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正文

无障碍出行 障碍重重

2019-12-05 10:01暂无阅读:1427评论:0

鲁网12月5日讯 12月3日,是国际残疾人日。近期,记者用时一周,对济南市二环高架以内的城市主次干道、停车场、火车站、酒店、医院、银行等近百处公共设施实地调查:不能使用的坡道、被占用的盲道、堵住的无障碍车位、上锁的公共卫生间……这些困扰“无障碍”出行的障碍几乎无处不在。不得不说,那些不完善的设施,让那些有出行需求的残障人士望而却步。其实,他们所期望的真的很简单——那就是有一个能让他们自己独立行走的安全空间……

济南市一些街道上的盲道常常被电动车占满。

位于济南市泉城路某商场停车场内的无障碍车位被占用。

尴尬

12月2日中午,济南市的李伟开车进入公司所在的写字楼地下车库时,发现自己的停车位又被占了。更为麻烦的是,车位之上这个“不速之客”的主人,并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李伟叹了口气,拨通了114电话查询系统寻找车主。

对方的电话很快被接通,得知李伟请求挪车,这位男车主的口气有些不耐烦,“这么多车位,你换个停不行吗?”对于这种被怠慢的态度,李伟再熟悉不过,他平静地回复:“我是坐轮椅的残障人士,您占用的是这个停车场中唯一一个无障碍车位。”电话另一头的人似乎是愣住了,停顿了几秒,随后语气换成了抱歉的态度,“稍等,我马上回去挪车。”

这样的电话,李伟每个月至少要拨打四五次。“大部分人得知原由后,会很快赶过来调车,但也有对方一直联系不上的情况。”有一次,李伟就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找到占用车位的司机,无奈之下,他只能把车停在普通车位。因为两个车位间的距离太近,停车后,他的轮椅根本无法放下通过。最后,他叫来了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对方又喊来了写字楼的保安,几个人半抱半抬着他,才把他从两车之间的缝隙里挤了出去。

“在这栋写字楼上工作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个停车位是预留给我的,占车位的大多是外来车辆。”李伟不明白的是,无障碍停车位不论从占地空间、颜色设置还是标志标识,都跟普通车位区别很大,可谓一目了然,为什么还是会被屡屡占用。“这个停车场并不缺车位,很多时候无障碍车位被占时,周围的空车位还有很多。”

“有一次,我忍不住问其中一位占位的车主,对方却很不以为意地说:‘看见就停了,哪有那么多的残疾人啊’。”比起车位被占的气愤,更令他惊诧的是人们对残障人士出行的态度。“根据中国残联数据显示,当前国内各类残疾人总数已达8500万,相当于每100人中就有6名是残疾人。我们不是不需要出行,而是无障碍环境多数情况下表现出的‘不友好’,令残疾人都躲起来,变成了隐形人。”

调查

很多残障人士都经历过这样的场景:盲道被机动车占用,无障碍电梯被健全人占用,供轮椅使用的坡道修得过陡,无障碍卫生间内堆满了杂物……一次,很少乘坐公交出门的刘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坐一次公交车,司机却告诉她,车上没有无障碍踏板,轮椅推不上去。“车上的乘客有的流露出怜悯的眼神,有的则觉得我在耽误大家的时间,有的甚至还不耐烦,还有的出于好奇问:‘你都这样了,还出来干啥?’”

33岁的苏守峰一年前因为车祸导致腰椎严重骨折、下肢瘫痪。每次出门,他都要提前计划很久。“想去参加某个活动,但如果地点在高层,必须放弃;想去景区周围散散心,要先打听门口台阶多不多,轮椅出入有没有专用坡道;想找份工作,得提前问好单位的电梯和卫生间能不能供残障人士使用。”苏守峰说,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自己因为外界客观条件的不容许而不得不打消出行的念头。

根据苏守峰提供的情况,记者用时一周,对济南市二环高架以内的城市主次干道、停车场、火车站、酒店、医院、银行等近百处公共设施进行了实地调查。

在泉城广场周边的四个站点,记者分别询问了7条不同线路的公交车,可不可以乘坐轮椅上车,司机给出的答复几乎一模一样:“车上没有方便轮椅或腿脚不便的人群使用的上下车踏板。”有的热心司机还表示,“如果有愿意帮忙的乘客,我们可以一起把轮椅抬上车,或是人椅分离地背人拿椅上下车。”

对此,济南公交热线的客服人员表示,部分公交车上其实带有升降踏板等无障碍设施,“但数量不多,一般一个车队有1-2辆左右。”不过,带有无障碍设施的公交车发车时间没有规律,从车辆外观也无法判断识别,“最好的方式是出行前打电话咨询。”

除此之外,公交站牌的标注也不太完善。据上述工作人员介绍,济南目前还没有盲文站牌,“如果视力障碍人士出行的话,建议依靠手机导航或公交车上的语音播报。”

障碍

日常生活中,人们避免不了到部门窗口办理缴纳水电费或存取款业务,这个时候,残障人士常会遇到困难。记者分别探访了位于济南市经七路、经十路、历山路、泉城路、泺源大街、北园大街等二十多家银行、电信部门和燃气公司,发现前台办理业务的柜台普遍有1米多高,对于坐轮椅的残障人士来说,这种高度使用起来的确多有不便。

“之前去银行办理取款业务,柜台的高度令我连工作人员的脸都看不见。”刘倩清楚地记得,当时需要进行人脸扫描,但摄像头的位置过高,机器根本就照不到她的脸,是前台经理和保安四个人一起把她从轮椅上架起来,才完成了这个步骤。事后,她准备离开时,办理业务的工作人员便好心建议:“其实您的取款金额不多,可以在家附近的ATM机上完成。”刘倩看着这个年轻的姑娘,露出苦涩的笑:“我试过自助取款机,够不着按键,也看不到屏幕。”其实,还有一点她没告诉对方的是,有一次她的轮椅还意外地卡在了户外自动取款机的门框间,当时她又慌张又无助,最后只能拨打110报警求助。

此外,这些困扰“无障碍”出行的障碍,在城市的主次干道和公共建筑附近体现的则更加明显。

其中,被挤占空间,是路边盲道所遇到的最为普遍的问题。在济南市历山路和平路路口附近,几乎每天都有小汽车或者快递三轮车堂而皇之地停在人行道上,盲道被违停的车辆生生阻断;在济南市经七路纬一路路口附近,道路两边少则数十辆,多则上百辆成排的电动自行车和共享单车密密麻麻地停在盲道上,别说是残障人士了,就连普通人都得给它们让路。

而位于公共建筑和景区附近的无障碍坡道,出现的问题更是千奇百怪:有的宽度不够,就连胖点的普通行人都挤不过去;有的则两头被柱子堵住,只留下三四十厘米的缝隙;有的坡度则足足有45度,别说残障人士摇轮椅了,就是骑自行车也难以上去。

态度

值得注意的是,调查中记者还发现,在公共卫生间内,无障碍卫生间的开放和使用情况也存在不少问题。在位于济南市解放路的三处公厕内,有的无障碍卫生间被关闭,有的则用来存放杂物。在位于济南市泉城路的两家大型综合商场内,有的无障碍卫生间的间隔空间与普通卫生间大小并无区别,有的只安装了马桶,却没有配备把手等无障碍设施。对于这种情况,保洁人员给出的答复是:“没有遇到过残障人士来使用。”

“大部分坐上轮椅的人,是因为脊髓损伤,患者的感觉神经和运动神经都处于受伤状态,简单来说,就是下半身没有知觉。出行在外,如果无障碍卫生间不能使用的话,考验的就是我们的尊严。最难以启齿的话题是,必须要面对大小便失禁。”因车祸下肢瘫痪的宋旭无奈地表示,他每次出行时,为了不折腾,他包里往往比普通人要多装一样东西——一大包的尿不湿。

对于如厕问题,“轮椅汽车俱乐部”创始人李伟则有着自己的一套应对办法,住酒店遇到厕所有“门槛”,他就拿房间内的椅子来对付——椅子放里面,轮椅在门外,撑着双手猛地起身挪进去,在卫生间里一手扶墙,一手拽着椅子,就这样一寸一寸地往里“行走”。“就像是一种‘潜台词’,这些无障碍设施传递出一种对残障者的‘态度’。那些线路完备指示明确的地区,像是在说‘欢迎光临’。而那些不完善的地方,就差没有明说‘残障人士不要来’。”

“在选择旅游目的地的时候,考虑最多的首先是交通,其次是无障碍设施,之后才是景点。”因一次交通意外而不能行走之后,刘倩并没有放弃自己喜欢旅行的爱好,但她很快发现,像长途汽车站、火车站、机场等大型交通枢纽虽然设有无障碍设施或通道,但要让残障人士完全不依靠别人独自完成旅程,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采访中,位于济南市天桥区的长途汽车总站和济南遥墙机场的工作人员,在得知将有残障人士出行时,给记者的建议都是:“直接到服务台找工作人员,他们会在购票、候车、托运行李等方面给予帮助。”对于这个答案,刘倩却不满意。和这个群体里的所有人一样,她更希望可以被“平等”对待——而不是仅仅被提供所谓的“帮扶”,他们期望得到的是,有能方便他们自己行走的坡道和电梯。

权益

李伟说,十几年来自己出行最大的感触便是,很多残障人士应该享受的权益,而在现实生活中却根本无法得到保障。

“省内有明确规定,残障人士在公共停车场内停车可以免除停车费,但实际上,按照该规定执行的停车场并不多。”他还补充说,根据《山东省实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 办法》规定,残障人士在公共停车场、住宅小区临时停车场停车可免交停车费。但实际情况是,自己从未享受过这个政策。

有一次,他开车准备从一处公共停车场出来时,顺嘴对收费管理人员说,“其实,残障人士停车,费用按照规定是可以免除的。”没想到,他的随口一句,却换来对方的咄咄逼人:“残障人士怎么了,凭什么不交停车费?我们这儿就没有这个规矩!你差那几块钱吗?”李伟原本已经交费离开,可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他又将车倒了回来,直视对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真不差那几块钱,可作为残障人士,我为什么享受不到自己应有的权益?”

“无障碍环境对于残障人士多数情况下还不太友好。”宋旭说,无障碍设施形形色色,一条坡道,一个扶手,一个标牌……阻碍它们推广的因素,往往并非成本。正因为社会环境对残障人士直接或间接地表现出“居高临下”,令有些残障人士甚至丧失了自己的权利意识。“幸好,如今越来越多的残障人士有了出行的意愿,对于无障碍设施的关注、对于残障人士权益的争取意识也在逐渐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