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 > 正文

原创 《清平乐》:徽柔的婚姻悲剧早已注定,与李炜、怀吉无关

2020-05-12 09:02暂无阅读:1358评论:0

原标题:《清平乐》:徽柔的婚姻悲剧早已注定,与李炜、怀吉无关

徽柔是官家的长女,而且官家膝下子嗣稀薄,多年之中只有徽柔一个孩子。所以徽柔自小就备受宠爱,说她是官家的掌上明珠、心头肉一点也不夸张。可是,徽柔出嫁前确实是无忧无虑、世上最幸福的女孩,而婚后却活成了一出触目惊心的悲剧。一个原本鲜活单纯、天真无邪的生命,在离开宫廷后迅速萎谢,过早被风吹雨打去。让人心疼的同时,也不禁引人深思,是徽柔遇人不淑的原因吗?李炜太过庸碌,而怀吉又正好相比之下过于优秀?所以徽柔才会舍真正的驸马,而移爱于一个宦官吗?

确实,李炜本人并不出众。他是官家的亲表弟,是皇亲国戚,身份贵重。可是,这一切荣耀都是因为自己的姑姑,官家的母亲带来的。究其出身,不过是商贾之家,以前还卖过纸钱。可见,李炜受家庭环境影响,所沾染的都是市井之气。就算换上锦衣华服出入宫廷,也改不了世俗的烟火气息。

他的父亲资质平庸,有官家护佑,也只是个富贵闲人。但他知分寸,谨小慎微,从不给官家找事儿。但李炜的母亲则是典型的市井泼妇,爱占小便宜又尖酸刻薄。李炜还好没有遗传母亲的缺点,待人宽厚。但也仅限于宽厚,和书香和文雅和世代贵族养出的温润,有着天差地别。

而公主呢,金枝玉叶,从小受的是国家大儒的教导。从诗书礼仪到琴棋书画,再到见识举止,无一是倾国之力养出的真正的名门贵女。从出生上,就决定了公主和李炜没有共同语言。蛤蟆和天鹅,根本是不容易有交集的。再看怀吉,虽然是个宦官,地位低下,更是不能匹配公主的。

但是怀吉幼时识字,进宫之后又跟随韩琦等人做文书工作。博览群书,聪慧明礼,每每听了朝政还能有独到见解。可是又能恪守宫规,谨言慎行,从不行差踏错一步。逐渐得到帝后的欣赏信任,成为心腹之人。可见怀吉确实优秀,李炜根本比不上。

但是徽柔是因为李炜太过平庸,对比之下怀吉更显才华出众,才造成的悲剧吗?不是的,她的悲剧早就注定,只因为她是大宋公主。还记得第一次决定她命运的时候吗?有人提议和外族和亲,当时官家只有徽柔一个女儿,部分朝臣都赞同让公主和亲以换取和平。

但是官家舍不得,力排众议,终于留下了徽柔。徽柔贵为公主,父亲是天下之主,金尊玉贵详尽天下荣宠。可是,曹皇后说了,作为百姓的公主享受百姓供养,是要承担起公主的责任,时刻准备为自己的臣民做出牺牲的。所以,有得就得有失,身为公主的身份是尊贵也是禁锢,她身被困在宫中做笼中鸟,连心也不得自由。

官家这么疼爱徽柔,无数次表达出一个慈父最大的心愿,想要护佑自己的女儿一生平安顺遂,竭力想要给她最好的。可是身为官家,也多次羡慕那些可以榜下捉婿的官员,羡慕他们可以为心爱的女儿择优秀的大好二郎。可是他却不能,他的女儿为了平衡前朝后宫势力,为了堵住言官们的挑剔之嘴,只能在择婿上做出牺牲。

宋朝历来的公主,都只能配给平庸之人。怕外戚专权,驸马人选必须不能是朝廷高官,不能手握重权。那么,有才华有能力的国之栋梁,哪个人家舍得让他去配公主,终生郁郁不得志呢?要知道,但凡有点能力的男人哪个不渴望建功立业呢?

所以,就算不是李炜,换个王炜、周炜,依然会是平庸无能之人。不管公主嫁给谁,注定了匹配不到珠联璧合的人。而怀吉,恰好填补了驸马的缺陷,给内心愤懑、心灵孤寂的公主带来了一丝安慰。徽柔情窦初开之时,恋上了曹皇后的侄子曹评,二人同样丰神俊秀、神仙般的绝配。可惜,被官家棒打鸳鸯。

并非是官家不念情意,不心疼徽柔,而是官家心知曹评是曹家后辈之中最出类拔萃的人才,是不可能让他做驸马的。而且朝臣们也绝不会同意的,选李炜做驸马,既能让朝臣满意,不干涉朝堂任何一方势力。又是官家的娘舅家,肯定不会欺负徽柔,还能让徽柔继续无忧无虑。官家觉得这已经是对心爱的女儿最好的安排了。可惜,事事不如人愿,官家对于徽柔后来的悲剧婚姻,愧疚后悔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