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尚 > 她们这是要征服上海滩吧

她们这是要征服上海滩吧

2020-11-22 16:31未知阅读:816评论:0

这两天的我,有一些快乐,有一些折磨。

快乐在,《鹿鼎记2020》和《半生缘》(哦不,现在应该叫它《情深缘起》了)接连上档开播,让我终于又切回了爽雷齐飞的吐槽mode。

但折磨在于,这选角是想跟谁过不去啊?

就这么说吧,我看各位选角导演早就识破了网友们等开播再群起而喷之的意图,所以干脆从根上扼杀了各位的探索欲望。

关键是这两部剧的失败,还不太一样:

先快速说说《鹿鼎记》,毕竟写的人太多了,我提一提就快进到本人期待已久的“霸王花喋血上海滩传奇”。

虽然张一山最终为大家呈现出了一只来自花果山水帘洞的韦小宝,但最早官宣这一版由他出演的时候,观众其实没啥异议。

即便是持保留意见,也是觉得先前几版可能会有情怀和时光加成,让看客们觉得无可超越,不过对张一山的演技有信心。

只是当编剧删了韦小宝的成长脉络,他从扬州丽春院到入宫遇见海大富再到碰上小玄子开始找《四十二章经》,就这么七删八减地挤在了一集的篇幅里。

看过原作或者前几版翻拍的你我,倒是知道人物从小生活在勾栏院中,缺乏管教、好色贪财,是个极俗极自私的人。

△1998年TVB陈小春版《鹿鼎记》

而从底层摸爬滚打起来的主角,又有一套自己的谋生讨巧本事,这让毫无规矩的韦小宝进了戒备等级同样森严的皇宫,还是能一路向上,成为康熙亲封的鹿鼎公。

△1984年TVB梁朝伟版《鹿鼎记》

但我们为什么会知道呢?还不是之前看过的版本花力气去铺了这一段前史,用文字、用剧情、用演员的演绎细致勾勒,才让人物的形象逐渐丰满、立体起来的。

它还没有家喻户晓到成为我们出生就要系统自备的基础常识,而是故事中的一部分,是所有后续纠葛爱恨的根基,也是角色能架起来的根本。

你没办法绕开,必须要去讲。

所以看到张一山在访谈里大谈戏的画风有多卡通多搞笑、表演方向多写意多不落地、人物塑造得多有童趣……我就有点无语。

你得先站稳了,再去跑再去飞,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常识不是吗?

当然张一山过瘦而容易七情上脸的外形,又放大了这种“卡通戏风”的浮夸和违和。

只是就像前面说到的剧情缺失,让这一版变成了无根浮萍,张一山绝非它失败的唯一原因。

但再看看导演这两天的回应,也说了韦小宝如何如何复杂如何如何特殊,所以呢?所以“强喜剧特质”就必须以剧情七零八落、进展无甚逻辑为代价吗?

而大家现在的怒火,绝大部分会冲着张一山去,又不能简单归咎为“黑粉攻击”。

试问他会有多少所谓对家?

这些愤怒,一方面是从期待到失望的心理落差都来自于演员,另一方面就在于访谈中他所端出的姿态架子,实在太高高在上、太睥睨众生了……

至于《情深缘浅》——我私心叫它《拳击霸王花喋血上海滩传奇》——又是完全不一样的存在了。

这简直就是一场惊天大灾难,每一个环节都是错的。

你能想象吗?

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背景,大姐说港普,二妹普通话还算标准,大姐夫一开口就是山东味儿,差点就成的二妹男友是台湾腔……

这曾令主演之一刘嘉玲觉得自豪,因为“现场收音像电影制作一样,靠所有演员的演出功底才能达到这个要求。”

但最终呈现的结果并不理想,同样让人意外的还有传闻中删减了12集的篇幅。

如果说这种删减是情节上的大刀阔斧,倒也就罢了,反正我们早就练出了一身越过副线啃主干的能力。

但你说说曼璐在后台跟人动手这段戏,有什么好删的?

整段戏的观感就非常魔幻:

雄赳赳气昂昂,健壮的顾曼桢女士踏入百乐门,像要投身战场。

在看到姐姐曼璐和舞女菲娜厮打起来的瞬间,曼桢选择了亲情的那一边。

她顺手抄起了一篮花,冲向了赤手空拳的弱女子菲娜。

可能是常年吃钙尔奇高钙片吧,把东西高高扛起拽出50米再猛然砸向对手,也不喘一口大气。

但关键在于,这一束花砸过去后,观众就只能看到周围的大家突然一脸惶恐开始劝架……

要把神定了又定,才能发现曼桢的手伸向了菲娜的脸。

还要再继续看下去,看着曼桢从曼璐手里掰出了一块镜子碎片,观众才能大致判断出被删掉那几帧到底有多血腥恐怖,是“扇巴掌”程度还是干脆“一刃封喉”了……

把张爱玲剪出了世界怪奇物语的感觉,谁不想为它击鼓喝倒彩?

要知道从选角公布那一天起,各方对它的吐槽就一直没断过……

就算蒋欣本人在剧方第一次媒体发布会上公然放话,“我除了年龄大一点其他都OK的。”

也挡不住观众铺天盖地的质疑,因为真的不太合适。

我来引述一下张爱玲对顾曼桢其人的外形描写:

“她是圆圆的脸,圆中见方──也不是方,只是有轮廓就是了。蓬松的头发,很随便地披在肩上。

……

她在户内也围着一条红蓝格子的小围巾,衬着深蓝布罩袍,倒像个高小女生的打扮。”

△迄今为止三版曼桢一览

1997年许鞍华执导的电影版选了吴倩莲来演,彼时她刚好30岁左右。

一头短发虽未曾及肩,但胜在气质大方倔强,又有书卷气,是符合清冷女学生那副调调的。

2002年的剧版,让26岁的林心如来扮曼桢,播出时外界评价都说她“柔”。

△2003年7月中旬,网易评论稿《 <半生缘>之三大看点值得品味》

是没有吴倩莲版的那么有独立感,但胜在楚楚可怜。

剧情里那些“张豫瑾从姐姐移情到妹妹”“顾曼桢被姐夫强暴被囚禁却求助无门”的曲折晦涩也因为这份我见犹怜而多了几分可信度。

而蒋欣是83年生人,2017年剧集拍摄时,她已经34岁了。

她演华妃演樊胜美都不错,但过了年龄再去扮少女的涉世未深,就总觉得哪里不对,处处都透着生硬和违和。

开篇的这段“颠沛流离”,像在人群中找走丢了的孩子。

下面这张图里,她是在干什么呢?其实什么都没发生。

无非是许叔惠在忙走不开,冲着办公室一群同事喊,问谁能帮他接个人,顾曼桢想了想说“我去吧”——就这么个简单过度,蒋欣把顾曼桢演出了一种舍身取义的游魂感。

相较起来,刘嘉玲的演法至少让我觉得舒服和对路。

因为她自己就很利落泼辣,演起日渐衰老的花魁来颇有架势,那种介意那种笑中带狠,都是江湖滚打里练出来的硬功夫。

但刘嘉玲是65年出生的,拍这部戏时都52岁了……

就算她自带妆发造型,镜头一到曼璐那里就能看出打光磨皮和别人明显不在同个次元里,那种岁月赋予的年龄感还是没法轻易抵消。

人要在合适的年纪做合适的事,毛戈平和CG技术只能锦上添花,却不能平地起高楼。

想想之前颇受好评的两版,97梅艳芳和02蒋勤勤,都是在30左右的年龄段出演了曼璐一角。

梅艳芳比刘嘉玲长两岁,演《半生缘》那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30代出头的轻熟,配上梅姑那早早出来闯舞厅跑歌场的大姐头经历,刚刚好沉淀出顾曼璐的沧桑与疲惫。

“她那嗓子和无线电里的歌喉同样地尖锐刺耳,同样地娇滴滴的,同样地声震屋瓦。

她穿著一件苹果绿软缎长旗袍,倒有八成新,只是腰际有一个黑隐隐的手印,那是跳舞的时候人家手汗印上去的。衣裳上忽然现出这样一只淡黑色的手印,看上去有一些恐怖的意味。头发乱蓬蓬的还没梳过,脸上已经是全部舞台化妆,红的鲜红,黑的墨黑,眼圈上抹着蓝色的油膏,远看固然是美丽的,近看便觉得面目狰狞。曼桢在楼梯上和她擦身而过,简直有点恍恍惚惚的,再也不能相信这是她的姊姊。”

蒋勤勤出演时,正好27岁。

一开始片方是找她演曼桢,但蒋勤勤坚决要演女二曼璐,否则宁可不接这部戏。

拿下曼璐之后,蒋勤勤就开始做功课、沉浸角色。

蒋勤勤理解的曼璐,是一个标准的悲剧人物,有内疚和自省以及她的无能为力。

这些领悟外化到了各种细节上,就成了我们记忆中口碑不错的经典,也成就了她转型路的关键一步。

而刘嘉玲,因为这份柔光,因为突兀的磨皮效果,她和其他人的每次同框都显得极不自然。

桩桩处处,都透着大女主的圣辉。

我也不想用“丫头教”这样的词去粗暴概括刘嘉玲版本的顾曼璐,但合适和不合适,是肉眼可见的:

曼璐和曼桢互换了衣服,扎着双马尾上台唱《茉莉花》,以清纯姿态胜过了走性感路线的菲娜,这段戏成了网友们截图吐槽的重要来源。

落败的菲娜假装大方地拥抱道贺,顺手拉下了曼璐头上的假发,让全场观众看到了她稀疏的发量……

这 报复得就很接地气,跟后面曼璐一边卸妆一边听祝鸿才上报赚钱的喜气、威胁对方不要打自己二妹主意的怒色一样,都挺让人信服的。

但转头,她跟曼桢说“我是花魁我怕什么”的动作表情又尬到你我忍不住开始脚趾抠地。

这种选角上的根本失误,让雷剧吐槽变成一场刀尖上的踢踏体验,每一步都伴随着迪士尼在逃人鱼的血与痛。

况且我为什么要看到一个又任性又圣母的奇葩女主啊?

在原作中,曼桢和世钧的初次相遇根本没有细写,因为他们是同事,沈世钧只记得初四那天和叔惠一起找地方吃饭,碰巧遇到了一个人坐在里头等上菜的曼桢,从此三人开始同行、逐渐熟悉。

“曼桢曾经问过他,他是什么时候起开始喜欢她的。他当然回答说‘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

说那个话的时候是在那样的一种心醉的情形下,简直什么都可以相信,自己当然绝对相信那不是谎话。其实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第一次看见她的,根本就记不清楚了。”

97影版的展开完全符合原小说,02剧版则改得相对罗曼蒂克一些,让曼桢在忘带钱包买不了车票的尴尬时刻,遇上仗义出手的沈世钧。

而这一版,各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顾曼桢帮许叔惠去接沈世钧,俩人在石板路上下坡兜兜转转……

风吹飞了曼桢手里的小纸条,刚好被沈世钧捡起,于是他粲然一笑表示,“我就是沈世钧。”

说时迟那时快,这个斜坡上突然发生了一场骚乱!

因为有工人受伤了,但他们没有钱去医院,所以闹事想让老板出面负责医药费。

当时的情况是公司经理出来喊了好几遍“安静,听我说”,也没人肯安静下来真的听他说。

但顾曼桢女士不一样,她一个箭步窜上了货车架子,站在高处对工人们大喊,“有你们要钱的时间,但再不走这人命都保不住了。”

这可太精神资本家了,完全不考虑工友们的难处,也难怪工人们觉得坐办公室的都在替老板说话。

顾曼桢表示,自己也是打工人,自己也有打工魂。

然后她就莫名其妙站在台子上发表了一番主题演讲,关键也没说什么,就直接感化了闹事的工友……

最后这场工友找老板要钱,莫名其妙就以在场工友自发凑钱送伤者去医院为结局而告终了。

简直匪夷所思。

原作里许叔惠对顾曼桢的评价还算不错:

“有一次,他和世钧谈起厂里的人事纠纷,世钧道:‘你还算运气的,至少你们房间里两个人还合得来。’叔惠只是不介意地‘唔’了一声,说:‘曼桢这个人不错。很直爽的。’”

但到了2020这版本里头,沈世钧因为命定般的初见和那番不知怎么就戳人心肺的喊话而惦念上了曼桢,却得到了叔惠“冰山石头人”以及“顾曼桢是个认死理的人,我劝你别招惹她”的点评。

具体怎么认死理,表现得也很诡异。

她去百乐门是给姐姐送自己亲手做的薄荷糕,恰巧遇到了花魁竞选,于是曼桢在这个当口劝姐姐别干啦退出啦,要在太阳底下过日子。

姐姐说自己已经回不了头了,曼桢不听,直接上手硬拽……

不得不说,这位蒋曼桢真是一位练武奇才,不入峨眉有点亏了。

后台争斗让曼璐精心准备的“战袍”有些损坏,于是姐姐让曼桢帮忙缝补一下待会儿要穿上台的裙子。

没想到这位女士又直接动手开撕了起来……

逻辑很诡异,是觉得曼璐自动放弃、输了比赛就不用再继续做舞女继续沉沦苦海。

曼璐的话来看,曼桢也不是第一次干这事儿了。

令人叹为观止的脑回路,令人叹为观止的智商和情商。

最奇葩的是,她在医院遇到曼璐曾经的恋人张豫瑾,就这么在人来人往的咨询台追问对方为什么不来找姐姐,“你就这样把她忘了吗?”

曼璐还没说话,曼桢先急了眼,也不管背后是不是有个硕大的“静”字了,也不管面前的喇叭是不是还开了,总之就是要哭要吼要结果。

一番狗血戏码下来,全医院都知道这个女的的姐姐、这个男的的初恋现在在百乐门做舞女了。

正常逻辑下,二位就闭嘴各走各路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但顾曼桢不,她伸手拽住张医生的白大褂,下摆都给人扯变形了!!!

看看豆瓣热评区,大家都差点被送走了,而且走得并不安详,说明我并不是为博眼球在强制特立独行。

回想起有人看完《第一炉香》后说,选角的失败为整部片子立下了不佳的根基,想请他们来看看这情深缘浅的《半生缘》,看看工人阶级有力量的绝世圣母玛丽苏曼桢,如何用她带劲的拳头为我们打下新世代的半片江山。

只是不知恰遇张爱玲百年诞辰,端出这样几盘菜的当代影视人究竟害不害臊。

“他们回不去了。

从前最后一次见面,至少是突如其来的,没有诀别。今天从这里走出去,是永别了,清清楚楚,就跟死了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