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笑话 > 正文

小说:她不甘在王府做个丫鬟,暗自摸清王府路线,趁机溜走

2018-10-12网络整理阅读:89评论:

小说:她不甘在王府做个丫鬟,暗自摸清王府路线,趁机溜走

扑哧,子萱大笑出声。“老弟,你可真逗哇!姐一把年纪了,不喜欢搞姐弟恋呢!姐就觉着你和我一个旧识挺像的,仅此而已。”

司徒殇但笑不语,终于离去。

翌日,王府的管家前来,说王爷让子萱搬出吟香阁到下人厢房去睡,并且开始做女仆工作。欺人太甚!不过子萱忍了,做个丫鬟挺好的,她可以先摸清王府路线图,然后再趁机溜走。倒是小然一脸苦相,甚是为这个冒牌王妃抱屈。

子萱静静打量着这间厢房,因为这王府是新建的,所以即便是下人房也很讲究。屋内四张床俩俩紧挨,她与小然一边,另一边是两个专洗衣服的婢女。室内简陋,只有梳妆台、衣柜,连张喝水饮茶的桌子也没有,更别提壁画装饰品了。

同为洗衣婢女,但子萱的工作却极其特殊。小然与那唤作兰儿、玉儿的女婢洗上等人的衣物;而子萱一个人要洗全王府一百来号下人的衣物。所谓上等人,无非就是柳独月和他的妃妾(子萱也是刚知道柳独月原来还有一个叫雪儿的侧妃)还有司徒殇、管家、大厨等人,屈指可数。她们三个人不消片刻便完工了,小然想帮子萱的忙,却被前来盯梢的管家拎着耳朵带走了。

“走吧,走吧,你们不走我怎么偷懒哪?”子萱边冲小然挥手,边在心中呐喊。确定他们走远了,也没有盯梢的眼睛了,她大舒气坐在地上。这么多衣服,没肥皂没洗衣粉的,更没洗衣机,要怎么洗的完?事实上有那些东西,子萱也不会洗。

“唔?有了!”打了个响指,子萱快速起身,端着衣服来到鱼池。哗啦啦,将衣服全倒进水里,拍拍手。“搞定喽!我真是天才!反正这年代没肥皂,衣服用木棒锤锤的也干净不到哪去,泡在水里去去汗酸味儿得了。哈哈哈,我真是天才呀!”子萱嘴角微扬,,得意忘形中……

现在,本小姐偷偷转转看这王府到底有多大。子萱这样想着,便小心翼翼的穿过假山。嗯?面前呈现三条曲径小路,该走哪个呢?第一个吧,明天走第二个,依次类推。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