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正文

徐兆寿:《敦煌本纪》卓尔不群、独立不羁

2019-12-05 09:56暂无阅读:1782评论:0

徐兆寿(西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院长)

叶舟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写敦煌,写了二十多年时间,今天能够捧出《敦煌本纪》,实际上是他很多年的长跑所得到的一个结晶。司马迁有一句话:“作事者必于东南,收功实者长于西北。”这是司马迁对他之前历史的一个总结,今天我们重新回来看的话,实际上这个思想始终没有中断,那么为地处西北的敦煌以本纪方式立传是非常合理的,也是给这样一个信仰之地重新立起一座文化高塔。在海洋文明没有发现之前,整个世界都是围绕陆地文明在展开,丝绸之路便是陆地文明展开的其中一面,而敦煌就是中心,这个在全球通史里面论述得非常清晰。诗人海子对敦煌有一个论述,他说“在人类历史上有两座高塔,一个地方就是敦煌,另外一个地方是金字塔。”就敦煌而言,这样一个世界性的意义,就是说今天如果我们在整个中国要找一个世界性文明交融的地方,那只能在敦煌。所以我觉得,叶舟选择这么一个地方来叙事,非常有意义也非常有价值。

要是评价这本书的意义和特点:一是这部作品是叶舟集二十年心血结晶的大著;二是这部作品的诗性语言在近年来的长篇小说中非常独特,表现出其独特的美学特征;三是小说中人物和语言所显示出的饱满的激情、热烈的血性以及边地精神使这部作品卓尔不群、独立不羁;四是这部作品写的是“一带一路”上的敦煌,题材涉及整个的河西走廊,是书写丝绸之路的重要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