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 > 正文

幻想是故乡亦是彼岸

2018-04-18网络整理阅读:67评论:

幻想是故乡亦是彼岸

电影《地下铁》剧照

写过十年的幻想小说,做过六年的幻想杂志主编,出版了二十多本幻想作品,可面对媒体的采访,仍要回答那个我总想绕过去的问题:

“为什么要幻想呢?”

是啊,为什么呢?虽然明知此生的万千梦想中的99%都会在岁月中破灭消逝,如阳光下华丽的肥皂泡一样,为什么还总是放不开?

绕不开,我就跟媒体讲了一个不沾边的故事。2006年,我去天津探望画家张旺,别后在火车站旁的麦当劳里小坐候车。离我不远处坐着三个聋哑女孩,面对我的那个留着一头漆黑的直长发,并算不得美,但有很长的睫毛。我忽然意识到对面那桌“热闹却无声”,于是抬头去看,她正笑着,比着复杂的手语跟朋友们聊天,纤长的手指像是在比划某种魔法字符,绚丽缭乱,好像会有蝴蝶从指缝里飞出来。

这是我第一次“旁观”聋哑人们聊天,那时窗外阴云密布,音响中某歌手高唱着“悲痛欲绝”,等车的人们频繁看表,心不在焉。可她们笑得那么开心,仿佛有阳光照在她们的脸上。我忽然很好奇她们在聊什么,如果我也会手语,大概会试着搭讪。

很羡慕,羡慕她们呆在一个我所不能了解的、美好的世界里,那个世界里没有声音,也因此远离一切嘈杂。

我想起梁朝伟和杨千嬅主演的《地下铁》。杨千嬅是一个盲女孩,走到哪里总是塞着耳机听音乐。即便是站在轰隆隆的地下铁里,她也幻想着自己站在花园里,无数色彩在身边自由盛开。 同是梁朝伟,换到《东邪西毒》里便是盲剑客,只有在阳光最烈的时候他才能约莫看清东西。于是他总是坐在沙漠上,默默地眺望远方,任凭头顶流云飞动。他对杀手中间人欧阳锋说做完这笔生意我就回家,我家乡的桃花开了,我要在花还没有谢的时候回去。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