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正文

团伙成员私设卡点收取过路费220万元

2019-05-15 06:35暂无阅读:1638评论:0

原题目:团伙成员私设卡点收取过路费220万元

日前,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惠农区人民法院在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徐风祥、王超、惠龙等人犯组织、向导、列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一案,51名被告人、5家被告单元单子离别获刑,个中第一被告人徐风祥数罪并罚,决意执行有期徒刑24年6个月,褫夺政治权力5年。这是宁夏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打财断血第一案。

法院审理认定,以徐风祥为首的犯罪组织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风险性特征,依法应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自2009年5月初步形成,至2018年5月被立案查处,存续期长达9年。

2007年9月至2015年时代,被告人徐风祥、王聪明在惠农区经营“芊芊足浴”店,竖立卖淫嫖娼窝点,先后集结王利峰、惠龙、王超级7人,进行明确分工,协助其组织卖淫。

法院审理查明,徐风祥黑社会性质组织经由暴力犯罪,在惠农区形成不法影响。2009年5月,惠农区另一造孽团伙头子陈镛安率领手下打砸“芊芊足浴”,徐风祥集结王超、惠龙等人在明珠贸易区、文景广场等人流密集的民众场合,持刀追砍陈镛安等人。在短短3天内致使4人受伤。受害人慑于威势不敢报警。至此,徐风祥等人在惠农区“一战成名”,经由袭击敌手确立强势地位,其涉黑团伙初步形成。

徐风祥为撮合人心,经由给主干成员王超、惠龙巨额分红、购置豪华车辆、垫付购房资金、配合投资酒吧及餐厅,组织其成员及眷属外出旅行等体式,巩固其向导者地位。

除了组织多名妇女卖淫,徐风祥等人还经由聚众赌钱敛财。2012年2月至3月,徐风祥、王超、惠龙等人在惠农区一酒店组织赌钱10多次,抽头渔利30万元。为了偿赌债,参赌人员张某某被迫将一套衡宇以18万元抵偿给徐风祥。2017年9月,徐风祥等人在宁夏、内蒙古接壤处聚众赌钱,抽头渔利10多万元。

2013年4月,徐风祥与被告人邱建成合谋在110国道宁蒙接壤段四周设卡“拦路收费”,后徐风祥集结徐亮等人先后修整了3条道路绕行110国道石嘴山收费站、超限超载搜检站。因徐风祥的绰号叫“茶壶”,其车队被称为茶壶车队,所修3条道路也离别被称为茶壶大道、茶壶专道、茶壶备用道路。

自2013年4月起,徐风祥涉黑团伙成员看守茶壶大道,收取通行车辆过路费。收费尺度从10元、20元逐渐涨至500元,收取过路费累计达220万元。团伙主干成员王超、惠龙每月工资从5000元涨至1.5万元,其他介入人员每月工资从3000元涨至5000元,邱建成分得过路费五六万元。

2015年4月,徐风祥以其儿子徐思凡的名义注册成立隆鑫公司,由徐思凡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茶壶车队并入隆鑫公司的隆鑫车队,王超、惠龙等人将各自的货运车辆挂靠在隆鑫公司承揽运输买卖。隆鑫车队从茶壶专道经由,比从茶壶大道经由的其他运输车辆所走旅程短,成本低,更具市场竞争力,从而逐渐掌握了110国道宁蒙接壤段煤泥运输市场。是以,四周的一家洗煤厂不得不找其运输煤泥,尽管徐风祥定的运费比市场价凌驾3元至4元,但也只能忍气吞声。

除了掌握煤泥市场,2016年9月至2017年6月,徐风祥与被告人胡鹏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形下,配合对贺兰山清水沟煤矿的煤炭资源进行盗采,销赃金额达185万余元;2016年12月至2018年4月,徐风祥涉黑团伙经由隆鑫公司先后向6家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虚开金额924万余元,税额101万余元,共收取开票手续费83万元。

经由审理,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徐风祥在缓刑考验期内,不思悔改,先后集结被告人王超、惠龙等组织成员实施违法运动,王超、惠龙、胡鹏又离别网罗其他被告人配合介入到徐风祥组织向导的具体造孽运动中,人员规模络续社大,形成了较为不乱的组织架构,是以实施违法运动为内容,获取不法经济好处为目的的团伙,相符刑律例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个特征。

法院判决徐风祥犯组织、向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挑衅滋事罪、赌钱罪、不法占用农用地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不法采矿罪,数罪并罚,决意执行有期徒刑24年6个月,褫夺政治权力5年,并处充公小我悉数产业,罚金69万元;判处主干成员王超有期徒刑19年,并处充公小我悉数产业,罚金12.5万元;惠龙有期徒刑13年,并处充公小我悉数产业,罚金8.7万元;对其余48名被告人离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至7年6个月不等的科罚,并处响应罚金;对徐风祥名下的5家被告单元单子离别判处2万元至19万元不等的罚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