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正文

钱塘江上深夜救起一名女子……要不要帮她找工作,近300个杭州老板讨论了一晚

2020-05-12 03:38暂无阅读:1863评论:0

写在前面:

凌晨1点半以后上微信说话,能够得到的回应本来就很少吧,但是杭州钱塘新区的柯南警官,他能。

不只他,小编的很多警察蜀黍朋友都能。

翻开每个派出所的出警记录本,常常会有这样的记录:几点几分,处理某地纠纷,几点几分,处理完毕返回。

民警的日常除了惊心动魄的大案,更多的,在这些简短的记录里,而有的,甚至连记录都没有。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蜀黍的朋友圈”,就是想通过蜀黍的讲述,给大家还原这些日常背后的故事和真实。

比如,5月7日凌晨,柯南警官的一条记录。

那天1点32分,他在@平安企业联盟微信群求助,想要一身女人的内外衣服,还发来一张在派出所调解室里的谈话照片。

@平安企业联盟这个微信群,是杭州钱塘新区民警何可南几年前建立的。因为何可南这个人,热心,点子又多,被辖区的企业负责人和群众取了个外号叫“柯南”,于是大家都习惯了直接喊他“柯南警官”。

@平安企业联盟的群员基本都是辖区企业的法人代表、厂长、总经理等等,有300多人。换句话说,都是从基层做上来的实权派人物。他们平时热心公益,也很支持民警的工作。

这一期“蜀黍的朋友圈”,我们就来听柯南警官讲故事。

@柯南的朋友圈:值班,大约0点刚过,路人报警说是在下班路上,从江边上看到一个女的泡在江水里。当时情况危急,水面上只露一个头了。人救上来了,暂且叫她小芳吧。带到派出所后,给她披了件大衣。她全身都湿了,半夜里又没有店铺开门,我就在平安企业联盟群里发了个求助,谁能提供一身女装。故事就这么开始了,我自己都没想到,当我们把人救上来之后,对要不要帮她,怎么帮,大家会有这么激烈的讨论。

以下是柯南警官的讲述,题目是“要不要相信眼泪”——

小芳老家山东潍坊,今年40岁。父亲数年前去世,当时为了治病,家里的钱用完了,房子都卖了。小芳带着同样体弱多病的母亲来杭州打工,母女俩相依为命

之前,她在余杭临平做超市收银员。今年4月底,因疫情影响,小超市歇业,她失去工作,没有了经济来源。

觉着生无可恋,她从临平打车至钱塘江边,深夜翻越护栏,走进江里,想要结束生命。

她被发现的时候,已经走到水深齐肩膀了,可能也是因为这段路太长,那个时候的她也动摇了吧。

亏得有人路过啊,江堤上灯火通明的,很容易看到江里面有人。那个小伙子很好,1995年的,他下班路过一看钱塘江里面怎么有个人?赶紧喊,把她叫了回来。

当时全靠报警的小伙子,加上一对过路的夫妻,我自己和辅警,一共5个人,大家合力,才把小芳拉上来。

我在群里简单说了事情经过后,大家先讨论的是能不能筹3000元解小芳的燃眉之急,算是借的。

好几个老板直接打钱,爽快。

但在要不要帮她找工作的问题上,大家产生了分歧。

有的女老板直言不讳:“如果知道了实情,谁会招一个那么容易想不开的人?她走向钱塘江那一刻,有没有想过年迈的母亲?”

江浙沪的中年老板们谁不是自己胼手胝足干出来的才有今天,熬过什么样的苦,岂止是深夜痛哭这么简单。

远在加拿大的男老板也加入了讨论:“同意,确实有几点老板是要打问号的。上有老母要养,自己想一了百了,情绪管理上是失败的;找工作难啊。”

这样的评价,清醒又残酷啊,却不能说没有道理。

但是我觉得:成功与失败,除了自身努力,机会也很重要。

她1998年参加高考,分数也不算低,因为在山东这样的高考大省竞争激烈,才落榜了,后来通过成人高考取得大专学历。

毕业后,父亲病逝,耗尽家财;十多年前带母亲来杭州,这些年又因为给母亲做心脏手术等治疗所需,一直消耗有限的积蓄,存不下钱。

听她的讲述,可以说她是一个失败者,也可以说她是一个独自坚持奋斗十多年却仍旧没有成功的失败者。

但是谁又没有过很懊丧很低落的时候?

这个时候有人帮一把的话,可能这个人的后半辈子就会不一样也说不定。

事实上,因为靠近钱塘江,每年都会遇到不少类似 警情 ,有没救上来的,有救上来的,有跳下去的,也有徘徊许久没跳下去而不为人知的。这些人当时的做法、想法确实是危险的,而事情过后,一些人向死而生,生命也因此而向好发展。

讨论到这里的时候,群里沉默了一阵。

很快,男老板出声了:“是的,别人的世界不太懂,还是不妄言的好。抱歉。”

女老板的内心终究还有一份柔软,她也说了:“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希望她能置之死地而后生。生活需要勇气,而为身边的人需要最大的勇气。我们帮不上忙,而在那边说现成话,确实有点过分。”

接下来大家立刻讨论起怎么解决小芳的困境了。

那个凌晨,群里的讨论一直很热烈。

自然而然,大家议起一个新的话题,成立一笔公益基金,不管叫什么名目吧,应急基金也好,爱心基金也好,总之就是一笔可以帮人救急的钱……

凌晨快3点了,我送小芳到德胜高架路口,目送她打车回去。小芳跟我说,暂时不需要钱,无论是捐款还是借款。她缺乏的只是活下去的勇气,但是现在,有了。我说,祝你今后的路也像此时的德胜高架,一路顺畅!

小芳后来在3时26分回复我:谢谢你,帮我谢谢今晚的另一位警员,我已安全到家。红包我不能收,等我找到工作,我请您及另一位警员吃饭。我会好的,今晚有太多人帮我了。她写了两次致谢,一次是“感谢”,一次是“感恩”。

昨天,我又接到了小芳的电话。她说已经找到了新的工作机会,马上要去面试了。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蕾

值班编辑:周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