问题?

恰逢机关开展为下层减负“回头看”运动,此次“举报”,正好打开一个冲破口,矛头直指各类“本本”。

旅向导一锤定音:减负,首先从减“本本”下手,不克让机关拖了军队成长的后腿。

被“举报”的女兵连成了样板。机关以女兵连为试点,增强下层各类挂号统计的规范化落实,把“编外”的“本本”彻底清理了一次,把拆分的“本本”归并,把不相符划定的挂号统计废止,叫停为迎检突击“补本”等行为,竖立以工作实绩为尺度的评价系统……

一月一次的量化评选又起头了,女兵连再次夺得周全扶植举止红旗。这一次,人人心服口服。

南部战区陆军某旅女兵连列入跨区练习。夏 航摄

跳出挂号统计的“本本围城”

■解放军报记者 陈典宏 通信员 何楚洋

“没有什么是一个簿子不克解决的。”现在,“小吴用”的理论没用了

岁首的军器员集训,让即将成为女兵连文书兼军器员的黄小倩心惊肉跳。

在一群资深文书眼前,黄小倩像个“菜鸟”。

装备理论、枪械维护调养常识、平常治理轨制……教室上能学来的常识,黄小倩打起十二分精神;可课下浩瀚老文书口中的那套理论,倒是她学不来的。

“你认为当文书,就是报个表、发个物资、管管装备这么简洁?老天给你指了一条路,你才发现,这条路四处都是岔路口。”对黄小倩说这句话的,恰是人称“智多星”的某连文书“小吴用”。

在“小吴用”的理论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有什么是一个簿子不克解决的”。迎检,他最先知道,预备最早完成,簿子记得最全,数量备得最多。

“要想搜检没偏差,各类‘本本’得备齐。小查小补,大查大补,不查也要提前补。”同样的话,“小吴用”也对女兵连连长邓爱玲说过。不经意间,他那熊猫眼成为穷年累月加班“补本”的印记。

对此,黄小倩透露“不睬解”——对照条令条例,在文书兼军器员的职责中,并没有发现“小吴用”说的这套所谓理论。

但弗成否认的是,在很多下层官兵的眼里,“本本”切实是一种更为复杂的存在:政治教育笔记很全,解说官兵思惟很红;查铺查哨没有漏掉,解说干部卖力负责;成就报表都还不错,解说练习错误格率掌握在较低水平;问题整改记录都还好,略有瑕疵也不算什么大是大非。

“在这种思惟诱导和误导下,‘本本’只会越来越多。”邓连长说。

“行使挂号统计施展工作是一种需要形式,但用过甚就是形式主义。”在机关开展为下层减负“回头看”运动中,该旅副政委李洪波一语破的地指出,“‘本本’弗成怕,恐怖的是以准确面貌显现的‘本本主义’”。

“‘本本主义’真的会让人上瘾,稀奇是尝到‘利益’后。思惟上的‘本本主义’比实际中的‘本本’风险更甚。只有让人人吃到‘本本主义’的吃力头,才能尝到思惟解放的利益。”旅党委确立了如许的指导思惟。

当女兵连首次获得举止红旗被“举报”时,“小吴用”的那套理论在下层还有些许市场。一个月事后,又一场量化评选大会,给那些痴迷于此的连队下了一剂猛药。

会上,旅向导的话语给不少干部留下深刻印象:工作是扎扎实实干出来的,不是靠簿子显露出来的,更不是靠查簿子查出来的。新成立的女兵连就是一个废除形式主义的样板。

女兵连一举成名!回到连队工作近两个月的黄小倩,反而没有在集训队那么重要了,她知道,“小吴用”的理论是无用的。而那些曩昔靠“本本”多、记录整洁经常拿红旗的连队,也栽了跟头,知道了痛。

一场吐槽形成一个共识:不以“本本”论英雄,不看“本本”看实绩

机关的王干事和下层的吴指导员是军校同窗。曩昔,他俩是上下铺;如今,因为工作原因两人经常短兵相接。

一次,王干事没打号召就去了吴指导员连队搜检。谁知,这一查拉开了两人矛盾升级的序幕。

一年前,王干事还在连队任指导员,吴指导员倒是机关的干事。

同窗归同窗,工作归工作。那天正值月底,刚到机关的小吴下军队搜检下层教育开展情形,而刚任指导员的小王地点连队立时面临量化评选排名。为了在评选中不丢分,小王把簿子摆了一桌子,还特意把政治教育挂号本放在了惹眼位置。

然而,笔记全了,教案有了,没想到照样出了忽略。本来,小吴搜检其他连队时,发现每个连都有一本补课挂号本,缺勤人员记得清清楚楚。而到了小王的连队,却没有这个本的踪影。小吴一句“你们的补课挂号本呢”,问得老同窗哑口无言。

友情的划子说翻就翻。从那今后,两人在“补本”和“查本”的路上渐行渐远。没想到,现在两人脚色交换,又走上了曩昔的老路。

矛盾在一次机关周全搜检时周全爆发。本认为迎检工作万事俱备的吴指导员没想到,王干事的搜检尺度达到了新高度。“记录人随意更改,记录内容过于简洁,记录花样不敷规范……”吴指导员被查得哑口无言。

“下层埋怨机关规范太多,只搜检传递,不指导帮带;机关埋怨下层不懂、不会、不问,簿子不规范。”王干事坦言。

听故事的人成了故事中的人。很快,王干事和吴指导员的“那些事儿”,被添枝接叶传得沸沸扬扬。故事中,一个不知道怎么搜检军队的机关干部,赶上了一个不知道怎么迎检的下层指导员,两人互相杠上了。

没想到,两人的故事成了下层和机关的舆论热点,人人都想说两句——

有的机关干手下下层搜检,把有记录当工作落实,把记录得好当成工作落实得好;

周全抓建不是经由挂号统计来施展执行力,不是想记什么就记什么,想怎么记就怎么记;

靠工资增加挂号统计来施展各项工作有规划、有思路、有统筹、有条理,是大错特错……

一时间,机关和下层“吐槽”络续。

“就下层而言,为施展工作而留痕,只能千方百计在各类挂号统计上做文章,长此以往,便成了惯性;就机关来看,缺乏指导下层抓建的‘领略人’,到了连队看簿子、查记录最直观也最省事,究竟却搞得下层很慌乱。”

“吐槽大会”上了旅党委会。“没有礼貌,不成方圆。要搞清楚究竟哪些内容要记,由谁记,记什么,怎么记,必需规范起来。不然,不管连队换谁当主官,都或者出同样的问题。”挂号统计的“尺度化”问题和下层减负慎密相关。

“要不是机关搜检,谁甘愿记除了‘七本五簿三表一册’划定以外的‘本本’?”最终,以吴指导员为代表的下层声音,被党委采纳,成为《为下层减负实施方案》的具体办法。

清理“编外本”,固化“编内本”,严厉规范挂号统计填写内容;首倡简明记本,明确记录人员分工,避免事后补记……《为下层减负实施方案》给出明确要求。

“能列表的不消文字,能德律的不发文。”该旅凭据当前练习义务实际,大幅压缩文电,归并搜检项目,降低搜检频次,并将搜检重点放在下层战备练习实绩上。

该旅一向陆续的量化评选轨制还在对峙,但个中的挂号统计搜检仅限于划定的16个“本本”,分值也大幅削减。给“本本”正确定位,最大限度削减了“情面分”。

不以“本本”论英雄,不看“本本”看实绩,突击搜检少了,上门办事勤了……《为下层减负实施方案》落到了实实在在的动作上。

“重点不是查出问题,而是查到问题之后若何解决。”机关搜检下层的气势也随之而变。

一天,王干事和吴指导员又晤面了。此次,王干事没有想尽法子盘问题,而是积极认识连队情形;吴指导员也不再千方百计展示成就,而是自动反映问题,期盼机关多多指导帮带。两位老同窗的手,终于又握到了一路。

不写“一切正常”写什么,不看各类“本本”看什么

“一切正常”也许是文书小李写过最多的4个字了。

小到各类物资器材,大到连队兵器装备,在各类挂号统计本上,小李都写过“一切正常”这4个字。但也正因为这4个字,让他差点受了处分。

那天,正值连队火器室平常维护。因为有其他“要事”在身,习惯了“一切正常”的小李,没有细心搜检维护情形,便直接签了字。

“全旅各营连火器室都装了摄像头,是不是真的落实了,看得一览无余。”正在值班的装备治理科助理员侯伟发现,小李地点连队的火器室并没有真正搜检到位。

小李地点连队并非个例。那次,侯伟一口气搜检了所有连队,发现3个连队有此情形。旅机关进一步搜检挂号发现,“搜检定见”这一栏,大多填得是“一切正常”。

“若是真的‘一切正常’,那倒没有什么问题。若是连这些划定内的簿子都掺了水,那些自己不相符划定的簿子上填的内容,就更不靠谱了。”一位干部透露。

“一切正常”的风浪还未过,一场关于下层抓建的评价尺度大商议便在全旅睁开。

不查簿子看什么?轨制落实若何施展?下层情形若何掌控……这些问题,是机关干部在商议中遍及感应困扰的症结。

“以往,搜检教育结果时人人老是盯着簿子不撒手,连错别字都是搜检的内容。如今,随机提问一名兵士对教育内容的懂得更能施展出教育结果是否真正入脑入心。”旅宣传科科长向卓鹏颇有见识。他举例说,搜检下层教育落实情形,能够少查些《政治教育笔记本》,多一些“排闼听课”“抽选授课”。

而在下层若何抓工作落实上,女兵连指导员王金萍给出了如许的回覆:“把连队扶植真正抓实抓好,那些纸面上的记录就不会发虚。”

在这场大商议中,下层进行了反思:挂号统计,本是下层扶植的好副手,必需杜绝“光写不干”“光记不做”的现象。

机关也深刻反思:再也不克以“本本”论英雄、以“留痕”比凹凸,必需远离“听报告、翻簿子”的老套路。

旅党委认为,下层要以事不外夜的姿态,对表斗争力尺度抓好各项工作轨制化落实;机关更要扑下身子,扎实认识连队成长扶植情形,身体力行看看官兵精神状况。

“工作怎么样,斗争力是独一的基本的尺度。确立了这个尺度,‘本本主义’天然也就没有了市场。”旅党委要求机关干部多接纳随机扣问、现地抽查、查询问卷、深入调研等方式,把握下层实情。对搜检出来的问题,下层主官不承认、不签字,就不克上报传递,至于连队“簿子作秀”行为,则发现一路,从严从快处理一路。

尺度立起来,新风劈面来。当前,一轮练习预备情形搜检即将起头。机关凭据练习义务实际,将搜检重点放在下层单元单子的战备练习实绩上,组织机关干部到下层单元单子蹲点,与官兵一路练习、生活,手把手帮带,自动解难帮困。

以“本”为本实为本末倒置

■董彬新

下层单元单子进行各类挂号统计,本是一项有利于下层扶植的好轨制。然而,不知从何时起,各类本本饱受诟病,沉溺为形式主义泛滥的重灾区。

南部战区陆军某旅“破思惟、抓规范、立尺度”解决挂号统计问题的做法,索求出一条废除形式主义、为下层减负的方式路子。

形式主义作为“四风”恶疾之首,其顽固性频频性,源于形式主义自己的变异性和隐蔽性。

实际中,一些人嘴上喊着“否决形式主义”,手上却抱住形式主义不放,说究竟照样因为它省事易行、立竿见影。上级在搜检中不明真意,下级在迎检中乐此不疲,这种“识破不说破”的状况,成为形式主义滋长的温床。

“这法子那法子,按纲抓建就是好法子”。找准条令条例和《戎行下层扶植纲要》这个坐标和依据,才能防止“脱纲离谱”搞应景和“为新而新”造亮点。

不立尺度,何以量力而行?纠治形式主义之风,更要鼎力弘扬务实精神。有什么样的评价尺度,就有什么样的工作作风。有什么样的工作作风,就有什么样的工作成绩。评价尺度不科学,必然滋长扭曲的政绩观,热衷用外观的“假积极”来证实本身“在状况”。

否决形式主义,就要把实绩实效作为评价军队扶植的主要尺度,和斗争力尺度对标对表;不光看做了几多工作,更要看这些工作发生了几多实际结果。

打好为下层减负这场攻坚战,最基本的是要知道什么是“本”。

挂号统计的“本”不是本,下层扶植才是本,提高斗争力才是本。过度依靠于挂号统计的“本”,就是本末倒置。

只有从思惟上、规范上、尺度上否决形式主义、纠治形式主义、杜绝形式主义,一个节点一个节点纠治,一个问题一个问题解决,一层一层压实,才能“减”出下层的新景象新活力,让官兵从无谓事务中解脱出来,用心备战接触,切实提高打赢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