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杜甫最有情面味一首诗,极富生活气息,颔联为千古好联,经典撒布

2019-05-15 09:25暂无阅读:1389评论:0

杜甫半生不得志,又逢“安史之乱”,能够说是书剑飘零,作品多反映通俗公民疾吃力,抒发伤时感事情怀。五十岁时,杜甫做了剑南节度使参谋,兼工部员外郎,在成都浣花溪畔建造草堂,过上了相对平稳的生活,这4年也是他创作的丰收期。杜甫现存诗近1400首,有240多首写于成都。今天我们赏识的这首极富生活气息的,被誉为最平坦的杜诗——《客至》就是这时代的代表作。

《客至》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荜今始为君开。

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

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馀杯。

这首诗还有一个自注:“喜崔明府相过”,诗中的“客”就是崔明府,“明府”是唐朝人对县令的尊称。“过”,探问、相访。

首联就是一幅明媚的绘图,一个景色秀美,清幽朗丽的栖身情况:接近江边,春潮涌起,绿水围绕,白鸥翩跹。一个“但见”表明门庭萧条,少有人来。固然悄然,也不免孤寂,为下文的“客至”的喜悦做了铺垫。

海鸥在古代是一个与世无争,没有心计的意象,如王维的“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浣花溪畔的情况虽好,诗人也与世无争,连海鸥都来亲近。然则,亲朋云散,不见来访者。这种情形下,崔明府来访,怎不令诗人感动呢?

无客不是诗人孤傲,而是诗人择友。那这位让诗人兴奋地崔明府必然是操行高洁,值得订交的同伙。

颔联:由户外情况转入院中情景,引出“客至”。

我洒满落花的巷子从来不曾因为客来而扫除,今天为您而扫除了;我草堂的蓬荜从来没有为客人打开过,今天为您打开了。这就是与客人讲话的口气,足见亲切,足见愉快。

花径不曾缘客扫,今为客扫;蓬荜不曾为客开,今为客开,不只对仗颇具匠心,且上下两意,互文而足。真是千古好联。

但就这两句却在互联网上被网友污化了,把打开蓬荜,扫净花径的好客之道曲解成男女之间的床笫之欢,实在是对名著的不敬。

颈联:待客。

因为住的荒僻,买不到好的菜肴,就一个菜;因为家穷,没有新酒,只能用隔年的陈酒招待。固然歉疚,倒是实在,倒是亲密。正因为是好同伙才如许落拓不羁,不在意酒菜。吃糠咽菜还甘之如饴的才是真正的同伙。

尾联:两小我喝得高兴,喝得畅意。人在高兴的时候特备喜欢和人分享,诗人提出:我隔着篱笆,把邻家老头儿叫来,让他和咱们一路猛饮。

邀邻助兴,杜甫能提出让一个通俗老头随便过来喝酒,可见杜明府的平时心,也见杜甫的率真和真挚。

前两联写客至,后两联写待客,以“群鸥”起,以“邻翁”结。从外到内,由大到小,从迎客到待客,把门前景,家常话,身边情组合成富有情趣的生活场景。跟尾天然,浑然一体。

杜甫在成都仅生活了四年,在他魔难的生命里,成都草堂让他获得了少有的通亮色彩,享受了短暂的欢欣时光,也成就了这首平坦的好诗——《客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