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 > “埋母案”背后你不知道的那些事

“埋母案”背后你不知道的那些事

2020-11-22 12:49未知阅读:782评论:0

11月2日,轰动全国的“埋母案”以被告人马某宽犯故意杀人罪获刑12年结案。可这场“情”与“法”的直面相见依然刺痛着我们的心,还有关于社会当下“养老”“教育”“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可持续发展”等问题直击灵魂的拷问。

靖边县健康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到家看望马某宽妻子张志梅(右一)

本案发生后,靖边县健康服务中心通过多次实地走访,对本案中老母亲(王桂芳)生前情况、被告人马某宽及其家庭进行了多方、深入了解。以下是马某宽妻子张志梅向县健康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叙述王桂芳老人生前生活情况的内容:

“在丈夫被抓捕后,一直是我在照顾我们老人,我们老人本身就看不见,患有白内障,还一直牵挂着他儿子,就在7月24日那天,我们老人纯粹瘫了,一下也不得动了,当时就我们娘三个,我实在没办法就给我们老人的女儿说咱们妈现在的情况,我们老人的女儿说,不顶事了,给把老衣穿上,我说,老人现在还吃饭了,把老衣穿上白天还行,到了晚上我连跟前也不敢去了”

“害怕?”

“是害怕了,就我们娘三个(马某宽妻子和其二女儿、三女儿),她虽然就这么说了,但是我没有照她说的这么办,我就这么一天一天的服侍着老人,最后到8月6日那天我们老人叫不答应了,我着急就给我二叔打电话,我二叔听了情况后说,可能是瞌睡了,让睡着。我说就算睡着也能叫起来了,现在叫也叫不起来,你把我微信加上,你在视频上看看现在怎么了,实际上确实看起来就和睡着一样,一模一样的,我二叔看了后说现在是下午四点,等到六七点看怎样,应该是瞌睡了。我半信半疑的想再瞌睡也不至于睡成这样,我又给我们老人二儿子打电话,希望他回来和我们一起住,感觉老人老了,老人突然去世或者一下出了什么问题,我们真的什么办法都没有,白天我还能服侍了,晚上我害怕,就这样持续了三天,到8月9日去世了 。”

“去世时这边的家人谁来了?”

“初八晚上二儿子在九点时来了,三儿子在晚上十二点来了,老人于第二天早上六点多去世了。”

“你们婆婆是三个儿子?”

“嗯,三个儿子,我们是老大,老二跟我们是亲兄弟,老三是在甘肃养育长大的,和这两个哥哥是同母异父。在我们老人六十岁的时候,甘肃那边就不要了我们老人了,把我们老人送回来了。”

“送回来是和你们老二一起住吗?”

“送回来后和我们一起住着,那时我丈夫主动承担起伺候老人的责任,和我们住了一些时间,老人的二儿子也在甘肃,后来回靖边来了,老二本身就一个人,未娶妻,老人就有时候和老二一起住,有时候过来和我们也一起住,住一些时候又要去给老二看家,就去老二家了,直至去年8月把老人接回来。”张志梅后悔地说:“我知道这样的话(指的是埋母案的发生)就不会把老人接回来的,就让在老二家住着。最后,我二叔打电话说那边不行,彩钢房子一直用着了,而且住在那边没有院墙大门,老人出去就找不到回来。当时我们都打零工就没有立刻将老人接过来,又过了两天,二叔又打来电话要求把老人接过来,当时就对我丈夫说,你去把老人接过来,咱们谁在家谁就给老人做上点饭吃。”张志梅无奈地说:“因为人老了,就给把饭吃上就行。”我丈夫喃喃地说:“咱们一天都不在家,在也早出晚归的,能把妈照顾好了?”“那些时间正是务工的旺季,我们一天都出去打零工,我说咱们谁方便谁就给老人做饭吃,有的时候我丈夫忙的不在家,我也要出去干活,我就早早起床,先给老人把饭做的吃了,再出去打零工,我的一个女儿去年给人家补课,一般中午十一二点回来,下午六点回来,我做饭的时候就多做一点,连同女儿的饭一起做了,我给我丈夫说咱们这里也有个家,把老人接过来,咱们一家就是四五口人,谁方便就谁给老人做饭,把老人照顾好。”张志梅如是说,并再一次后悔地说:“我知道发生这事情,就不接老人回来了。”

张志梅唏嘘不已。

“我丈夫把我们老人接回来后,老人就随身的衣服,没有多带一件衣服,我想现在的衣服都不贵,二女儿也说天冷了,我奶奶的衣服不够用,我们就出去给我们老人买了些衣服,本身我们老人大小便都不能自理,更需要多一些洗换的内衣,因为我们老人视力障碍,看不着,结果在10月份从炕上掉下来了,之后就纯粹一下也不能动了,连饭也不会吃了,过了几天又会吃饭了,一切都变得正常了,都好好的了,但是自从这之后,我丈夫每天半夜起来给家里炉子上加火,怕老人受冻,而且老人住的屋的电灯每天晚上连续照明,怕老人再从炕上掉下来后被火炉子烫着,又怕老人去世了,怕去世了不能光彩地埋出去,就这么想的才走了这个极端。很多时候老人也没有意识的会被炉子烧到,很多时候把脚放在火炉子上,满家都是烟,鞋底都被烧没了也不知道到把脚挪开,就因为这么些事情导致我丈夫出了事。”张志梅如是说。

“你伺候老人了那么长时间,老人不见的那天,你丈夫回来有没有给你说他把老人送哪了?”

“没有,我当时打工回来都晚上九点多了。早就听他说要把老人给老二送过去;我说老二就一个光棍儿,一天也顾着打零工,家里再没人,怕给老人吃不上,咱们这里有院子有大门,老人出不去也安全,你在家你给老人做的吃饭,我在家我给老人做的吃饭,谁方便谁就能照看老人。我那天晚上回来见老人不在家了,还以为他给老二送去了。我给老二打电话想确定一下,老二没接电话,最后挂掉关机了;我又给我二叔打电话,想问问看知道不,结果二叔说老人没在老二家。我们娘三个着急的骑着电动车到处找,找了几个小时没找到。当天晚上两点多我丈夫回来了,说他把老人送在去甘肃的班车上了,我们小女儿马上说,爸爸你把我奶奶找回来咱们伺候上,送班车上到了,还要咱们往回来接了,如果去世了还要接回来……我们这么说着我丈夫就走了,走了以后就人也见不着,手机也关机。我着急又给我二叔打电话,几个人一起找我丈夫,找了一天就是找不到人,等到晚上十一点多了也没等回来,我就想不管怎么样先把老人找回来,但是又担心怕我丈夫想不开,怕他会寻短见,我了解我的丈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样的话,我的家庭就会失去两个亲人。”说完,张志梅低声抽泣起来:“我知道报警会让我的丈夫坐牢,但我要保护我的婆婆。”

事已至此,张志梅在老人被公安机关送回家后放弃了打工,将老人赡养至终,当然,在法院听审的时候我们在场也看到了她坚强的性格,王桂芳老人虽然过世了,但是通过对张志梅家庭和王桂芳老人生前的各方面生活情况的多渠道多方面了解,张志梅作为一名普通农村家庭妇女,在这个家庭里积极地贡献了很多力量,尤其在本次案发后,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虽然家里男人一时糊涂,但是张志梅在后期的处理过程中,作为一名家庭妇女,能做到这一点确实是很难得,积极主动去寻找,积极主动报案,后期对赡养老人的几个月时间都尽职尽责,而且我们了解到在案发之前,张志梅对老人的生活照顾也非常尽职尽责,不曾离弃,无论从社区还是邻里之间,她都树立了一位孝道儿媳的典范,至于社会谴责和法律惩罚,都由她的丈夫本人一人承担,法律无情,希望她振作起来,好好生活。

鼓励张志梅好好生活

据张志梅介绍,他们这家人通过种地、打工,快六十岁了才奋斗的把房子修起来,去年才购买了一支床,没想到就因为丈夫一时糊涂,出了这样的事。前几年她有力气,在工地上一直搬砖,能挣得多一点,后来检查出了乳腺增生,做了手术就不能干重活儿了,只能进食堂干一些零活维持家里的生计,因为收入微薄,刚修起房子的时候没钱安装门窗,就买了块塑料布做窗户在靠边的单间里住了两年,等钱赞够的时候再安装门窗,家里的家具都是攒够了什么家具的钱买什么家具,房子的主体是花了八年的时间打工才建起来,餐桌是别人家不用的,今年打工挣的更少,二月十九日才出去有活儿干,最后五月份出了这个事情,我三个月也没出门。因为今年有疫情,二女儿也一直没出去干活儿。

说到这里,让我想起了看哭无数人的一等奖作文《卖米》中有一句话,原来有些人只是生活,就已花光所有力气。

在脚下的这片土地上,有多少朴实的人们都是这样生活着,他们没有引人注目,也许只有自身才能怜爱自己的芬芳,张志梅是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像张志梅一样的人,张志梅无疑是最绚丽的生命之花悄然开放并不为我们所知,她用千幸万苦酿造生活之蜜,因为她丈夫的不当之举,使这个家庭处于无处话凄凉的境地,人生可以复杂到让你疲于奔命,人生可以简单到让你觉得无聊,最好的朋友是自己,最坏的敌人也是自己。

这件事能引起社会的深层次思考,生活不易,希望我们做有心人,多做调查研究,少一点指责,发扬勤俭节约精神,懂得忆苦思甜,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图文来源:县健康服务中心林立荣)