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内 > 东风贪腐案行贿者名单曝光,四家都是小微企业

东风贪腐案行贿者名单曝光,四家都是小微企业

2020-09-17 12:45未知阅读:1744评论:0

澎湃新闻

9月1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上,一篇名为《除“内鬼” 反“围猎” 东风公司斩断贪腐利益链》的观察文章,详细披露了东风汽车日前掀起的反腐案件细节,并公布涉及的四家供应商“黑名单”,这也是行贿者名单首次曝光。

此前东风公司技术中心纪委在监督检查和相关案件审查调查中发现,有11家供应商存在多次向本企业工作人员行贿等不良行为,其中4家——湖北睿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武汉联通电子有限责任公司、武汉臻质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武汉易元精工设备有限公司因情节较重、态度恶劣而被直接列入黑名单,不予合作;另外7家供应商被约谈、警告。

事实上,今年8月,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技术中心在年度供应商廉洁共建大会上,就通报了东风公司内部员工与供应商内外勾结的典型案例,并公布了上述第一批不予合作的供应商名单,但具体名单当时并未对外公开。

四家企业均属小微企业

被东风公司重拳整治的四家供应商企业,被指“存在与企业工作人员有贿等不良行为,属于情节最为严重,且态度恶劣者”。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湖北睿欧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8月3日,注册资本50万元,实缴资本27万元。该公司主营业务为汽车零部件及配件、机电设备及零配件、仪器仪表等,去年5月,东风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技术中心曾在这家公司采购增压器转速传感器及数采模块。

武汉臻质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0月17日,注册资本50万元,实缴资本未知;武汉易元精工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5月21日,注册资本500万,实缴资本未知,公开信息中也鲜有二者与东风之间的业务往来。

武汉联通电子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96年9月5日,注册资本600万元,作为这四家供应商中资历最老者,东风与其合作的次数也最多最频繁,在其19条招标信息中,有12条与东风相关,占比高达63%。其主营业务是通信设备、网络设备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批发零售等。

不难发现,这四家企业规模不大,且部分企业信息模糊甚至缺失。外界难免产生疑问,面对东风这样一个规模庞大的央企,这些小微企业究竟是如何进入它的采购体系的?

打“老虎”还要除“内鬼”

除了治理供应商腿问题外,东风也在除“内鬼”。

近日,针对东风本田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2名工作人员与供应商勾结,大肆侵占公司利益一案,广东省惠州市大亚湾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已依法对上述2名工作人员和涉及的8名供应商人员职务侵占案提起公诉。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据了解,韩连凯、方李凯分别为东风本田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财务、采购岗位职员,二人利用职务之便,同多家供应商“里应外合”,套取企业大量资金后进行私分,涉嫌职务侵占犯罪。

东风公司纪委工作人员介绍,“在供应商没有实际供货的情况下,二人通过虚构业务、伪造凭证、虚开发票等方式套取资金,数额特别巨大。供应商将骗取的货款扣税后,与韩连凯、方李凯三方平分。”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的这篇文章里,同时也披露了多起员工与供应商勾结的腐败案件。

今年东风汽车展开反腐行动,一个月内两名副总级别高管被查。

6月初,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陈建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公司纪委纪律审查和十堰市监委监察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6月底,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特种装备事业部(东风越野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旺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同样被调查和采取留置措施。

供应链体系是重灾区

在《中国纪检监察报》的一篇文章中,还列举多个典型案例,指出供应链体系是东风腐败重灾区。

其中,去年查处的东风模冲公司腐败窝案涉案人员上至企业高管、中层,下至普通职员,均存在与企业合作方进行权钱交易以及受贿行为。

比如,该公司原监审部副部长利用审批支付采购货款权力收受供应商好处,为供应商在银行骗贷过程中提供担保,金额高达4500万元,给企业造成严重债务连带责任风险;原市场开发部部长与供应商往来密切,利用职权为供应商“中标”本企业采购业务提供便利并谋取利益;原采购管理部采购管理员因工作失误重复向供应商支付货款,在收受供应商贿赂后,将相关情况蒙混过关。

另外,作为供应链企业的驻场代表这一小小的岗位,也成为了内外勾结、腐败的温床。

文章披露,东风旗下一家合资公司不少员工亲属担任供应商驻厂代表,造成腐败问题,更给产品品质管理带来风险,有的员工亲属甚至同时担任几家供应商驻厂代表。

“驻厂代表是由供应商派驻到主机厂进行现场品质服务的人员,其目的是快速解决突发问题,提供品质保障。”纪委工作人员介绍,“部分基层管理人员和关键岗位员工利用手中的考核权、扣分权,要求供应商安排自己的亲属担任驻厂代表。由于驻厂代表为员工亲属,当供应商产品品质出现问题时,有些员工出于人情关系未给予供应商相应考核评价。”

责任编辑:范英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