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正文

缅怀|中国美院追思方增先先生,他18岁时的国立艺专成绩单还在

2019-12-05 07:07暂无阅读:1808评论:0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林梢青 通讯员 刘杨(老照片及作品图片由中国美术学院提供)

2019年12月3日19时许,当代中国人物画艺术巨匠、新浙派人物画领军者方增先先生因病在上海过世,享年88岁。

方增先先生18岁时从浙江浦江农村考入国立艺专(中国美术学院前身),之后留校任教30余年,在基础造型、笔墨语言、艺术风格、学术理论方面上,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教学实践体系。

吴山明、刘国辉、吴永良……这些重要的人物画家,都是方先生等老先生们一起,手把手带出来的。

12月4日15:30分,中国美术学院师生在南山路校区南苑会议室举行方增先先生追思会,主题为“笔墨粒粒皆辛苦,艺坛岁岁艳阳天”。

现场,追忆起方先生的往事,念及先生的付出与心愿,许多老师不禁泪下。

现场播放了方增先先生的老照片与重要作品,包括他在国立艺专时的成绩单。

2009年专访先生时,他曾详细忆及他的国立艺专往事。

1949年,18岁的方增先从浦江农村来杭州,考入国立艺专。他喜欢画画是受了母亲的影响,“我外婆的娘家藏了《芥子园画谱》之类的书,我妈妈喜欢临摹。后来她在村里专门为刺绣画画,我也开始有了兴趣。”

虽然小时候喜欢画画,但艺专的绘画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入学考试考素描,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我记得那是我平生第一眼看见石膏像,好象是个半面的外国人头像。”

“老师问,要黑炭还是要铅笔?我选了支铅笔。结果是一支HB铅笔,很硬,很难画。我拿了纸坐下来摆好,却不知道该怎么画。写生?我没听说过,很茫然。”最后,方增先成了最后一个离开考场的考生,“我捡了地上别人用剩的黑炭,结果把那张画画得跟鬼一样。”不过,因为当时招考人数比考生还要多,方增先幸运地被录取了。

方增先念书时,国立艺专就在孤山。因为条件不好,基础又差,刚入学时,他常常躲在教室后面,“那些上海来的男、女同学都是有钱人,同学中来自农村很少,而我也不想和城里人玩。”

他还记得自己那时候的打扮很土,“一件长棉袄紧紧裹在身上,同学用怪异的眼光看我。于是,我去学校边的一个裁缝店把衣服下半截给剪了,改成对襟。裁缝给我缝了一排纽扣,穿起来好像从武打小说里走出来的人。”

而在当时的同学看来,这位同学则有些孤僻。“因为我得从零开始,我脑子就想着怎么赶上去,对那些帅哥美女同学毫无感觉。”

当时的国立艺专聚集了黄宾虹、潘天寿等众多艺术大师。“我考进去头一年,有一天走出教室,有同学指着前面一个正对着西湖写生的老者说,这老头就是黄宾虹。他拿着一本手掌大的本子,我偷偷张望了一眼,吓一跳——画的跟眼前完全不同。我回去琢磨半天,觉得他是在画心中的感觉。”

虽然在学校里并不起眼,但还是有人注意到了这个勤奋刻苦的“潜力股”。入学第二年,方增先一跃成为班里最优秀的尖子生,并担任了班里的互助小组长。在和同学逐渐增多的来往间,他与后来的太太卢琪辉也熟悉起来。1955年,方

增先毕业留校,办公室与后来转到雕塑系的卢琪辉画室相邻,在“常常去看她雕塑”的过程中,两人暗生情愫,6年后有情人终成眷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