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战疫日记|在重症病区,她们是“全能护士”

战疫日记|在重症病区,她们是“全能护士”

2020-02-14 15:43暂无阅读:761评论:0

没有家属及护工帮忙,在援汉重症病房里,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口腔科黄晓静护师,除了以超常耐力完成患者的临床护理工作,还要给患者喂水喂药、翻身、协助大小便、接开水、换床单等等,为患者提供护理服务。

她在日记中写道,自己已经变成一名“全能护士”。

(黄晓静 2月13日日记)

2月7日,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第二批医疗队131名同事奔赴武汉,驰援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这是我院历史上派出人数最多的一支医疗队。作为我院口腔科护理团队的一员,我和我科护士刘金娟也第一时间响应征召令,积极报名,最终光荣随队出征!

出征前,受到科室领导和同事们的无限支持和鼓励,他们一早就带着帮我们准备的物资来到医院给我们壮行,让我们心中满满的感动。我深刻感受到,此次出征武汉支援,不仅关系个人荣誉,也事关科室、医院荣誉。我在心中默默叮嘱自己,一定要好好工作,平安归来,不辜负大家的赞誉与期望!

到达武汉后,医疗队领导把我们的衣食住行,包括医疗防护物资等一切都安排的有条不紊,经常还看到领导半夜2点、3点在微信群回复队员们的信息,发布相关的通知和资料。有队员半夜下班拖班,错过了定点的班车返回驻地,在微信群里求助,我们的医疗队队长许可慰副院长立马回复,安排车辆去接。细微之处见真情,用亲人的心去对待战友,怎能不团结,怎能不战胜此次的疫情攻坚战呢!

按照医疗队安排,我分配到原武汉协和医院西14楼重症病区,上的第一个班,凌晨4点-8点的大夜班,看似短短的上班时间4小时,却分分秒秒里倍受考验!按照安排,我和另外一名带班护士一起管13个重症病人,其中有2个病危,有3个在使用无创呼吸机。

因为没有家属及护工,我们除了完成临床护理工作,也变成“全能护士”,给病人喂水喂药、翻身、协助大小便、接开水、换床单等等。那天晚上,有个病危的老人家,她反复地把吸氧面罩和身上的监测仪器设备拆掉,吵着下床要回家。我和带班老师每次都合力把她送回床上,安慰她好好休息养病,老人家口上答应,回头呼吸情况稍好,又吵着要回家。如此反复,我只能每次和老人家耐心嘱咐,多留心看着她,直至迎来晨曦,老人家终于安稳睡了。

穿着防护服,行动不便,动作缓慢,尤其困难的是护目镜容易起雾气,影响视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患者需要定时测体温。为看准体温计读数,我每看一支体温计,经常需要找不同角度看半天。打针、抽血等平时对我们来说得心应手的事情,在隔离病房里显得更受考验。视力受阻,又戴着多层手套的双手,非常不灵活,真是有劲也使不上。

由于护目镜和N95口罩必须佩戴严实,以致容易有缺氧的感觉,使头部胀痛厉害,时间越长越明显,额部和鼻梁处因此也挤压明显,每次下班,我们都成了“压疮脸”。由于驻地距离医院车程将近一小时,每次上班,我们要提前两个小时出门,一小时车程去医院,预留一小时穿防护服。

为节约防护服,每次上班,为避免上厕所,我们提前几小时开始就不喝水。一个班前后将近9个小时不吃不喝,对体力和耐力都是一种巨大的考验。我也深刻体会到,什么叫“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了”。

工作才刚刚开始,我也还在不断调整适应环境中。每天科室领导和同事们都会给我发来鼓励和关心,让我备受感动和鼓励。有你们坚强的后盾,我一定全力以赴,完成任务,平安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