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正文

银川清水游泳健身中心突然闭馆修缮!近千名会员担心会费打水漂...

2019-12-05 00:53暂无阅读:923评论:0

“好不容易说服家人办了一张健身卡,可一次都没去健身中心就闭馆修缮了,且闭馆时间长达4个多月。”家住银川市金凤区清水湾银税花园小区的吴女士最近很心烦,她在家门口的清水游泳健身中心花费4600元办了一张健身卡,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还没来得及消费,11月22日,这家健身中心竟毫无征兆地“闭馆修缮整改”了,吴女士担忧这笔钱会打水漂。11月28日、29日,记者采访得知,和吴女士一样有类似担忧的人并不少……

清水健身中心空无一人

走访:健身中心突然闭馆,近千名会员维权

据吴女士介绍,今年3月份,清水游泳健身中心在银税花园小区附近做预售活动,交100元可购一张优惠券,等正式开业可抵1000元,她当即买了1张优惠券。“当时我的丈夫就很反对,他在另一家健身中心已经办了会员卡,那张卡后年才到期,觉得没必要再办一张,是我说清水游泳健身中心离家近,软磨硬泡让他给我办了一张4600元的情侣卡。”说起办卡经历,吴女士哭笑不得。

11月28日下午2时许,记者来到清水游泳健身中心,看到这里大门紧闭,闻讯赶来的健身中心员工陆先生将门锁打开,偌大的健身馆内空无一人,随后赶到的会员们七嘴八舌向记者诉说起自己的遭遇。会员郑女士、王先生等人称,她们也是在清水游泳健身中心搞预售活动时办了情侣卡或家庭卡。在该中心8月31日正式开业前,只有一楼的游泳馆可以正常使用,后面又开放了二楼健身房,他们陆陆续续来此锻炼了几次。可到了11月21日,再来健身时就发现了异样——燃气公司在健身中心大门上贴出了停气通知。22日,有人来健身时,发现该中心只有“铁将军”把门了,门口贴着一张告示:濒临冬季,因健身房新店开业,对冬季准备不足,存在安全隐患,且运行成本过高,公司股东会决定冬季2019年11月23日至2020年3月31日暂停闭馆进行修缮整改,各位会员们的会员期将顺延5个月,落款时间为11月22日。门上贴着的另一张纸上则列出了“问题清单”:室内外温差大、一楼大厅及泳池产生大量雾气、能见度低、空气严重潮湿、影响电线电路、洗浴水加热系统有问题、二楼健身房保暖保湿、器械维护及保养等。

得知清水游泳健身中心突然闭馆修缮整改,会员们纷纷上门维权,由于该中心法定代表人陈愈超的电话打不通。担心被骗的会员们迅速成立了两个维权微信群。“据我们初略统计,目前有会员近千人,分别缴纳了1000元至8000元不等的会费,还有人加上私教课交了上万元钱,涉及总金额达200多万元。”会员代表王女士说,在相关部门的协调下,他们几位代表11月27日与陈愈超面谈协商解决此事,陈愈超拿出了三种解决方案,包括尽快改善一楼区域存在的漏水、跳闸等问题,重新组建服务人员团队,积极与接手公司协商,免费承接老会员进行锻炼与服务等。会员代表们则提出先开放二楼区域让大家正常锻炼、一楼游泳池20天内整改完毕正常开放等要求。29日,双方第二次协商时,对方却称没有钱经营,也没有钱赔偿。

员工:14人被拖欠工资,健身中心经理不知去向

让记者意外的是,就连该健身中心的员工也加入了维权大军。员工陆先生说,他4月16日来该健身中心工作,前4个月工资发放还算及时,但从9月份开始,工资和销售提成发放就没那么利索了,甚至工资还要以“个人借款”的名义向陈总(陈愈超)“借”。

“我们有14名员工,最少的被拖欠了1000多工资,最多的被拖欠了2万多元。”陆先生说,早在10月份,工资就发不下来了。11月16日是他最后一次见到陈总,“那天他以个人借款的名义给了我1000元钱,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打电话也不接。”11月22日,他像往常一样上班,看到健身中心大门紧锁,门上贴了告示。

投资人:希望相关部门妥善处理此事

11月28日下午,记者多次拨打陈愈超的手机,均无人接听。有会员透漏,宁夏青水健身有限责任公司于2019年5月30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陈愈超,但实际上,清水游泳健身中心共有4名投资人,除陈愈超联系不上,其他3人都和他们有过联系。

11月29日下午,记者拨通投资人之一的徐女士电话。徐女士称,该健身中心确实由他们4人投资,其中,她出资30万,是最大的股东,但她和另外两位投资人不参与经营,经营由陈愈超负责。由于开业后公司一直没开过股东会议,她又远在北京,对这边的经营情况不甚了解。直到9月份的一天,她突然接到清水游泳健身中心一个员工的电话,说被拖欠了工资,才引起了她的警觉。“10月份,我专门从北京回到银川,发现健身中心财务对不上账,我希望有审计部门介入,但被陈愈超找各种借口推脱。我们也希望相关部门可以妥善处理此事,比如进行清算、盘店,让会员有地方训练。”徐女士说。

那么,相关部门处理情况如何呢?28日下午,记者来到银川市公安局金凤区分局上海西路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表示,正在调查中不便接受采访。随后,记者又联系银川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表明采访意图,被告知次日会有工作人员和记者联系,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仍未接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