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育 > 正文

文报告独家专访跑酷大神杰森 · 保罗:冒险从来不是跑酷活动的魂魄

2019-05-16 03:05暂无阅读:809评论:0

在日本江户时代遗留的古建筑间飞檐走壁,于 " 冰城 " 哈尔滨的巨型冰雕之上自由穿梭,杰森 · 保罗的跑酷视频甚少运用到那些惊心动魄的俯瞰镜头,他所热衷展示的往往并非那种生死悬于一线的感官刺激,而是这项活动中时常会被外界忽略的缔造性与趣味性。就连陈旧的蒸汽平板火车都曾被运用到保罗的表演中——在狭长的平板上搭建起的场景,生动地复刻了红白机时代经典游戏《超等马里奥》的画面,镜头并没有居高临下地强调稍有失慎就会摔出轨道的惊险,只是从侧面平视,将主角保罗在三维世界中连续不断飞跃障碍的场景以二维平面的体式呈现。

保罗是跑酷界的大神级人物,本报经由其赞助商奥地利能量饮料巨头红牛,对他进行了邮件采访。保罗并不否认这项活动中弗成避免的危险性,在为这个群体寻找普适的标签时,他更倾向于的谜底是 " 活动员 ",而非 " 艺术家 "。然而,在保罗看来," 危险与冒险从来不是跑酷的魂魄,身体与精神的力量、缔造力、表达、掌握力与社会性才是。"

文报告:若是有一天可以站上奥运舞台,对你来说有着如何的意义?

保罗:我也据说了奥运会有意将跑酷纳入正式项目的新闻。对我来说,这件事其实并没有那么主要,因为从接触跑酷之初,我就没有把这看成一项竞技项目。不外,若是真的能站上奥运舞台,我很愿意去介入。

文报告:若是跑酷进入奥运会的价值是竞赛要在体育馆里举办,你能接管吗?

保罗:说实话,我照样进展跑酷能维持本来的模样。尽量是传统体育项目也无法确保百分百的平安性,因为这需要活动自己做出太多妥协。譬如,让拳击手戴手套是能够接管的,但要让拳击竞赛完全没有危险,这设法就会有些蠢。跑酷也一般。我进展奥运会在做出是否回收跑酷活动的决意前,先能找到两者间的均衡。

文报告:若是跑酷不存在危险性,那么它就失去了本身的魂魄,你赞成如许的概念吗?

保罗:恕我无法赞成。危险或许冒险,从来不是跑酷活动的魂魄。身体与精神的力量、缔造力、表达、掌握力与社会性才是。为了完成那些极其难题的动作,跑酷选手需要异于常人的身体掌握能力,不克留下一点点错误的余地。你要一向连结表演时的不乱,甚至要让这一切看起来毫不辛苦。

于我而言,这就是跑酷活动的魅力,也将它与滑板、体操或是跳水活动区分隔。至于那些毫无需要地去锐意增加危险性的行为,我只能说,这纯粹只是部门跑酷选手小我的选择,对于这项活动来说,并不需要。

文报告:活动员与艺术家,若是要在这两个标签中做选择,你更倾向于哪一个?

保罗:我认为每一个从事跑酷活动的人都是活动员,个中只有一部门人能够被称作艺术家,我进展本身二者兼具。

责任编纂:沈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