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 > 正文

何炅李晨等齐聚,《令人心动的offer》热播,他们如何“装大人”

2019-12-05 03:00暂无阅读:1707评论:0

作者 | 霏絮

我们都是被“扔”进社会的。

从学校到职场,从孩子到大人,人生总是在匆忙转场。

如果“大人”是一个角色,我们谁又没有为了“它”演过几场。

有人天赋异禀,“演技”醇熟;但绝大多数平凡的我们,总是从狼狈地照虎画猫开始,迷失于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的各种声音之中,等待着自己的努力能有一天被“幸运”二字看到。

初入职场的一次次试探,跟我们小时候偷穿妈妈的高跟鞋,或者偷用爸爸的剃须刀也许并没有什么差别,对于“新事物”的兴奋和对“未知感”的不安层层交叠,并且极大概率地最终会在不适感中,体会到想象的破灭。

“装大人”是我们成长道路上无法绕开的一个“片场”,而我们要演过多少次,才能称为真正的大人?

在今晚播出的《令人心动的offer》里,李晨“演”了一场。

又一次的分组课题比拼,8位律所实习生接到了在半天时间内为一件民事诉讼取证的艰难任务,他们要在陌生的环境与人群中取得信任,搜集信息。

当郭旭组屡屡碰壁的时候,另一队的组长李晨却另辟蹊径,“演”起了来超市考察、寻租店面的“李老板”,企图以一种与环境相匹配的“社会人”身份,获得平等对话的权利。

李晨装老板

但毕竟是一个尚未走出校园的实习生,李晨还无法真正“演”好一个别人,透着点心虚的笑容,和支支吾吾地表述,让这场伪装濒临破功,最终在李浩源的临场补救下,才算是勉强过关。

引用何炅在场外观察时所作的评论,“李晨,演大人演了一半。”

而这句“装大人”,人人皆有共鸣。

“穿上一身帅气西装,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是周震南在12岁时“装大人”的初次尝试。第一次独自出国,因为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是小孩,周震南跑到洗手间用水给自己抹了个大背头,还描述起自己抬头挺胸、放低声音、故作高冷的、在现在回想起来实在有些“滑稽”的做派。

周震南装大人

我们都曾有过这样“滑稽”的时刻吧,以为伪装好外表,就能成为一个大人。

《令人心动的offer》前几期,日常大大咧咧的郭旭在见委托人之前特地换了一个成熟的发型,还穿上了不熟悉的高跟鞋,期望展示自己成熟专业的律师形象。然而在叫错委托人姓名,以及情绪化地附和对方这些非职业化的情形发生之后,先前这些对于外表的包装,反而显得虚无。

带教老师徐灵菱曾经找郭旭谈话,直言:“我喜欢你私下的机灵,但律师的语言不带调皮,职场中要去掉学生气,不要把问题全都表现在脸上。”

是啊,那些外在的装饰再严密,也不及一个小小表情的破坏力。

也许,真正的“大人”的世界就是没有表情的吧。

只是,李晨那个闪烁的笑,和被店员质问时的面露怯色;郭旭的“七情上面”;何运晨总是接话的急切……无论哪一个镜头都让我们无法冷眼旁观,或是轻描淡写地抛下一句评论,因为这其中的某些时刻,都是我们曾经经历、正在经历、或者终将经历的瞬间。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世另我”——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知乎上的“果日暖阳”答主曾在“如何评价《令人心动的offer》中李晨的表现?”这一提问下留言:“在李晨的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觉得他更像是刚刚踏入职场的你我他。我们在面对工作时一头雾水,做事情欠缺考虑,说话没有逻辑,有时候在场合上不敢说话,现在的我或许就是这样的,我们在羡慕那些像是何运晨、李浩源他们的游刃有余,自己也有点无力感。”

没有人能随随便便地成为“大人”。

今晚的节目里,何炅还分享了杜海涛 “装大人”的故事,何老师说海涛最开始做《快乐大本营》主持人时都会去厕所很久,后来才知道原来他觉得主持人看台本是特别小孩子的事情,为了演好一个大人,他总是躲去厕所偷偷地看台本。

杜海涛装大人

何炅说,觉得很萌,但更觉得心疼。

当“半大人”们看懂了与大人世界之间的鸿沟,为了跨过它而笨拙努力的样子,总是最让人觉得心疼。

何炅:演大人演了一半

offer加油团在节目中抛出了一个问题,“如何在职场装大人?”结果大家一番讨论,却得不到任何一个最优的解答。

加油团讨论职场装大人

何炅说:“勉强是小孩装大人的常态,不懂勉强装懂,不会勉强装会,不喜欢的勉强自己喜欢,但实际上并不招人喜欢。”

何炅:勉强自己装大人

这是“过来人”回望时的感悟,但我想身处其中的我们却未必需要对“装大人”避之不及,它不会成为我们变成“大人”的捷径,但一定是个必然经历的过程。

就像 Papi 姜逸磊所说的:“该撞的南墙都得自己亲自去撞,大部分人都会经历从不成熟到装成熟再到真正成熟的阶段。”

papi成长论

上期《令人心动的offer》在安徽农村做法律援助时,面对情与法的纠结,实习生们总有动容的一面,在那一刻,他们的任何伪装都还能被一个下意识的情感卸下,而当他们在事业中面对越来越多相似的纠结之后,心里的某些地方会不会变得坚硬?他们还会在人前脱去紧紧包裹住自己的伪装吗?

第五期里,徐灵菱老师提到了“世事洞明、人情练达”,而在这八个字前面,她用了“修炼”二字,这是每一个“半大人”都需要细细实践的词语。

《令人心动的offer》其实就是向我们展现了“修炼”过程的一个缩影,这些鲜活的个体告诉我们“职场怪物”的背后,也有真实的人性。

也许职场就是一台冰冷的机器,需要我们抑制情感、摈弃态度,而我们终有一天会成为这台机器上一个合适的零件,成为自己曾经讨厌的“大人”。

“半大人”们从来不是完美的,却也真因为缺憾而更为真实,也更为珍贵。当我们一步步不可逆地走向“油腻”,只能安慰自己,在长大这条单行道上,曾经拥有过青涩、笨拙、傻里傻气的“装大人”记忆,已经足够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