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正文

二进负压病房: 护士姐妹花完成“蝶变”

2020-04-07 06:46暂无阅读:1531评论:0

1987年出生的孟凡林和1990年出生的赵旭,在很多人眼中还是小年轻,可是一场疫情让她们迅速积累了战斗经验——这对姐妹花被选入负压病房负责确诊患者的护理。二进负压病房,她们完成了从青涩到成熟的“蝶变”。4月5日,面对记者,她们说:“如果医院需要,我们随时可以再进负压病房。”

“终于排上我到一线啦!”

2007年,刚刚走出校门的孟凡林来到沈阳市第六人民医院,成为一名护士。13年过去后,孟凡林早已褪去青涩,独当一面。“几年前,我就申请加入抗击疫情的小分队,可是往往疫情结束了,都还没机会上去。”孟凡林说。作为预备队员,每次孟凡林都经过了严格的培训,“包括穿脱防护服,自己如何进行预防等,这些以前我就接触过”。

今年一月,新冠肺炎疫情首先在武汉发生。一月初,沈城尚未有新冠肺炎患者,但是沈阳市第六人民医院出于对传染病防治的敏感,已经开始组建抗击疫情一线小分队,孟凡林再一次报名。“当时我想这么多年了,也应该轮到我了。1月22日凌晨一点多,我正在值夜班时,通知来了。”孟凡林赶紧回家通知丈夫、父母。腊月二十九,是孟凡林在隔离病房的第一个班。由于她有腰脱,所以第一天并没安排她照顾患者,而是进行外围工作。第二天,孟凡林正式穿上隔离服,进入隔离病区。

“实战和演习完全不一样,演习出现问题可以纠正,真正穿上隔离服上前线了,就没有改错的机会。说实话,刚开始我也有点害怕。”孟凡林说,“最大的担心是我有点胖,穿上隔离服,戴上口罩、眼罩会呼吸不畅。害怕因为我个人的身体问题影响整个团队的效率。”

逐渐地,孟凡林适应了隔离病房的节奏。在工作之余,和同期的护士姐妹苦中作乐。“我总买好吃的给她们,她们叫我‘投食者’。”孟凡林开朗地说。3月8日,医院选派她二进负压病房,她说:“这次经历让我成长。”

90后新人的第一个重任

去年加入市六院的赵旭确实没想到,自己到该院不到一年就接到了重大任务——抗击新冠疫情。她更没有想到,自己能成为一线护士。

赵旭是市六院肿瘤放疗介入科的一名护士,2月5日、3月8日,赵旭两次进入负压病房进行护理工作。“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穿隔离服,我从来没想过穿隔离服会这么麻烦,有这么多步骤。”

穿上隔离服的赵旭第一天就经历了考验。“我们隔离服必须穿得特别严实,为了避免暴露风险,用胶布把口罩空隙的地方都粘上了。第一天收医疗垃圾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就要憋晕过去了,浑身是汗,喘不上气。我手里推着医疗垃圾车,最终承受不住,靠在墙边缓了三四分钟,这三四分钟对我来说特别漫长。”除了累,负压病房内的感染风险也会带给护士们很大的压力。“有一次,我给一名患者采血,血液一下子喷到我面罩上,如果没有面罩,就会直接喷到我脸上,说实话,挺后怕的。”

对于赵旭来说,每次看患者出院,都特别感动。“第一次送我护理的患者出院的时候,我都哭了。想想这十几天的辛苦,感觉值了!没什么比挽救生命更重要。”赵旭说。

沈阳日报、沈报全媒体记者

尚志文/文李浩/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