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 > 正文

东坡水调歌头中秋词一出余词尽废?读过这9首或许会改变您的想

2019-09-14 09:25暂无阅读:1420评论:0

媒介

关于中秋的诗词当然以苏轼《水调歌头》最为有名。胡仔对苏轼(1037年 -1101年 )信服得五体投地,甚至在《苕溪渔隐丛话》中评价:

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废。

胡仔说得固然有些夸张,然则东坡居士的这首词的确写得太好,也难怪被人推崇备至: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苍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回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堪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世?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该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离合悲欢,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不外要说“余词尽废”的话当然也是夸张,我们不克为了一朵艳丽的鲜花就抛却了整个春天。因为有不少佳作其实好多人并没有卖力读过。

尝过了苏轼的开胃大菜,不妨再看看其他人用水调歌头写得中秋词,不知道有没有您最喜欢得作品?

老街顺便录入一首本身的中秋词,也迎接诗友们测验一下,留下本身的佳作。

一、水调歌头·徐州中秋(宋·苏辙)

拜别一何久,七渡过中秋。客岁东武今夕,明月不堪愁。岂意彭城山下,同泛清河古汴,船上载凉州。鼓吹助清赏,鸿雁起汀洲。

坐中客,翠羽帔,紫绮裘。素娥恶棍,西去曾不为人留。今夜清尊对客,明夜孤帆水驿,依旧照离忧。但恐同王粲,相对永登楼。

苏轼写了《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的第2年,也就是宋神宗熙宁十年(1077年)。 苏轼离京赴徐州任知州,苏辙(1039年 -1112年 )与之同业。中秋节时,二人一路泛舟弄月, 中秋事后,苏辙又要转道赴南都 , 临别前写下此词。

苏轼得中秋词有“兼怀子由”之语,苏辙时隔一年写下这首词也算是回赠哥哥苏轼。

二、水调歌头·中秋(宋·米芾)

砧声送风急,蟋蟀思高秋。我来对景,不学宋玉解悲愁。整顿苦楚兴况,分付樽中醽醁,倍觉不堪幽。自有多情处,明月挂南楼。

怅肚量,横玉笛,韵悠悠。清时良宵,借我此地倒金瓯。可爱一天风景,遍倚阑干十二,宇宙若萍浮。醉困不知醒,欹枕卧江流。

米芾(1051-1107),世称米南宫、米颠。能诗文,善书画,与蔡襄、苏轼、黄庭坚合称"宋四家"。

注重第三、四句的断句:我来对景,不学宋玉解悲愁。是上四下七,苏轼等人的词是上六下五构造。

三、水调歌头·癸丑中秋(宋·叶梦得)

河汉下平野,香雾卷西风。倚空千嶂横起,银阙合法中。常恨年年此夜,醉倒歌呼谁和,何事偶君同。莫恨岁华晚,轻易感梧桐。

揽清影,君试与,问天公。遥知玉斧初斫,重到广寒宫。授予孤光千里,不遣微云点缀,为我洗漫空。老去狂犹在,应未笑衰翁。

叶梦得(1077年-1148年 )字少蕴, 是南北宋词风改变时期的主要词人,老街写过一篇《观宋填词70 读南宋叶梦得词 领略雄放、婉丽、奔放三种词风之区别》。

这首词是其奔放之词:老去狂犹在,应未笑衰翁。

四、水调歌头·和董弥大中秋(宋·朱敦儒)

偏赏中秋月,从古到现在。秋风玉露相间,别做一样清。是处帘栊争卷,谁家管弦不动,乐世足欢情。莫指关山路,空使翠蛾颦。

水精盘,鲈鱼脍,点新橙。鹅黄酒暖,纤手传杯任频斟。须惜晓参横后,直到来年今夕,十二数亏盈。未必来年看,得似此回明。

朱敦儒(1081-1159)字希真,名句有: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授予疏狂。”北宋时屡招不仕,南宋时出仕,晚年与秦桧有往来,略损名节。这首中秋词应该是歌席上的唱和之作。

五、水调歌头·今夕定何夕 (宋·张元干)

今夕定何夕,秋水满东瓯。凄凉怀抱,何事还倍客岁愁。万里碧空如洗,寒浸十分明月,帘卷玉波流。非是经年别,一岁两中秋。

坐中庭,风露下,冷飕飕。素娥无语相对,尊酒且迟留。琴罢不胜幽怨,遥想三山影外,人倚夜深楼。矫首望霄汉,云海路悠悠。

读张元干(1091年-约1161年)与张孝祥一路号称南宋初期“词坛双璧”。

读他的中秋词,便觉六合之间自有一股豪气。

六、水调歌头·中秋饮南楼呈范宣抚 (宋·王质)

细数十年梦,十处过中秋。本年清梦,还在黄鹤旧楼头。老子个中不浅,此会天教重见,今古一南楼。星汉淡无色,玉锦倚空浮。

带秦烟,萦楚雾,熨江流。关河聚散南北,依旧照清愁。想见姮娥冷笑,笑我归来霜鬓,空敝黑貂裘。把酒问清影,肯去伴沧洲。

读这些词时,不要去注重作者是谁。仅仅从词作自己来赏识,感受一下别样的中秋词。这首词的中心句是:空敝黑貂裘。典故出自《战国策》卷三〈秦策一·苏秦始将连横〉:

说秦王书十上而说不成。黑貂之裘弊,黄金百斤尽,资用乏绝,去秦而归。

说的是苏秦去秦国作“秦漂”,然则没有获得秦王的赏识,钱却花光了,没法子只好回家了。这是苏秦的最低谷的时候。

宋朝有两个王质,北宋的王质是宰相王旦之侄,少年时拜西昆体代表人物杨亿为师。这首词的作者王质(1135~1189)字景文,是南宋人。 词中的范宣抚是南宋有名诗人范成大,这是一首次韵唱和之词。

七、 水调歌头·中秋 (宋·范成大)

下面这首就是王质所次韵的范成大(1126年 —1193年 )原词:

细数十年事,十处过中秋。本年新梦,忽到黄鹤旧山头。老子个中不浅,此会天教重见,今古一南楼。星汉淡无色,玉镜独空浮。

敛秦烟,收楚雾,熨江流。关河聚散,南北依旧照清愁。想见姮娥冷眼,应笑归来霜鬓,空敝黑貂裘。酾酒问蟾兔,肯去伴沧洲。

淳熙四年(1177)中秋,范成大因病去官,从四川乘舟东去到鄂州(今湖北武昌),八月十五日晚列入知州刘邦翰在黄鹤山南楼的弄月宴会。写下了这首词。

看完了范成大的作品,您有什么感触?

次韵与原作如斯相像,是老街见过的独一一首。感受王质不是次韵,根基算是把范成鸿文品抄了一遍,只不外有几个字抄错了罢了。

八、水调歌头·桂林中秋(宋·张孝祥)

今夕复何夕,此地过中秋。赏心亭上唤客,追忆客岁游。千里山河如画,万井笙歌不夜,扶路看遨头。玉界拥银阙,珠箔卷琼钩。

驭风去,忽吹到,岭边州。客岁明月依旧,还照我登楼。楼下水明沙静,楼外参横斗转,搔首思悠悠。老子兴不浅,聊复此淹留。

论起南宋词人,有不少人喜欢张孝祥跨越辛弃疾。老街最爱张孝祥(1132年-1170年)的“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不外这首中秋词也很出色。

南宋《景定建康志》记载:"赏心亭在(南国都西)下水门(即今西水关)之城上,下临秦淮,尽观览之胜。"

这首词的问题是桂林中秋,可见是一首追忆之词,张孝祥曾经担当过建康留守。

上阕追忆客岁的中秋,下阕写面前贬谪“桂林”的潇洒,固然仕途临时不顺,却依然“老子兴不浅”,很像苏轼这种乐天派。

《世说新语·容止》记载东晋庾亮镇守武昌时 ,秋夜登南楼吟咏,说笑间说过 :“老子于此处兴复不浅。” 范成大、王质、张孝祥三首词都用此典故。

九、水调歌头·癸卯中秋作(宋·刘克庄)

老年有奇事,天放两中秋。使君飞榭千尺,缥缈见麟洲。景物东徐城上,岁月北征诗里,圆缺几时休。俯仰慨今昔,惟酒可解愁。

风露高,河汉澹,素光流。贾胡野老相庆,四海十分收。竞看姮娥金镜,争信仙人玉斧,费了一番修。衰晚笔无力,谁伴赋黄楼。

刘克庄(1187年9月3日-1269年3月3日 ),是南宋豪迈一派 ,在南宋后期号称一代文宗。对于宋人来说,月圆人不圆,领土沦丧始终不克收回,“四海十分收”永远是个妄想。

竣事语

是不是苏轼的影响太大,所以宋人都喜欢用水调歌头来咏中秋, 您喜欢哪一首呢?

老街曾经次韵米芾,也作过一首《水调歌头·中秋》:

槛外楚江水,万里向东流。谁将横空雁字,椽笔抹高秋。抛却江郎才调,揽得坡公飒爽,风月入金瓯。放眼云山阔,浩荡解千愁。

黄鹤去,鲸鲵渺,尽悠悠。仲宣眷眷,今古北望不堪幽。何似青莲居士,歌舞花间对影 ,杯酒释沉浮。且拜姮娥转 ,与我下南楼。

有乐趣的同伙,不妨也试试填一首本身的中秋词。#全民来对诗##中秋晒团聚。#

@老街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