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体育 > 正文

英格兰有限的中场将阻止他们赢得2020年欧洲杯

2019-10-13 04:06暂无阅读:573评论:0

布拉格——英格兰已经习惯了实际核查,但他们似乎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

上周五在客场2-1负于捷克共和国的竞赛中,达拉斯队先锋翁德拉塞克在第85分钟为主队攻入一球,但英格兰队在A组至少多赢一场,几乎确保了进入2020年欧洲杯的资格。

若是他们周一在索非亚对阵保加利亚,科索沃在普里什蒂纳击败黑山,那么索斯盖特的球队将在来岁炎天的决赛中占有一席之地。这是一场他们将在温布利打三场小组赛的竞赛,只要他们连结他们的种子地位,若是他们晋级,半决赛和决赛也将在他们的主场进行。

但此次在捷克首都的失利,是英格兰自2009年10月0 - 1负于乌克兰以来,在资格赛中首次失利,这也提醒了我们为什么英格兰离真正的高水平竞技球队还有一段距离。至少,索斯盖特对三狮军团在竞赛后的失利是很实际的。

“我们没有很好地行使球,”索斯盖特说。“说到警钟,我想我们获得了好多喝彩,但我们一向认为,要成为真正的顶级团队,还有好多工作要做。”我想今晚就是很好的证据。我们必需做出准确的回应。”

在2018年莫斯科世界杯半决赛中,英格兰2-1负于克罗地亚。本年炎天,荷兰队在吉马拉埃斯举办的国联半决赛中以3-1获胜,使英格兰在欧足联新一届杯赛的首场决赛中无缘进场。在每一场对阵捷克的竞赛中,英格兰都无法从中场掌握竞赛,这证实了他们的失败。

然则在布拉格,自从1934年英格兰第一次与老捷克斯洛伐克交锋以来,英格兰从未击败过捷克。

两名边后卫——丹尼·罗斯和基兰·特里皮尔——在戍守和控球方面都很糟糕,这使得他们在对阵状况更好的本·齐尔维尔和特伦特·亚历山大-阿诺德之前的选择受到质疑。上赛季在曼城三冠王的右后卫凯尔·沃克甚至没能进入台甫单。而在英格兰的焦点戍守中,埃弗顿的迈克尔·基恩在对阵世界上最昂贵的后卫哈里·马奎尔的竞赛中,看上去完全没有国际水准。

英格兰的优势——他们的攻击选择——在很大水平上被捷克人抵消了,因为主队可以掌握一个非常郑重和有限的中场,就像亨德森和莱斯一般。

在国际足联世界排名第44位的捷克共和国是一支有实力的球队,但他们已经不是以前的强队了,他们培育出了像帕维尔·内德维德、卡雷尔·波波斯基和帕特里克·伯杰如许的顶级球员。传统上,英格兰队的排名要比他们低一些,只有在面临老牌强队时才会失败,但本年早些时候在温布利以5-0输掉竞赛的雅罗斯拉夫·西尔哈维的球队在各方面都比他们伶俐、超卓。

然而,最令人担忧的是中场区域。在戍守方面,索斯盖特有乔·戈麦斯、约翰·斯通,甚至或者还有图恩惠贝,但在中场,他的选择是有限的。

利物浦队长亨德森有他的长处。他是一个布满动力的人,能供应无限无尽的能量,然则在这个水平上,他的传球距离远远不敷。若是他和一名有能力掌握节奏、传球和带球进步的中场球员同伴,这些瑕玷就不会成为问题,但他对阵捷克的同伴是赖斯,他的工作和亨德森差不多。

哈里·温克斯,一名托特纳姆的中场球员,在这场竞赛中坐在替补席上,若是他有机会和亨德森或许赖斯在一路,他会增加一些转变。除了温克斯之外,因病退出台甫单的詹姆斯·麦迪森或者会带来改变,但他还没有博得他的第一次国度队竞赛,所以如今说他是否能成为谁人让英格兰变得更有冒险精神的人还为时过早。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曼城的菲尔-弗登和阿斯顿维拉的杰克-格里利什身上。两人是很有先天的球员,然则弗登很少为曼城踢球,格雷利什仍然需要证实他在英超的不乱性。

当杰克·威尔谢尔年青年头时在阿森纳崭露头角时,他一向被认为是英格兰中场的救星,但伤病和状况欠安使他在国际舞台上成为一个被遗忘的人。尽管如斯,若是他能在西汉姆找到状况和状况,威尔谢尔或许能证实本身是英格兰队丢失的一环,但不要指望他能在西汉姆找到状况和状况。

但如今,英格兰太轻易展望,也太轻易对于。

中场博得竞赛。先锋或者会因为他们的进球而获得喝彩,但除非中场可以掌握竞赛并批示竞赛,不然球队输的会比赢的多。

在对阵弱队的竞赛中,英格兰平日都能侥幸取胜,但在布拉格,他们的运气就没了。若是他们想有机会博得2020年欧洲杯,英格兰必需找到一种方式来做他们长久以来没能做到的事情:在中场掌握竞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