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 > 正文

采撷边关最美风景|迷彩风筝,快乐士兵

2019-11-11 08:28暂无阅读:1481评论:0

又是一年野外驻训。金秋,新疆军区某团把宿营区选在了天山腹地一片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上。

戈壁滩一望无际,风沙每日必达……面对恶劣而无依托的陌生环境,驻训生活本可以平铺直叙地过下去,可是闲不住的八连团支部,却想方设法让日子变得有滋有味。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迷彩风筝,快乐士兵

■本期观察 史建民

又是一年野外驻训。金秋,新疆军区某团把宿营区选在了天山腹地一片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上。

戈壁滩一望无际,风沙每日必达……面对恶劣而无依托的陌生环境,驻训生活本可以平铺直叙地过下去,可是闲不住的八连团支部,却想方设法让日子变得有滋有味。

团支部书记、排长王海山早就受够了戈壁滩上永不消停的风沙,团员大会上,他提议:“风大,就借风搞个风筝比赛吧。”大家都叫好:别提这建议有多接地气了,更何况连队一直有做风筝、放风筝的传统。

王海山的“临时动议”,瞬间让战士们眼睛一亮。“搞个啥主题呢?这次也该有个具体的目标方向啊。”排长帕尔哈提认为,既然要组织,还是得体现军事文化特色。

精武、奉献、创新……讨论环节,大家七嘴八舌、群策群力,与其说找主题,更像是本次放风筝活动的集体“思想动员”。

“野外条件有限,找根合适的风筝线都不容易。”潍坊被称作“风筝之都”,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潍坊人,我心里清楚,在这资源匮乏的戈壁滩上,做个像样的风筝,的确不是件容易事儿。

“以开心为目标!”最终大家化繁为简,形成决议。很快,“风筝创作”就作为一则野外驻训文化活动,在全连如火如荼展开。

为了不破坏内务,大家统一将“创作室”定在了工具间帐篷,一捆扫帚枝、几张迷彩靶纸,就是制做风筝的“原材料”。熄灯后、休息日,连队一派“不用扬鞭自奋蹄”的浓厚创作氛围。

炊事班只有6名战士,本来后勤保障任务已经够重,但炊事班长库乐什,执意要带炊事班一起参加。库乐什的理由很简单:年初休假期间,他带小女儿在新疆木垒老家放风筝,结果用尽浑身解数,没让风筝放飞起来,“这一次再不能放弃学习这项技能的机会了”。

因为在家做过风筝,炊事班列兵李鹏主动请战制做班里的风筝,同班战友们也支持,大家一致认为,“玩也要玩得专业,飞得怎样先甭管,风筝样式不能输给战斗班排”。

“以前见过老鹰风筝,结构有点复杂,不敢保证能解锁这项技术,毛毛虫风筝就更难做了。”经过反复思考,李鹏最终做出决定——做一个蝴蝶风筝。

估计是“手生”,也可能是画笔用着不顺手,李鹏那说好的蝴蝶画得更像“七星瓢虫”,把战友们都笑翻了。李鹏剑眉一挑,一派镇定自若,美其名曰:印象派风格。

说归说、笑归笑,丝毫影响不到李鹏的创作热情。剪图案、摆支架、涂颜料……收工时,背面点缀的那几颗金灿灿五角星,一下把风筝的格调提升好几个档次。

二班列兵张源与李鹏的情况还不一样,他做风筝全凭热爱,没啥经验。

那段时间,为把风筝做好,小张专门用手机查了几个风筝制作教程,认真梳理了制做思路。

“风筝太小,不足以彰显戍边豪情。”经过扎实细致准备,张源最终决定,在风筝个头上求突破,但真到了实践环节,他又“凌乱”了,仅是确定“风筝中心点”就耗费两个晚上休息时间。

“难道是情况不明决心大?”看着张源犯愁的样子,二班长参却加坐不住了,他赶紧请“风筝制做骨干”——七班副班长王长俊前来支援。“制做风筝,最关键的是调整风筝重量和骨架角度。”在“老司机”的助力下,二班才最终没有误了风筝赛。

蝴蝶、雄鹰、燕子……虽然风筝的制做水准差距很大,最终的立意也各有不同,但风筝们都氤氲着浓浓的“快乐因子”,喜感十足。

风筝赛当天,全连上下都很重视,谁知一大早,天公不作美,原本风和日丽的戈壁滩突然风力飙升。

突如其来的天气变化,让担心自己风筝“没颜值有气质”“不求飞得高只求飞得起”的战士们更揪心了。在上等兵马刚看来,梦想五彩斑斓,风筝样式各异,两者却有相似之处——放飞风筝,就是放飞梦想。

“风不给力,谁能放飞,就靠运气了。”马刚心中暗喜,伴随着排长一声“放飞”的号令,没等大家定睛细看,他已经一溜烟跑开了。

大家手中,一面面迷彩气息十足的风筝,在半空上下翻飞,旋转跳跃不停歇;追风筝的战士一边拉线、一边控风,急得手忙脚乱。

“大家奔跑的瞬间,让我想起在老家和家人放风筝的场景,今天的比赛无所谓输赢,我们比的是开心!”比赛讲评环节,王海山有感而发。一阵欢呼雀跃声响起,快乐瞬间溢满高原戈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