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正文

「快评」快递小哥评职称,“旧船票”难登新客船

2019-12-05 00:48暂无阅读:1280评论:0

小时新闻·钱江晚报评论员 魏英杰

快递小哥也可以评职称了!据北京青年报等媒体报道,太原市首批38名快递小哥近日获颁初级职称证书。今年以来,全国已有多地陆续开展对快递工作人员的职称评定,最高的可评为正高级工程师。

评职称这事情不奇怪,很多行业都有这码事。快递小哥评职称,确实是比较稀奇。按照人们的想法,送快递能有什么含金量,还需要考证上岗?实际上是这样,不评职称并不影响快递小哥上岗,但有这个职称,对快递小哥的升迁可能有用。换句话说,政策制定者的初衷,应是想给快递小哥提供一个职业升迁通道,让这个行业能留得住人。

这个制度设计应该是不错的,不过实际上可能真的没什么用。首先,普通快递小哥每天忙着快递业务,恐怕没时间评职称;其次,评这个职称并不意味着能直接涨工资,快递员恐怕动力不足;第三,虽然评初级职称不需要写论文,但评中级及以上职称则有发表学术论文或专业技术报告的要求,这对普通快递员是一个不低的门槛;第四,从太原的实践看,一线快递员参加评职称的比例不高,取得职称的多是快递物流企业的行政或管理人员。

评职称的最终受益者多数不是一线快递员,这项制度的有效性也就难免打折扣。快递行业是一个非常市场化的职业,其职业收入与地位多半有赖于企业的薪酬与人事制度。在这背景下,评职称这件事只是给从业人员多一个选择,不必过多寄望相关制度能给行业带来多大变化。

还要承认一个现实,快递员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件“力气活”,是靠体力和年龄吃饭的职业。所以,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的流动性自然会比其他职业要高一些。例如,大学生到快递行业勤工俭学,或者刚到城里落脚的务工人员,在快递行业先干一段时间,这其实都是正常现象。在一个职业选择和上升渠道开放的社会,也无须担心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不稳定。在许多人看来,这个职业就是一个跳板,那么管理重点应落在服务的稳定性,而不是减少人员流动性上。

更重要的是,评职称这项制度设计过于老套,与现实有些格格不入。前几年,国家逐步取消了数百种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在一些职称评定上也放宽的要求,原因就在于,这些行政许可提高了制度性交易成本,不利于市场流动,也不利于创业创新。

给快递员评职称,或许是为了让从业人员有更好的职业上升通道,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也可能人为设限,抬高从业人员升迁的门槛。例如,一个人在快递公司干得很好,也许可以顺利地升职为主管、经理,但因为有职称评定,说不定有的公司就会要求,升职为主管需要中级职称,这不是反而增添了不必要的麻烦吗?

给快递小哥评职称,相当于送给他们一张“旧船票”,拿了这张“旧船票”的从业人员,未必就能登上“明天的客船”。制度初衷挺好,实际效用或许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