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正文

我在城里牧放,爹娘依然守望家乡

2018-10-14网络整理阅读:173评论:

打开我所有的记忆档案

概没査阅到记录我

第一次认识我的父亲母亲

是哪一年,哪一月 ,哪一日

在咱村里什么地方

翻遍我现有的知识库存

皆未找到合适的语言来表达

父亲母亲生我养我的那段时日

所历经饥寒交迫的辛酸和

摆渡在苦海中的迷茫

阅读过许多人,经历过无数事

我更为我那刚直不阿

为人善良,人格高贵

品德高尚的农民父亲 母亲

无比自豪,无尚荣光

那时

母亲用她重叠着无数个补丁的衣服

包裹着我稚幼的生命

放养在她劳作的身旁

为了对我的哺育

四季的冷暖寒热,时常的病痛折磨

从未阻挡母亲停止过一天的劳作

母亲用她布满硬茧的双手

拂去了我意识中的朦胧

看到她贫瘠的青春容貌上

过早地添上了皱纹

是纹在我身上刻骨铭心的烙印

当年

父亲用背篓把我的童年背在背上

肩上挑着全家生存的箩筐

在田地里耕耘劳作

沉重的负荷常让他的表情痛苦地扭曲

我却从未听到他发出过一次呻吟

漫长的饥饿让他的肌肉

难以包住他的骨骼

让我看到的

是他硬朗的身板以及神情的坚强

我闻着父亲带着咸味的伟男子的气息

换去了乳牙,长成了少年

他那深凹的双眼和腊色的皮肤

是贮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影像

后来

我走出村子

离开父母求学他乡

父亲迎着夏天的骄阳

和深冬的霜雪

从未穿一次鞋子而徒步五十里跋涉

将米粮向我驼来

眼泪洗着我的面颊

疼痛在我心上

逃离非人的苦难

把父母的负荷擎举在我的肩上

成为了我的奋斗目标和人生梦想

我逐梦

在城市里牧放

父母仍然送来食物来接济我的生活

酸楚着我的衷肠

当我历尽坎坷与磨难

卸却了 父母身上的一切辎重和苦痛

他俩依然为了减轻我的负担和操持

断然拒绝来到城里

与我们共同生活乐享天伦而固守家乡

今天

父母仍住在乡下

二老的牵挂在我居住的城市远方

我把着父亲传承的锄和犁

耕躬在城里

思念常在住着我父母的故乡

衷心感谢父母养育我的似海之深恩

倾情祝福爹娘永远幸福一生安康!

彭小平,男,企业家,四川省工商联常委,,四川省侨联文化交流促进委员会委员,南充市政协常委、市工商联副主席、市民营企业家协会会长、市作家协会会员、市散文学会常务理事。

我在城里牧放,爹娘依然守望家乡

我在城里牧放,爹娘依然守望家乡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