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梅关旧道:保持华夏至海上丝绸之路的独一陆路商贸通道

2019-06-12 00:51暂无阅读:1275评论:0

梅关旧道,始通于秦汉,主凿于唐朝,与《望月怀远》作者张九龄颇有渊源,拓宽于宋朝,是宋人南迁的骨干道。这条宽约4.5m的古驿道,穿越梅岭,连通南北,达到东南沿海诸口岸,自秦汉以来,就是主要的军事举措,在唐宋时期,更是成为保持陆上丝绸之路至海上丝绸之路的独一陆路商贸通道,对海上丝绸之路的商业繁荣有主要意义。

梅关旧道

1

梅关与梅岭

梅关旧道始通于秦朝,起先是一条穿越梅岭(大庚岭山脉)的曲折小路。谈起梅关旧道,不得不介绍一下梅关和梅岭。梅岭位于江西、广东两省接壤处,属于大庚岭山脉的一部门,梅岭旧道具体位置便位于广东南雄市市区至江西省大余县县城之间。

相传“梅岭”之名源于南迁越人首领梅娟姓氏,战国时期,因华夏战乱,多量南迁越人迁往岭南(秦朝以前,岭南属南蛮之地,不属任何王朝边境,车马欠亨,火食稀少),个中一支便来到现在的梅岭区域,其时梅岭区域风光秀丽,物产雄厚,尚未斥地,而且能隐匿战乱,梅娟首领被此地所吸引,便决意在此地扎营扎寨,很快此地便兴盛起来,后因梅娟一支族人破秦有功被楚霸王项羽封为十万户侯,自此此地被世人称为“梅岭”。梅娟一支族人在此地的扎营扎寨对华夏文化在东南区域的流传,稀奇是岭南经济文化的成长起到了主要感化。因为梅岭区域地势险峻,山岳连绵不停,素有“一山朋分双方天”之称,也恰是这种地形,其时的华夏汉族文化区域和东南沿海部落文化区域形成了一道自然屏障,梅娟一支族人的进献就是为这道屏障打开一个缺口供应了前提前提。

梅岭因有特别的地舆位置和险峻的地形,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主要的古疆场。梅关便竖立在梅岭之上,同梅关旧道始通于秦朝一般,“梅关”也为秦王朝所设立,只是其时的“梅关”不是如今世人看到的梅关。秦始皇一统华夏后,其策略是对北方筑长城以防御匈奴,对南方则开关道以斥地岭南。公元前213年,秦在五岭开山道筑三关,即横浦关、阳山关、湟鸡谷关,后多被战争所毁,个中横浦关便设在梅岭之上,后经唐人和宋人在梅岭上建筑和修葺,便成了后人所称的“梅关”。现在所存关楼建于宋嘉佑年间,因为在宋朝,来自广东的海盐已经起头进入江西省和华夏区域,有需要设立关隘,增强治理,增加税收。宋人在梅岭所建关楼为砖石构造,明万积年间南雄知府蒋杰在关楼上立匾题刻,北面门额为“南粤雄关”,南面门额为“岭南第一关”,关楼两侧有一春联“梅止行人渴,关防暴客来”,清康熙年间南雄知府张凤翔在关楼北侧立碑,刻有“梅岭”两楷体大字。秦汉时期,梅关是华夏和岭南区域商业往来的主要关隘,华夏文化也是经由梅关向岭南区域流传。唐宋时期,梅关更是成为保持华夏至海上丝绸之路的主要关隘。

梅关

2

从“羊肠小径”到“梅关旧道”

现在的“梅关旧道”,道旁有松树梅花,路面铺有鹅卵石和花岗片岩,可供两辆大马车并驾齐驱,是一条真正的平坦大路。而在唐朝之前,这条平坦大路仅仅是一条只能供人行走的“羊肠小径”。秦始皇一统华夏后,组建了一支戎行以积极斥地岭南区域,绵亘在戎行眼前的大庚岭山脉就是一道弗成超越的自然屏障,大庚岭山脉奇峰林立,地形复杂,戎行难以行进,但王命难违,戎行批示官只能将戎行化整为零,各队寻找能穿过大庚岭山脉的道路,个中一支小分队沿着山脉的低凹地真的走出了一条“羊肠小径”,并和其他秦军夹杂,最终达到岭南重地广州。这条“羊肠小径”就是“梅关旧道”的雏形,鲁迅师长说过:“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最初行走在这条路的人只有斥地岭南的戎行,这条古驿道的首要感化也只是传递军情和输送军事物资,后来一些华夏区域和岭南区域的商人见到有利可图,也起头行走在这条小径上。值得一提的是,秦汉时期,尽管这条巷子上已经有商人的身影,但宗品商业规模较小,往来输送货色的也多为挑着扁担的脚夫。到了唐朝,广州已经成长成了远近著名的大口岸,然则走陆路的话,所有的货色都必需从华夏区域都经由梅关旧道达到岭南区域,好多货色从广州口岸出发经海上丝绸之路远销世界各地,华夏区域和岭南区域的商业加倍频仍,商品商业规模也越来越大。唐玄宗时期,这条古驿道终于引起高层的正视,得以扩建,成为一条真正的大道。

那么我们不光要问为什么梅关旧道是保持华夏至海上丝绸之路的独一陆路商贸通道呢?大唐国力强大,经济繁荣,为什么不多拓荒几条新的通道呢?其一是拓荒一条新的通道人力和财力成本要远高于在本来的道路上扩建,并且即使能拓荒一条新的通道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也无法缓解其时这条旧道上的商业压力;其二是梅关旧道的特别性,梅关旧道将华夏与岭南以及长江水系的章江和珠江水系的浈江打通,是两洪水系最快捷的通道。北方物资走水路,由长江到赣江,溯章江而上运往大余梅岭脚下,后由夫役挑过古驿道进入广东省南雄市,然后由浈江、珠江运往国外。建筑后的梅关旧道真正成为沟通南北的商贸通道,海上丝绸之路也从这里起头延伸,广州也成为了世界著名的商业大港。据《中国札记》记载:“广州者,海舶登陆处也。唐时,广州之波斯、阿拉伯商人,北上扬州者,必取道大庾岭,再沿赣江而下,顺长江而扬州也。”享誉世界的丝绸、茶叶、药材、工艺品等经梅关旧道运往口岸,沿海上丝绸之路运往南亚、中东直至遥远的欧洲;来自列国的香料药材、珠贝宝石在抵达岭南后,也经由这条古驿道运往华夏,直接鞭策了海上丝绸之路的繁荣成长。

3

梅关旧道与张九龄

说起梅关旧道,不得不提张九龄,梅关旧道的成功建筑,张九龄功弗成没。张九龄,字子寿,名博物,谥文献,享有“自古南天第一人”、“岭南诗祖”“开元名相”等佳誉,也是岭南区域第一位出任宰相的人。说起张九龄,并不被世人所熟知,但说起《望月怀远》,人人就十分熟悉,稀奇是那句“海上生明月,天际共此时”。唐开元四年,时任左拾遗内供奉的张九龄因与其时宰相姚崇正见错误,无心朝政,便称病请辞南归,返回岭南桑梓孝养其母。作为岭南人,南归时必经由梅关旧道,见旧道年久失修,险峻难行,交游的行人“以载则曾不容轨,以运则负之以背”,大为愤慨。开元年间的唐王朝,经“贞观之治”,经济苏醒,文化繁荣,开元年间,更是被后人称为“开元盛世”;同样,岭南区域依托沿海便当,早已经不是以往的小小部落,广州更是成为了对照有名的大城市。在如许的前提下,华夏和岭南区域的商业往来十分亲切,而作为独一的陆上通道竟然只是一条“曲折小路,显然如许的旧道与其时的经济文化成长要求不相适应。为达到“上足以备府库之用,下足以赡江淮之求”,充裕行使岭南“齿革羽毛之殷,鱼盐蜃蛤之利”,进一步改善南北交通,张九龄向唐玄宗献状请开“大岭新路”,获得恩准。张九龄奉诏后立时主持开凿工作,“农闲动工,不须一季”,便开凿了一条长约20余丈、宽3丈,可供两马车并行的大山路,使梅关旧道成为“坦坦而方五轨,阗阗而走四通。转输以之化劳,高深为之失险”的大道。梅关旧道拓宽后,拉动沿线经济,加快了华夏和岭南区域的商业往来以及海上丝绸之路的成长,开创了“商贾如云,货色如雨,万众践履,冬无寒土”的新局势。

张九龄

梅关旧道不光仅是一条商道,照样北人南迁的一条骨干道。位于梅关旧道南的珠玑巷是华夏生齿往珠江三角洲迁的要害驿站,南迁越人首领梅娟是首位开荒者,后经侯景之乱、安史之乱、靖康之乱,多量北人经梅关旧道南迁,并在岭南假寓,这间接鞭策了岭南区域的经济文化成长。此外,除张九龄以外,也有好多文人诗人行走在这条古驿道上,留下了好多文人美谈。北宋大文豪苏东坡被贬连州,途径梅关时留下“梅花开尽杂花开,过尽行人君不来,不趁青梅尝煮酒,要看红雨熟黄梅”的诗句。明汤显祖曾在去浙江遂昌任职途中,经由梅关旧道,听闻杜丽娘还魂的故事,颇有感想,五年后,朝纲废弛,太监当道,民不聊生,他从杜丽娘的遭遇中联想到自身宦海坎坷,写下了“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怎若何,如花美眷”的《牡丹亭》。

先有梅关道,后有海丝路。海上丝绸之路从这里延伸,并与陆上丝绸之路在这里实现汗青性的大对接,使华夏文化和岭南文化、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在这里交汇融合,成就了中国文化经济汗青的绚烂。尽管,现在梅关旧道已不复往日之繁荣,也失去了往日的感化,旧事前年,悠悠岁月,梅关旧道仍然是古海上丝绸之路的主要撑持点,也是中华民族贵重的汗青文化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