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 > 正文

《长安十二时辰》| 牺牲一人救几十万人,你同意张小敬的选择吗?

2019-07-16 21:03暂无阅读:676评论:0

热播的《长安十二时辰》我们之前向人人介绍过,若是还没看过,点这里。今天想再次跟人人聊聊这部剧。

剧中有一段是张小敬在追线索时,进入长安地下城,地下城主葛老要他用一个名字交流谍报。最终,张小敬出卖了小乙,获得了谍报。这种\"牺牲一人救几十万人\"的做法,你赞许吗?

(下文经《南方周末》授权转载。)

孟子说:“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弗成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孟子•告子上》),解说选择的遍及性。古语又云:“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解说选择的主要性。

今天的人们,更是要经常性地面临各类各样的选择,小到晚饭在哪吃、约哪些人,大到幼儿园择园和高考填报自愿,以及婚恋中对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的弃取。这些选择都或者带给人们忧愁和疑心。

当然,最为艰难的选择莫过于“女同伙和妈妈同时落水,先救哪一个”的两难抉择。一言以蔽之,选择无可回避。人生就是由大巨细小的选择题连缀而成的一张试卷,没有选择,不成人生。

热播剧《长安十二时辰》中,每一小我物都做出了他们的选择。李必选择相信张小敬,为此,他赌上了身家人命。冷血无情的女杀手鱼肠不无幽怨地对张小敬说“你们汉子老是选干事,却不选女人”,无疑击中了性别关系重要的痛点。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部剧其实讲述了一个关于选择的故事。当然,给观众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莫过于主人公张小敬的选择。

“长安第一死囚”张小敬临危受命,担负起了拯救长安公民的重任。为追查可骇分子龙波的线索,张小敬进入长安地下城,地下城主葛老要张小敬用一个名字跟他交流谍报。

本来,昔时张小敬任万年县不良帅时,安插了不少“暗桩”在葛老的地下城,葛老为此深恶痛绝,起誓必然要把“暗桩”挖出来。张小敬思忖再三,做出了他平生中最为艰难的一个选择,忍痛说出了“暗桩”小乙的名字。

小乙激昂赴死,令人寂然起敬。“五尊阎罗”亲手射杀往日亲密的战友,唤起观众虐心般的悲壮之感。无疑,从创作方的意图来看,张小敬的选择没有错,从观众的反响来看,似乎也能证实这一点。可是,张小敬出卖“暗桩”真的对吗?这是个值得商量的问题。

还在张小敬犹疑不决的时候,一旁的公家人姚汝能几回提醒张小敬“别选错”,出卖“暗桩”违反唐律,是要处斩刑的。很显着,这是一种规范评价。张小敬违反了唐律哪一条?剧中没有明确交待。

张小敬的行为雷同于现代刑法中的泄露国度秘要罪,与之对应的,唐律《职制》篇有“漏泄大事”条:“诸漏泄大事应密者,绞;非大事应密者,徒一年半。”何为“大事”?唐律中注释:“谓潜谋讨袭及收捕谋叛之类。”“暗桩”的身份信息算不算“大事”,天然有必然的注释余地,尽量不算“大事”,也应该属于“非大事应密者”。

如许来看,张小敬泄露小乙身份,至少是徒一年半的科罚,就是定个绞刑,似乎也不外分。电视剧改作斩刑,可看作文艺作品适当的施展。当然,若是再考虑到人是张小敬杀的,应该还要数罪并罚。

张小敬不听姚汝能的劝,他的动作来由很简洁:“今天什么事情也没有长安几十万人道命主要。”这是典型的舍小家为人人的思路,在法理上叫作紧要避险。

依现代规范刑法学的界说,紧要避险是指为了使民众好处、本人或许他人的人身和其他权力免受正在发生的危险,不得已而接纳的损害较小的另一方的正当好处,以珍爱较大的正当权益的行为。

在现代刑法学视域下,紧要避险能够阻却行为的违法性。然而遗憾的是,在唐代,律典中并没有关于紧要避险的一样划定,因而张小敬行为不克被除罪。

当然,对于已经被定了极刑的张小敬而言,他并不在乎再多背负一个罪名。不外,他应该会在意世人对他的道义评价。司法与道德,关系非常复杂。正当的纷歧定合理,反之,错误法未见得错误理。所以有需要追问,张小敬的选择在道义上是否合法?

对这个问题,分歧的人给出的谜底或者会有很大的分歧。毋庸置疑,必然有好多人对张小敬的选择抱持一种同情的懂得。究竟,在极致化的戏剧情境中,张小敬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要么死一个,要么全都得死,似乎独一理性的选择就是前者。

《长安十二时辰》原著中,李泌(剧中更名叫李必)和张小敬商议过一个问题,假设好多人在一条船上,必需杀一个无辜的人祭献河神,才能保船上的其他人安然,那么要不要杀掉这个无辜的人。两小我的谜底都是“要”。这与牺牲小乙以保全长安公民是一般的逻辑。

说究竟,张小敬和李必是统一类人,信仰“两害相权取其轻”的人生准则,一旦他们认准了一个方针,甘愿不择手段、不吝价值。剧中一起头,李必请张小敬出山,张小敬表明立场:“我处事,不讲礼貌。”李必回应:“当不讲者,不讲。”

你说他们不讲道德吗?纰谬,他们有他们的道德观。在他们心目中,所谓道德就是最大多数人的最大福利。张小敬以牺牲小乙为价值,守卫了长安几十万公民的人身和产业平安,所得远弘远于所失,在这个意义上,张小敬的反水获得了道德的合法性。吊诡的是,张小敬若真是不择手段之人,又是凭什么让往日的手下和兄弟以人命相托的?至少,电视剧没有给出令人信服的解说。

不外,必然也会有好多人不认同张小敬的选择,看一看张小敬走出地下城后往日手下与他拱手绝交就能够知道这一点。是世人目光短浅、心胸窄小,不克懂得张小敬壮士断腕的吃力心孤诣吗?不尽然。

在他们看来,反水就是反水,不会因目的的准确而变得高贵高声。且岂论牺牲了小乙是否必然就能拯救长安公民,也岂论在其时的情境下除了牺牲小乙是否还会有其他的替代性方案,单就把小乙的命和长安几十万公民的命比拟较一事来说,就透着几分荒诞。不是说生命无价吗?又若何可以对照?尽量是在今天的社会,为了多数人的好处是不是就能够无前提地牺牲少数人的好处?

对这个问题,中国古代的先贤早有谜底。孔子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论语•述而》)孟子说:“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世界,皆不为也。”(《孟子•公孙丑上》)杨朱学派更为决绝:“拔一毛而利世界,不为也。”(《孟子•尽心上》)很显着,早期儒家也好,杨朱一派也好,均对峙一种绝对主义的伦理。在他们心中,世间是有铁律的,不克出卖同伙、不杀无辜之人就是如许的铁律。无论处于什么样的境地,无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这些铁律都不得违反。

总而言之,张小敬的选择像一面聚光镜,将一个极富争议的哲学难题以感动人心的体式呈现于世人眼前。用功利主义的天平去称量,张小敬无疑是心怀大爱的英雄;用绝对主义伦理这把尺子去测量,张小敬的选择却有亏于道义。

具有讪笑意味的是,此前张小敬以“不义”之名被论处死刑,原由倒是为亡友报仇的义举;此番出卖“暗桩”、反水兄弟,于张小敬的本意,无疑是出于对大仁大义的天然响应,而其行为却落入了传统中国人对“不义”的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