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 > 正文

童年被性侵,母亲是同性恋者,她却用一部纪录片,向所有过去温柔地说“谢谢”

2018-05-18网络整理阅读:61评论:

童年被性侵,母亲是同性恋者,她却用一部纪录片,向所有过去温柔地说“谢谢”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种关系,

是理所应当的。

最温柔的理解

Love

母亲同性恋者,社会最底层,辍学生,性侵受害者,黄惠侦身上有很多标签,有人看了片子,说“这片子太猛了”。的确,这些元素杂糅在一起,随随便便,就能挑动媒体的神经。

黄惠侦却不想煽情,回避励志,好像用最生猛的食材,清蒸白灼,上了一碟最寻常的家常小菜。

那碟清清淡淡的小菜,不同于任何家国天下历史浩荡的纪录片,那是一部私人纪录,扣问的,是“妈妈,你爱我吗?”

三问三答,却如同向天而歌。“这世上没有任何一种关系,是理所应当的。”

台湾放映结束后,黄惠侦在角落孤零零等着例行的导演问答,迎着观影结束时涌出的人群,迎着光亮,背影单薄,有观众,忍不住抱了抱她。

柏林放映结束后,一个日本男人跑去跟黄惠侦说,“抱歉在你身上发生了这样的事,但是请你知道,不是所有男人都像你父亲那样的。”一连说了好几遍。

侯孝贤曾经连样片都没看,就告诉黄惠侦,“你只管专心创作,其他的我来。”

童年被性侵,母亲是同性恋者,她却用一部纪录片,向所有过去温柔地说“谢谢”

《日常对话》导演黄惠侦(右)与女儿一起出席电影试映会

于是,16个T的硬盘容量,150个小时的影像素材,从1988年拍摄到2016年,剪成了88分钟的纪录片。

于是,这部片子提名台湾金马奖,问鼎柏林国际电影节泰迪熊奖最佳纪录片,评语是“充满力量,具有普世价值的勇气之作”,但是,你可能永远都无法在国内的影院看到它。尽管5月17日,就是国际不再恐同日。

它太私人了。“我的母亲是个同性恋者,我应该怎么面对?”“我的父亲性侵我,我应该怎么面对?”“我的母亲,到底爱不爱我?”

童年被性侵,母亲是同性恋者,她却用一部纪录片,向所有过去温柔地说“谢谢”

母亲“阿女”与黄惠侦的女儿在一起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