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际 > 法国人:疫苗比病毒更可怕!新冠的“救命稻草”为何遭嫌弃?

法国人:疫苗比病毒更可怕!新冠的“救命稻草”为何遭嫌弃?

2020-11-22 08:02未知阅读:1825评论:0

最近,普天同庆并且刷爆各大网络的好消息肯定是在实验阶段获得巨大成功的新冠疫苗,“扼杀”了几乎整个2020年的新冠病毒终于或将被“绳之以法”!

图源:forexchina

憧憬一下:疫苗正式普及以后,像小编一样人在海外的华人们终于又能“正常回家”,不用天天担心飞机票被取消或是健康码“红”了;而对于热爱自由和喝酒的法国人来说,也可以重新正大光明的“丝袜黑”和旅游啦!!

图源:pinterest

然而……法国人民,似乎不愿意接受这个“礼物”。

图源:leparisien

根据益普索的调查报告显示,只有54%的法国人表示“准备好接种新冠疫苗”,与8月份相比还下降了5%,拒绝接种疫苗的比例更是在所有接受调查的国家之中排名第一;反观国内,新冠疫苗的接种意愿一直高于80%,在8月份甚至还达到了96%,这种“全员模范生”的自觉,不愧是防疫工作做的最好的国家呀。

有人可能会问,法国人都不怕感染病毒吗?当然不是,每天都有很多人在检测站排队做病毒抗原检测,不少人上街买菜的时候也是口罩+手套的“全副武装”。但是如果你问法国人,你会为了预防新冠病毒打疫苗吗?分歧就出现了

坚定相信科学的“乖宝宝”派自然是有:

如果每个人能都能获得疫苗,我就会接种,这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只有每个人都接种了才能打破病毒的传播链,集体利益是很重要的。

但是认为没有必要接种疫苗的人也并不在少数:

我很健康,也不属于易感人群,我觉得去接种这类全新的疫苗很冒险。

这毕竟是一种新疫苗,我可能会等到确定他确实有效之后再去接种。

即使,整个世界都处于新冠疫苗制造的“水深火热”之中,依然有一半的法国人拒绝接种,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其实,法国人人的这种态度并不是针对新冠疫苗,他们反对所有的疫苗。

法国:反疫苗世界冠军

法国人反对接种疫苗这件事由来已久,世界范围内其实有不少欧美国家都有这个现象,但是像法国人这么坚持以及彻底的,倒还真的没有。

从一些更细节的数据来看,有三分之一的法国人认为疫苗是“危险的”,20%的法国人认为疫苗“完全没有用”。而在法国人特别反对的疫苗中,名列前茅的就有季节性流感疫苗,以及包括乙肝疫苗在内的一系列新生儿应该注射的疫苗。很难想象,一直到2018年,法国新生儿必须接种的疫苗都只有我们俗称的“百白破”三种而已!包括乙肝以及脊髓灰质在内的其他8种疫苗,都是经过了政府和国会数年的斗争才成功加进新生儿的“注射手册”里的。

法国,反疫苗世界冠军!

图源:unbonplan.com

“越富有的国家越不爱打疫苗”

从上面这张图表其实我们也可以发现,颜色较深的“反疫苗”国家大多是那些经济以及科技实力较强的地区,且以欧美国家为主;而那些颜色浅的,对疫苗接受度非常高的地区则大多是我们印象中的“穷国家”。

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尔难民营内,一名医务工作者正将疫苗灌入注射器

图源: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而这个现象,也在另一个与“疫苗信任度”有关的全球调查与研究中得到了解释:在像是孟加拉国和卢旺达这一类对疫苗信任度非常高的国家里,各种传染病非常盛行,加上医疗水平和资源低下,因此人们理所当然的把自己的生命寄托在了这些疫苗身上,毕竟要是不打疫苗,被传染了之后几乎是“必死无疑”了;反之,在那些医疗水平高且资源充足的国家,人们对自身的医疗体系有着足够的信任,认为即使自己真的因为没有打疫苗而染病,也是绝对能被治愈的。

而法国,明显就属于后者,再加上医疗保险的福利制度,还不需要为高额的医药费而担心,考虑到某些疫苗接种之后还可能有副作用,那就更没有必要冒险去打疫苗了呀。

医保卡在手,看病不用愁

图源:infocartevitale

这一套逻辑似乎非常说得通。但是朋友们,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疾病,疫苗似乎真的是唯一一种“救命药”,其他医疗手段是无法治愈的啊!新冠病毒就是这其中之一!

“逆反心理”

但凡对法国社会稍有了解的人都会知道,法国人民的“逆反心理”——尤其是对于政府——有多么严重。有媒体在2019马克龙总统与法国人民的“Grande débat”之后做了一项关于政府信任度的调查,数据显示,足足有68%的法国人对“政府能够改变现状”没有信心。

图源:latribune.fr

在过去的十年里,法国人对政府的信任度急速下降。经济形势的下滑以及不安全感的增加导致“反体制力量”,也就是“民粹主义”的兴起,而民粹主义的其中一项最大特点就是对于菁英阶层的不满以及执政派的不信任。经济学家丹尼尔·科恩解释说:

经济不安全感和民粹的崛起之间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几十年来可能积累起来的对当权政府的失望情绪,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助长了这种反体制的反应。

2017年马克龙在总统大选中战胜极右翼的玛丽·勒庞,曾经被称为是“主流政治”战胜了“民粹主义”,而马克龙也在竞选时说:“我决定参加总统选举,因为我想让每一个法国人重拾对自己、对法国以及对我们应对挑战的集体能力的信心。”。然而2018年底“黄马甲”运动的掀起也明明白白的宣告了马克龙的“愿景”的失败,以及民粹主义大浪潮的到来。

图源:20 minutes.fr

不光是对于政府,这种“不信任感”也针对于那些大型医药企业,认为这些医药企业就是想要赚钱,而“强制接种某些疫苗”就在这种不信任感下演化成了“阴谋论”:这些疫苗一定是医药公司为了赚钱而和政府串通好的!我才不上当!

一位法国的医生在接受关于疫苗问题的访谈时也提到过:

要是现在有能治愈艾滋病的疫苗,我相信不少人会去打的,很多人其实只是反对那些被要求强制接种的疫苗。

而面对这次疫情,更有三分之二的法国人表示对政府没有信心,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认为法国政府没有很好的预测疫情的发展。虽然法国政府也算是“及时止损”,宣布了一系列包括“封城”在内的防疫措施,但是有些商贩还是把这笔因为疫情而造成的经济损失算到了政府的头上。再加上从疫情初期到现在,政府对“是否戴口罩”这件事的态度从“不建议”到了“不戴就罚款”,这期间的摇摆不定也让民众感到不满,而政府的这种态度也从某种意义上更加激活了很多人心里的不信任以及“逆反心理”。“疫苗有害”论

坚定的相信疫苗会致死以及导致更严重的疾病,也是法国人反对疫苗的重要原因之一。

很多人可能奇怪,用来治病的疫苗怎么可能会致死或是导致疾病呢?答案其实是肯定的,疫苗就和所有的药品一样,都有可能会产生副作用,而这些副作用确实有可能会致死以及导致其他大大小小的病症,并且因人而异。但是,世界上大部分的人依然会选择服用药物以及接种疫苗来对抗疾病,因为当药物功效明显大于副作用的时候,这个“风险”就非常值得。

“Le vaccin va vous tuer. ”

图源:lexpress.fr

而法国人,甚至可以说是整个欧美世界的人,对于疫苗的深度恐惧要从20多年前说起。

1998年,一位名叫维克菲尔德的英国医生在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中声称,麻疹、风疹和腮腺炎疫苗(统称MMR疫苗)会导致婴儿换上自闭症。这篇论文其实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但是在2002年,维克菲尔德医生和另一个研究者在一个没什么名气的期刊上又再一次发表了佐证自己观点的实验综述,声称“在25个自闭症小孩的肠道里,有24个找到了麻疹病毒,疑似是疫苗病株引起的”,这份研究结果加上自闭症患者父母的现身控诉,在媒体的渲染以及煽风点火下,在整个欧美世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图源:vaccin obligatoire

为了证实或者证伪这项研究结果,在2002年至2005年间,自闭症以及疫苗领域的医学专家总计花掉了上百万英镑的费用来进行研究,而事实就是,除了维克菲尔德医生自己的研究之外,没有任何研究结果可以佐证他的观点,《柳叶刀》上的论文也在2004年被正式撤下。

这其实可以说是学术界对于“MMR疫苗导致自闭症”这一观点彻底的盖棺定论了,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在很多人的固有思维里,这一认知甚至是简化成了“疫苗=有害”,他们并不相信科学,但是却非常容易相信那些“极度颠覆常识”的事情。

我们现在都生活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网络和自媒体的极度发达也让“造谣”变得越来越没有成本,这些极度博人眼球的观点也越来越多,相信的人更是不在少数。很多医生也表示:“经常有人和我咨询是否要打疫苗,但是他们提出的很多担忧真的让我无法理解,甚至有的人认为疫苗比病毒更可怕,我也不知道这些认知是从哪里来的。”

“Quand trop d'informations tuent l'information.”

图源:Médiaz

现在回头想想,在新冠疫情来势汹汹之前对于疫苗态度也并不是很“友好”的中国,很大程度上也是受了各种谣言和民间偏方的“蛊惑”,不少人身边可能也有这种“打死也不相信医生,就只相信网络和民间偏方”的七大姑八大姨们吧。

一场新冠疫情来势汹汹,把全世界都搅得一团糟,疫苗的即将到来让身处“抗疫黑洞”的我们看到了一线曙光,许多法媒也开始讨论“强制接种”新冠疫苗的可行性以及必要性,但是大家得出的结论也很一致——这在法国社会非常难落实。

作为外国人,我们也确实非常难真正的理解那种深入法国民族血液里的“追求自由”,前些天,左翼政党的玛丽·勒庞在接受BFMTV采访时也说:“我本人是会去接种新冠疫苗的,但是我不会强迫任何人去接种,因为我们都是独立且自由的个体。”

虽然但是,在这种世界性的健康危机之下,生命当前,求求“顽固”的法国人们,我们还是相信科学吧!

作者 肉丝

策划审编:享法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