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正文

世界高铁海拔最高车站一个人的春节

2020-01-25 03:32暂无阅读:1040评论:0

农历腊月二十八,杨存才正在家里忙里忙外,准备迎接2020年春节的到来,而他的姑娘杨鑫钰正在厨房里准备着晚饭,虽然离春节还有2天,但他们只能提前吃团圆饭,因为杨存才吃完饭就要奔赴军马场车站上班,一直到大年初四才能回家。

18点,提前的团圆饭终于被端上了餐桌,刚放假归来的杨鑫钰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炖的排骨夹给爸爸杨存才和妈妈张雪莲,让他们尝尝她的手艺。19点,吃完团圆饭的杨存才急急忙忙的收拾了碗筷,而女儿杨鑫钰便跑到卧室为他收拾行李。20点,到了杨存才出发的时候了,杨鑫钰把收拾好的行李给了爸爸,望着爸爸的背影渐渐远去。

杨存才所在的军马场车站是兰新高铁上的制高点,一名站长,一名值班,一名候班,是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公司武威南车务段管辖的一个三等越行站,这里人迹罕至、风雪肆虐、高原反应强烈。这里平均海拔3600米,年平均气温只有零下四、五摄氏度,空气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80%。有时一天就要经历四季,时而阳光直射,时而阴云密布,时而雨雪交加,时而大风呼啸。

在这里长年流行着这么一句话,“这里一年只有两个季节,一个是冬季,一个是大约在冬季。”。虽然兰新高铁的“高”点是3608米,但最高的车站却是军马场。1987年7月11日,20岁的杨存才从部队退伍,成为武威南车务段的一名铁路职工,刚退伍的杨存才身为一名党员主动请缨,要求去艰苦的铁路线,这一去就是20多年,用一生的青春年华守护在隔壁小站上。直到2014年年底兰新高铁开通,他才来到军马场车站,为守护高铁列车安全正点通过祁连山隧道群贡献自己的力量。

今天是大年二十九,明天就是年三十了,55岁的杨存才口中自言自语的说着,早早起床他正穿行在早市如流的人群中,对着清单采购年货,青椒、芹菜、蘑菇、蒜薹、牛肉、豆腐皮、豆腐干、花生、瓜子、糖……满满当当一大包,都是给军马场车站准备的。提着年货,杨存才挤上了公交车。

1个多小时后,终于到达了张掖西火车站,杨存才这才下车,准备乘坐动车前往军马场车站,50分钟后,动车停靠在军马场车站。每次上班,杨存才都要先从武威乘坐火车到张掖站休息一晚,第二天早上购买完蔬菜乘坐公交到张掖西站,在乘坐高铁才能抵达工作地点,这样一个来回20多个小时就又过去了,在这5年里,他就是这样,一直坚持到现在,他说,以前那么困难的时候都熬过来了,现在爱人已经退休,孩子也大学毕业了,在坚持5年,我也就退休了。

而据她的女儿杨鑫钰回忆,他陪家人完整过年的次数仅有两三次,而她的的母亲又是一名医务工作者,她一个人在家过年的次数便更多了一些。杨存才下车后,急忙忙的感到宿舍,准备贴春联,在车站迎接春节的到来。

14点,杨存才贴完春联后赶赴行车室,“春运期间更需严把安全关。”杨存才盯着屏幕向即将下班的车站值班员曾安乐说。

据了解,杨存才经常是连续上七天班,才能回家休息。军马场车站数百里铁路与蓝天、白云、雪山、牛羊融为一体,兰新高铁虽然打破了这里的宁静,特别是军马场一线景观依旧,孤零零地坐落在兰新高铁线上。

在这个车站,站长古荣欣负责站上的全面工作,从运输安全到设备检查,从日常工作到做饭刷锅,他啥都要干,也啥都能干。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站上,每月只有8天时间才能回家与家人团聚。

作为应急值守员的杨存才,他每天除配合站长做好车站各项工作外,主要负责非正常情况接发列车和日常施工维修作业组织,以确保兰新高铁能安全正点通过军马场车站和祁连山隧道群。

大年三十,下午16点,军马场车站摆上一桌简单的年夜饭,杨存才激动了拿起了手机和家人进行了视频,向她们展示着车站的年夜饭,送去了春节的祝福,询问她们晚上怎么过节。

而在电话的另一头,母子两只能对着全家福期待杨存才早日回家过年。杨鑫钰说:爸爸您安心上班,家里面我都弄好了,妈妈也有我照顾,我跟妈妈在家里等你回来。

杨存才和站长古荣欣才简单吃过饭,就跟往常一样来到工作岗位上。杨存才只是铁路职工的一个缩影,在千里铁道线上,还有千千万万像他一样的铁路职工,在为列车安全正点运行坚守在隔壁小站,他们“舍小家为大家”,为更多旅客能回家过年奉献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