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被誉为“诗鬼”的他,只因所谓的避讳,不得参与科举

被誉为“诗鬼”的他,只因所谓的避讳,不得参与科举

2020-11-22 08:43未知阅读:1381评论:0

提起唐朝诗人,我们大概都会想到“唐代三李”,而这其中有这样一位诗人,有着一对奇特的通眉,身形单薄瘦弱——他,便是“诗鬼”李贺。

他生于当时的河南府福昌县昌谷乡,其祖籍是陇西郡,也就是说其骨子里流淌着李唐宗室王族的血液,而他本人也为此感到骄傲与自豪,然而,早在武皇时代,李唐宗室的人便已遭到杀戮,若非当年他的父亲名声衰微,恐怕历史上便不会有李贺这位才情卓越的诗人了,所以,说到底,他这个皇室宗亲,怕只是徒有虚名罢了。

幸好,命运待他不薄,尽管他拖着一身病体,却也挡不住其才华外露,——他,自小天资聪颖,年仅七岁便已能作出一首磅礴大气辞藻瑰丽的诗词文章,这在当时看来已然小有名气,后来,当时的大文豪韩先生与皇先生得知昌谷乡有位小天才,特来此地造访,想要一探究竟,而小小年纪的他,看着面前的两位文学造诣较高的先生,丝毫没有怯场的心理,反倒是在写下一首《高轩过》以后镇静自若的等待着二位先生的专业点评,大有少年老成之意,这若是在现在看来,大概会有许多人认为他很狂吧,甚至会孤立于他,然而笔者以为,其实一个人的狂傲是有原因的,——假若一个人并没什么才华与能力,资质平庸,那么他又有什么资本可以狂的呢?况且谁的年少不轻狂呢?

当时的韩、皇两位先生看到他这样后,心里也是十分的不满,但当他们看完他那首一挥而就的诗时,心中的不快顿时烟消云散了,对他是赞不绝口呀!是啊,一个人要想真正的获得他人的赏识与器重,自身才华与能力的提高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会对他们有价值,才会被他们高看一眼,否则,你就被其他更有能力的人所取代,然而,正所谓树大招风,年少成名,带给他不仅仅是无尽的荣耀,还有就是周围同龄人的嫉妒,所谓的天妒英才,说的大概就是他吧。

在古代,许多读书人梦寐以求的大概就是参加科举走上仕途,那时的他或许也是这样想的吧,只是,造化弄人,在他还未成年时,父亲便去世了,而他,不得不依照当时的规定服丧三年,且不得参加科举做官,大概是公元810年,经大文豪韩先生的一封书信的极力劝说,这年初冬时节,他参加了由房先生主持、韩先生参与组织的河南府试,并在考试中,以一首《河南府试十二月乐词并闰月》脱颖而出,一举获隽,而他,也即将在年底赶赴京城参加进士科举的考试,然而,就在此时,京中有不怀好意的小人放出流言,其大意是说他的已逝父亲的名字中含有“晋”,而“进”又与“晋”同音,所以为了避其名讳,他不应当来此参加进士举的考试。一时间他便被扣上了不忠不孝的莫须有的“帽子”,成为了当时的众矢之的。

尽管当年我们的文豪韩先生为此还作了一篇名为《讳辩》的文章,指出若父亲的名字里带有“仁”字,难道为了所谓的避讳,做儿子的就不能做人了吗?奈何小人的背后势力太过强大,以及当时对避讳这一观念早已深入人心,也还是没能压住这场“避讳”风波,最终,他还是装好行囊愤然离京,又一次的回到了那个偏僻的昌谷乡,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再次开始了从前那般每天背着小竹筐,骑驴爬山欣赏周围风景,借此寻求自己创作的灵感,或许就是他对于创作这样的用心与认真,每当他满载而归准备整理之时,他的母亲总是会说他这是要呕出自己的全部心血才肯罢休呀!这看似一句简简单单的玩笑话,这其中包含了他母亲太多太多的酸楚啊!是啊,他本就体弱多病,加之他对于写作又是如此的痴迷,作为母亲又怎么不会心疼他啊?——笔者想,大概世上所有母亲都有一颗牵挂儿女的心吧。

而他,不仅如此地热衷于写作,还时刻关注于国家大事,以及普通民众的生活,在他的作品中,我们不仅可以看到的是他对于当时统治者的治理方式的抨击与讽刺,还可以看到他对于下层劳苦人民生活的关心与同情,大概是永贞元年,那时的他也才十六岁吧,当年唐顺宗带病继承皇位,并任用王叔文、韦执谊等人开展除弊革新运动,然而,好景不长,同年八月,宦官俱文珍联合勾结一众贵族官僚改元永贞,逼迫唐顺宗称病退位,就这样,当年的一场轰轰烈烈的革新运动结束了

,第二年,顺宗病故,但是,后来柳宗元、刘禹锡等人在各自的诗文中含沙射影地指出:唐顺宗并非病亡,而是遇害被迫身亡的,待他成年以后,得知此事的缘由时,他挥笔写下著名诗篇《汉唐姬饮酒歌》借此批判与讽刺,——这便是他吧,不仅痴迷于写作,却也不忘关心国家大事与民生疾苦,甚至会以笔为武器,为民发声。

后来,许是因为李唐宗室王族的后代的缘故,加之文豪韩先生的极力夸赞与推荐,在元和六年五月,他再次返回京城长安,又经宗人的荐举,与一番考核之后,由于父辈的原因得以进入官场,担任奉礼郎一职,而他以这样的一个从九品的低微官职在官场之上待了三年之久,在这段时间里,他不仅结识了许多志趣相投的新朋友,也认清了当时官场上的黑暗现实,——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与勾心斗角,这让本想在官场上大展宏图的他心灰意冷,最终,或许是因为当时升迁无望,加之发妻离世,让本就身体孱弱的他再也支撑不住,抑郁而终,年仅二十七岁。

在此,笔者以为尽管他的一生短暂,但也会因为其才学与能力让他的一生不会是单调乏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